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法輪功 闖過生死關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九日】二零零零年九月九日,是一個星期天,我因為身患疾病到醫院看病,醫院給開了一千多元的藥,我和丈夫提著藥一進家門,孩子就告訴我們家中來親戚了。

我家的這位親戚是修煉法輪功的,見我病成這樣,就勸我修煉法輪功,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聽親戚說的那麼好,我就動心了,從那一天我就開始了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除了要求每天業餘時間煉五套動作外,更注重每天的看書、學法。要求修煉法輪功的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在家庭中、在社會上處處為別人著想,對自己嚴格,對別人要善、要寬容,不為自己的名利爭鬥,不計較個人的得失。在法輪功真善忍的指導下,真正的修心煉功就能真正的做一個好人,就能夠達到身心健康。

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五套煉功動作簡單,但是要做一個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好人真是太難了。在家庭中,在社會上涉及到個人名利的時候怎麼能放得下呢?但是隨著我不斷學習《轉法輪》等法輪功師父的著作,我漸漸明白了,放不下名利之心,是因為我把名利看得太重,是因為自己求名求利之心放不下,是因為自己把名利看作了自己人生的最大目標,甚至是終極目標。隨著我的精神境界的不斷提高,漸漸的我的疾病不翼而飛了,我成了一個健康的人。

我感覺修煉確實很難、很嚴肅,對修煉人的要求是很嚴格的。在二零零九年秋天的一天中午,我突然感覺到全身發冷,持續兩個小時後小腹開始劇痛,下肢腫的特別厲害。家人看到這種情況就趕緊把我送往省第四醫院,醫生初步診斷為急性腹腔炎,先為我打了止痛針,然後給我做了全面檢查。經檢查醫院確診我是肝硬化,雙腎功能衰竭,白細胞只有一千,說幾個內臟都有大問題。

醫院把我安排到肝功能內科住院治療,我躺在病床上喘氣都已經很困難,醫生馬上給我輸氧、輸液,並給上了觀察機,觀察機每天要收費四百五十元。醫生囑咐家人病人不能低頭,不能上廁所,並給家屬下了病危通知書。

此時我也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可是生死存亡之時,按現在的醫療水平,我的這種病情就只能等死。我知道,要想活命就只有真正做一名修煉人。我開始找自己的不足,我堅信只要我做好我該做的我就一定能闖過去。

我讓家人給我拿來了裝有師父講法的MP3開始每天聽師父講法,醫生檢查也說我的抵抗力很強,病情一天天好轉,一週後把觀察機撤了,每天下午也不再輸液。每天晚上我就在床上打坐煉功,有時還煉動功。開始我的病情是病房最嚴重的,隨著我的病情的迅速好轉,醫生和同病房的人,都感到很驚奇。其中病房裏有一個老警察,看我打坐時間很長,身體恢復的這麼快,很是贊同法輪功,他很難受的時候,我就讓他聽師父講法,一聽就是幾個小時,他和家人也變得和我很友善。

醫院還要給我做微創手術,家人同意後,經化驗血相很低,外科大夫怕擔責任不敢做。有一天,主治大夫把我叫到辦公室,對我說:你今後就要靠藥維持生命,甚麼時候你家的經濟條件不允許了就不行(死了)了。我當時就告訴大夫,我是煉法輪功的,只要我真正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我會是一個健康的人,你不是說過,換別人像我這種病情早沒了。就因為我沒有放棄法輪功,我才活了過來。是法輪功救了我一命。在座的大夫們都說:法輪功真是神奇,怪不得有這麼多的人煉。

就這樣我出院回家了,到家後我反思自己的過去,嚴格要求自己,真正的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做事做人,醫院說終生不能停的藥也停了。就這樣,我恢復了往日的健康,沒有像醫生說的要靠昂貴的藥維持生命,我的家庭也沒有因此而被拖垮。

通過這件事,看到我從死亡線中重生,家人很受觸動,都知道法輪功的神奇與美好,主動認同法輪功,接受法輪功。碰到有人問我的情況,他們就說,她煉法輪功呢,好著呢。今年春天,孩子感冒發燒,我陪同他去醫院,原來的主治大夫看到我,馬上就走過來說:看上去你身體很好,精神也好,還吃藥嗎?我告訴他,出院我就停了藥,是因為堅持煉法輪功才使我有今天。他很認同並讓我教他煉功動作。煉完後他說:我跟著你煉兩手發熱,身上像冒汗,我是學中醫的,知道法輪功有他的科學性,跟你一煉就覺得好,真好!真好!

有一天我去超市買東西,碰到我們原單位的一位老太太,在我剛出院的時候碰到過,這次看到我,她表現得很是驚訝!上下的打量我,說真不相信我是曾經得過大病的人,問我用的甚麼法兒,能恢復得這麼好。聽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她先是感到驚訝,過後非要跟我學。我就領她到我家先教她動作,然後就送她一張煉功光盤。後來再碰到她,她高興的說:法輪功真是好,真靈,這麼好的功,中共竟不讓煉,它是真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