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期師尊親自安排的法輪功學習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六日】一九九五年六月初的時候,師父在國內辦班的安排已經結束。我們縣接到通知,北京輔導總站要在張家口市沙城一所中學舉辦一期法輪功學習班,給我們縣分配了三十五個名額。我和妻子雖然才得法不足四個月,也算是本地得法比較早的學員了,有幸獲得參加這次學習班的資格。

在一個晴空萬里、風和日麗的日子裏,我們三十五名學員乘坐一輛班車,從百里之外趕到沙城,住在了距學校不遠的一家旅館內。

總站召集各地負責人去開會,不一會兒站長就回來了。他說:「這次學習班非同尋常,我們能夠參加這期學習班真是非常幸運。今天研究會和北京輔導總站的站長都來了,還有隨師父到各地辦班教功的一位學員也來了,來之前師父還親自給他們開了會,對這次學習班作了安排和要求。

學習班的地點是佔用一所中學的階梯教室,只能容納三百人,所以給各地限定了參加學習班的名額。

我們提前來到了會議室,見那裏已經坐了好多人,我找了個位子坐下來。

教室講台正中的一張大桌子上放著一台大電視,總站的一位站長簡單的講了幾句話。大意是這次學習班除了師父沒有親自到場外,其它方面都和師父親自面授是一樣的。每天看師父一講講法錄像,然後由那位北京來的學員教功,每天早晨大家集體煉功,由北京站來的同修們給大家輔導動作。

然後看了第一講師父講法錄像,大家便回到了各自的住處。其餘的時間便是大家一起學法切磋交流。記得當時除了個別人是九四年前得法的外,都是才得法幾個月或幾天的學員,對法的理解也很少,好像甚麼也不懂,就覺得心情特別激動,沉浸在一片慈悲的能量場之中。

第二天早晨大家集體煉功,三百多人在當時一個小小的縣城來說也算是一個很壯觀的場面了。總站來的同修們在煉功場中穿行著,給大家輔導和糾正著動作。當時就想著要是那位北京學員來給我糾正動作就好了,在頭頂抱輪的時候,感覺有人在歸正我的動作,我不由得把眼睜開,果然是他。他衝著我微笑著點點頭,說了一句:「要十指相對,兩臂抱圓」。我不好意思的又閉上了雙眼。

在第二天大家在一起學法切磋時,站長宣布讓我擔任輔導站副站長。當時我的心情特別激動,雖然也知道這不是常人的甚麼官兒,只覺的這副擔子特別重大。

在學習班期間有幾件小事至今在腦中的印象還特別深刻。一位同修吃菜比較挑剔,把不想吃的菜揀出來放在桌子上。後來看到總站來的同修把飯菜吃的特別乾淨,連菜湯都喝了。就改變了自己的做法。通過這些小事使我認識到了修煉大法對煉功人要求是特別嚴格的。

還有一件事就是對總站來的同修大家都特別羨慕,認為他們能夠在師父的身邊有多麼榮幸和幸福,看到他們那不多言多語、慈悲祥和的樣子就跟著學。有一次吃飯時,站長把輔導站的幾位同修都叫到和總站的一個桌子上,一位同修在一邊忙著拍照。看樣子人家也不太願意,又不好意思拒絕。現在回想起來當時那個心態和行為,都感到臉紅。

到學習班快要結束的時候,總站安排讓每人寫一篇體會,說是還要帶回去給師父看。

看完第九講講法錄像之後,我們就匆匆忙忙的趕班車走了。

後來才知道在學習班結束時,總站的同修又說了一段話,其中特別提到了這次學習班是慈悲偉大的師尊親自安排的,來之前師父還親自給開了會,對這次學習班提出了安排和要求。這次學習班除了師尊沒有親身來講法(改為看師尊講法錄像)之外,其它的一切都是按師尊過去在大陸傳法辦班的標準進行的。同修們都後悔沒有堅持到最後離開會場,沒有很好的領悟到師尊的無量慈悲與呵護。

那次學習班之後,在師尊的慈悲普度之中,張家口地區洪傳大法的形勢發展的特別快,到九八年的時候,已經有二萬五千多人走入了大法修煉之門。作為與研究會直接聯繫的張家口輔導分站,也擔負起了張家口地區及內蒙和山西部份地區的洪傳大法的責任。

時間過去快整整十五年了,好多情節已經回憶不起來了,每當想起這段往事,心裏就暖融融的,感到無比的幸運和幸福。也為張家口地區的同修們能夠在這腥風血雨的邪惡迫害中跟隨師尊走到今天而感到無比的欣慰。

在此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對張家口地區大法弟子的慈悲苦度!也感謝那些在學習班中給張家口地區的大法弟子留下美好印象的北京輔導總站的同修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