修煉法輪大法 結腸癌不翼而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我在一九九八年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拉肚子總出血,開始沒在意,後來才去檢查,結論是結腸癌。我在腫瘤醫院(現在的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做了手術。術後又進行了四次化療。我本來體質很弱,四次化療後,人虛弱得起不來床。這時,癌細胞擴散到了脖頸,要繼續進行化療。老伴看我的身體禁不起,說還是先停著吧。

聽課,頸部腫塊消失

我曾於一九九三年在中南財經大學聽到過法輪功師父講課。但那次因為家裏特別忙,所以那次只聽了一節課。後來帶修不修的過了許多年,耽誤了許多時間。在停下化療的這當兒,也就是一九九八年底,我在沙市的小妹的兒子辦喜事,讓我們去玩。武漢的大妹說我還是個病人,不能走。沙市的妹妹知道我接觸過法輪功,勸我說:來吧,這裏有很多煉法輪功的人,你會沒事的。於是,老伴給我帶了一箱子各種藥,包括外敷的藥,我自己帶著各種法輪功書和磁帶,和大妹來到了沙市。

到沙市的當天,我脖頸上的那個膿包變的更大了。小妹幫找來她們樓下煉法輪功的同修。第二天一大早四點,我就去煉功點上煉功,稀奇的是我精神很好。煉完兩個小時五套功法,點上的輔導員對我說當天有師父的講法錄像,希望我上午去看。大妹說:你是病人,不能去。小妹說:你沒事,就去吧。我自個兒就去了。

到了放錄像的禮堂,輔導員指著第一排的座位對我說,你就坐這兒。那天放的是師父在新加坡的講法錄像。我就看著屏幕上師父走了出來,邊走邊側身看著我,一連看了三眼,看的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那場講法講了兩個多小時,聽課的時候,脖子那塊感覺涼涼的。回家後煉第二套功法的抱輪,脖子感到非常痛。第三天,喉嚨也疼了起來。痛完了,晚上我洗臉時突然發現脖頸上的包開始變小了,又過了幾天包就消失了!從屏幕上第一眼見到師父的時候,師父就已經開始給我清理身體了。

在堅持煉功三個月後,有一天我開始拉肚子,拉了一天一夜,拉了五、六十次。開始甚麼也拉不出來,後來開始拉出髒東西,最後拉出一個一寸半大的灰不灰白不白的花菜形的東西,就是那個結腸癌的病灶。我第二天早上四點去煉功,身輕體健,精神特別好。

從此,我身體好了,原來身上還有多種其它的病也都沒了,自己那暴躁的脾氣也沒了,人們都說我變了個人似的,妹妹們說我要不是得了法輪大法,「墳頭上早就長草了」。

師父把我從絕症中救了回來,我實在無法用語言表達內心的感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