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 恢復造血功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這是一個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的故事。一九九四年,我剛生下孩子不久,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一、造血功能壞死

孩子剛滿月後不久的一天,我突然得了重感冒,多方醫治也不見好轉。不久後,我發現我的手臂、兩腿都出現了紅色的血點,去醫院診治,醫生告訴我,我得的是過敏性紫癜。

醫治了幾年也不見好轉,紅血球和血小板越來越少,白血球卻高達十五至十六萬,醫生告訴我說:「你的造血功能已經壞死,只有住院做換血治療。」我問醫生這樣的治療大約需要多少錢?醫生告訴我最起碼也需要十幾萬。對於我這樣一個生活在農村,僅靠丈夫在開湖時打魚為生的家庭,這簡直就是一個天文數字。再加上這些年不斷的往大大小小的醫院跑,家裏已經是一貧如洗。

我對醫生說了我的經濟情況,醫生說:「那你能換多少就換多少吧!」家裏拿出了僅有的八百元錢給我換來了一小袋血漿,這邊紅色的鮮血輸進去,那邊抽出的是黑色的壞血。就這樣連看帶拖,一病就是五、六年,病越來越重,身體越來越差,虛弱到生活都已經不能自理,丈夫又要照顧孩子又要照顧我,為了能有錢給我換血,他經常背著我去賣自己的血。

看著丈夫背著我在醫院裏上上下下求醫的瘦弱的身體,我的心真是痛徹肺腑啊!我動了輕生的念頭,趁著丈夫不在家時,我吞過安眠藥,割腕自殺過,可是老天卻垂憐我這微薄的生命,每次都被家人發現後,救下了。

有病亂投醫,在朋友的介紹下,我認識了一個氣功師,跟著他學練氣功,以求能以氣功這樣的方式治好我的病。可是,練了很長的時間,也沒有能使我的身體有甚麼改善,我依然只能天天躺在床上等死。

二、大法修煉 重回健康

一九九九年初的一天,我們村的李大媽來看我。李大媽原來中風後癱瘓了十幾年,她來看我,我很詫異,她怎麼還能來看我?我見她手裏拿著一本書。李大媽來對我說:「我在修煉法輪功,感覺太好了!你先好好讀讀這本《轉法輪》,看明白了以後和我們一起煉功,只要心誠,一定會有奇蹟發生的。」

看著李大媽身體的轉變,我在心裏還是半信半疑,心想我又不是沒有練過氣功,可我還不是這個樣,我連床都下不了,還煉甚麼功啊?可是人家李大媽一片好意我不能辜負了啊,就點頭答應了,反正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當我打開書的扉頁,師父的照片那麼慈祥的看著我!一股力量支撐著我認真的讀完了一遍《轉法輪》,讀完後只是感覺到這本書寫的太好了。就又接著讀第二遍、第三遍,當我讀完第三遍《轉法輪》的時候,奇蹟在我的身上出現了!

我連拉帶吐,持續了一個星期,吐出和拉出的都是黑色的血塊樣的東西。因為認真的讀了三遍《轉法輪》,明白了法理,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了。

我的身體一天天在好轉,到我可以在床沿上坐起來的時候,我照著《大圓滿法》的圖片開始學煉動功,我在心裏想著我要信師信法,做一個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師父的弟子。一天晚上剛要入睡時,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狐狸的頭,仔細一看,身體卻是那個教我練過氣功的人的身體,我大聲的叫著:「師父,快來救救我!」那個狐狸頭就不見了。我知道這是干擾,我一定要排除它。

同修們聽說了我的情況,煉功時圍成了一個圈,讓我坐在中間,同修給我糾正動作時摸到我的手,炎炎夏日我的手卻是冰涼的,我自己感覺到一個東西從我的背後離開了身體。從那以後,我的身體一天好似一天,我不僅可以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在家裏也可以幫助丈夫料理家務,照顧孩子了。

半年後,家人帶我去到醫院複查,我的血液檢查都正常了,就連原先身上的五,六種疾病也都不翼而飛了。就連醫生也覺得不可思議!

我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我的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不停的流淌:「師父啊!我知道是您替弟子承受了許多,是您把我從地獄裏拉出洗淨,是您把我從死神那裏搶了回來,弟子的感激之情無以言報啊!」

可是好景不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面開始了。我剛才得法,學法還不深,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蔑和打壓下不敢再煉了。不久,我的各種疾病又都復發了,花了冤枉錢卻治不好我的病。看我不悟,精進實修的同修拿來了真相資料給我看,讓我明白了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誣蔑就是對眾生最大的迫害,我們唯有向眾生講清真相,才能讓受欺騙的善良的人們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

又走回了修煉的我,身體又一天天的健康了起來。明白了真相,走在返本歸真的路上的我,已將自己的生命溶入在大法中,無論在親朋好友中,還是在工作的環境中,每一個送到我面前的有緣人,我都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們「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平安!許多明白了真相的有緣人都做了「三退」,為自己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