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全家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拿起筆來,破除以前不會寫的障礙,以全家人得法修煉後的神奇事,來證實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美好!並以此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一、自己修大法受益

一九九五年七月朋友到我家說:給你看一本書。我一看是《轉法輪》,打開書看了十幾分鐘,眼就睜不開想睡覺,迷糊一會兒再看十幾分鐘又瞌睡,就這樣迷糊一陣看一陣,我用了兩天時間把《轉法輪》看了一遍。

我被書中修心性做好人的道理所打動。我對朋友說:若照書上說的做,人生還有啥煩惱?因為在單位上班,人與人之間為了名利爭鬥,感覺很苦很累很煩,使我落下了一身的病。而我以前學過的氣功只是教祛病的手法,不講如何修心性,只治標不治本。所以我和朋友說:這書太好了,在哪買的?給我請一本。朋友說:是借的。我便立即把一本《轉法輪》全複印下來。以後隨著大法的普及我請到了新書《轉法輪》,並找到了煉功點。

從此我像久旱的禾苗得到了雨露,溶入了大法修煉的洪流中,至今已十六個年頭了。我也從一個全身是病,外號「大藥罐」的人,變為十六年沒感冒過一次、沒吃過一片藥的人;從因為工作量大,身體承受不住想辭職,到身體健康,工作效率成倍提高的人;在心性上由愛爭鬥,變為對名利看淡、為人隨和的人。我任科長的科室也被評為市級業務先進科室。大家都見證到了大法的美好。

回顧這十六年的修煉歷程,真是感慨萬千,多少次淚濕衣襟。若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走不到今天!在煉功過程中,其他神跡不說,就說我們那煉功點,大多數是中老年婦女,有幾次晨煉打坐時下大雪,北方的冬天零下十幾度,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大法弟子一個個像雪人一樣打坐近一個小時,卻絲毫沒有冷的感覺,身心卻在往外冒熱氣。那種美妙的感覺至今記憶猶新。

二、母親煉大法的神效轟動了全村

一九九六年的九月份我在外地開會,突然接到電話說,六十九歲的老母親突發腦溢血住進醫院,我火速趕往醫院,只見老母親口歪眼斜的躺在病床上,右面身子癱瘓。醫生告知:腦內有瘀血。並徵求親屬意見,兩個治療方案:一揭開腦殼取出淤血;二、保守治療,即躺著不動讓大腦自然吸收掉淤血。我們都同意第二個治療方案。在實施這個治療方案時,因頭部絲毫不讓動。母親一動不動的躺了兩天兩夜後,直嚷再也堅持不了了。

這時我捧出了《轉法輪》對母親說:媽,以前動員您修大法,您說忙沒時間,今天我讀《轉法輪》給您聽。讀了一陣後,母親說:聽你讀法,像有一股泉水從頭頂灌注全身,舒服極了。就這樣,她一難受就聽我讀《轉法輪》,一聽就舒服,扎針吃藥卻沒效。

面對此景,我對母親說:既然學大法您感覺這麼明顯,說明您有緣,如果能到學法小組學法煉功,效果會比在醫院好,您信不信?母親說:「我信!我信!我要出院到學法小組去!」我說:您必須得百分之百的信,您是我母親,我不能拿您的命當兒戲。母親說:我真的百分之百的信!當我找醫生說要出院時,醫生說:「開啥國際玩笑!這種病要出院最早也需要一個月以上,才十八天就出院,不要命啦!」我知道跟他說不通,就找熟人辦了出院,醫院讓立下字據:「後果自負」。

出院的當天晚上,我和姐姐就把母親攙扶到學法小組。當煉到神通加持法時,母親說:我的右手指能動啦!一股熱流從肩頭通向手指!在場的學員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煉完功回家時就不用攙了,一路身體排著濁氣走回了家!第二天母親就能幫我擀餃子皮了。

在我家住到第十天,母親對我說:昨天晚上我琢磨,我都好了,老伴一人在家,我應該回老家了。可咋對女兒說呢?晚上就做個夢:在雲霧繚繞的天空有個像體育場的觀禮台,上面坐滿了人,一層比一層高,都在靜靜的看師父在黑板上畫法輪圖形。當我入場後,沒有我的座位。師父看看我說:有人剛進門,不好好學,牽掛多,這樣的學員就夠嗆。母親說:我醒來悟道,師父是說的我呀!我可要在這好好學一段時間再走。從此母親和我每天晚上到學法小組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母親說:看師父講法錄像時,腰部和頭部有法輪直轉。

就這樣到第五十二天時我把母親送回農村老家,在車上母親說頭部有淤血的部位和舌尖發麻部位有法輪在轉,我們都知道是師父在給調理。母親回家一週後我回老家探望,一進門母親就對我說:師父說的話一句也不假呀,以前我對師父說的:「老年婦女會來例假」這句話沒多想,認為身體能恢復就很滿足了。沒想到我回來的當天已停經二十二年的例假又來了,這功太神了!我真的返老還童了!

我母親煉大法的神效轟動了全村。當即有二三十名村民來跟我母親學煉大法。那年我村有六名患腦血栓、腦溢血的老太太,四名沒修煉的每月藥費四五百元,現今都已離世了。而修大法的兩位如今都健健康康的。我母親整天樂呵呵的說:是師父給我延長了壽命,我是最幸福的人!

三、我姐家又恢復了笑聲

我姐見證了母親修大法的神效,也參加了學法小組,受益匪淺。到九九年七二零時我姐夫害怕,便阻攔姐姐煉功,說再煉就離婚。在他的阻攔下我姐不煉了。直到有一天感到肝部疼痛,到醫院查CT肝區有陰影。醫生說不是好病,要有思想準備。

回家姐夫便求我姐煉功,我姐說:當初不讓煉的是你,現在求我煉的也是你,你把大法當成啥啦!姐夫說:我知道大法好,以前是有怕心不讓你煉,如今你身體成這樣,你若不煉你又沒工作,別說住院沒條件,連查體費咱都花不起呀!現在我失業,靠打零工掙的錢連生活費都朝不保夕呀!求求你啦,看在孩子份上,為了保命你煉吧!就這樣,我姐又恢復了學法煉功。

我姐夫像變了個人,打工回家再累,只要見我姐在學法,家務活就全包了,好讓我姐安心看書。

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姐,煉了一個多月臉色即由暗青變紅潤,到醫院複查,肝部陰影全無!從此,我姐家又恢復了笑聲。

我姐九十二歲的老公公患腦痴呆症,護理這類病人,沒經歷過的,想像不到有多麼的難,老人經常把大便往床和牆上抹,嘴裏嚷著蛋糕!蛋糕!我姐時刻牢記師父講的修煉人對老人要慈悲。每天用半天時間給老人清洗尿布和髒衣服,服侍整整三年,直到老人去世沒生過一次褥瘡。

去年底,我姐的鄰居對我說:你姐家六十平米的昏暗樓房,供養著九十四歲的老婆婆和八十二歲的老母親,還收養了一位苦命的外甥女已十二年,還有一位滿地跑的三歲小孫子。簡直成了養老院和托兒所了。居委會都說沒見過這麼好心的人!我姐卻樂呵呵的說:如果不修大法,別說照顧老和少,我自己的命都難保!

我家及身邊大法弟子的神奇事還有很多很多呢!的確,我為今生今世能成為法輪大法的修煉者而自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