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見證當年大法在黑龍江省弘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的家鄉是黑龍江省的一個小城市。一九九四年八月份,李洪志師父親臨哈爾濱市講法。當時我市有很多人參加了師父面授講法班,回來後這些學員在我市弘傳法輪大法。到九九年時,我們的小小城市裏已有八千多人得法。

親人相繼得法

我是在一九九五年底喜得大法。得法前我身患多種疾病:產後風、心肌炎、心臟病、腦瘤、神經官能症,已病八年之久,到過省裏、各市的大醫院治療,沒能治好,反而病情越來越重。娘家母親也時常背著我哭著說我活不了幾年了。當時孩子也小,也有心肌炎。丈夫家是四代同堂的大家庭,婆婆沒文化,是家庭婦女,兩個小姑子,一個大姑姐,家庭成員中大多脾氣不好,連丈夫都說我是家裏的受氣包。丈夫是自己吃飽不餓的人,脾氣又不好,對家庭從來不負責任。婚姻的不幸,病痛的折磨,使我對人生失去任何希望,期間想到過自殺,一看孩子小又有病,不忍心,離婚吧,自己身體又不行了,最後決定,我要在一九九六年春天時出家為尼,已做好準備。娘家母親說讓她去吧,也許這樣還能撿回一條命來,要是不死,孩子還能到廟裏看到母親。

沒想到,我於九五年底經人介紹幸得大法。是大法解開我與婆家的恩怨,明白人間的一切不幸來源於前世所造業力。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心性逐漸提高上來。特別明顯的是我多年有病的身體,在我學大法二十多天裏身體得以淨化,疾病全無,一身輕。我高興的對丈夫說:人沒有病活在世上這麼舒服啊!因為我已有八年沒體驗到渾身不疼、沒有病是甚麼滋味了。

我修煉大法後身心的變化,家人看在眼裏喜在心上。我丈夫和孩子也得法修煉了,孩子的病也好了。先後還有娘家母親、父親、哥哥、嫂子、弟弟都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都在大法中受益了。是大法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也自願的當起了輔導員。是師父是大法的威力使我這要破碎的家庭又重新充滿了希望。

我從心底裏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把我從痛苦的深淵救了出來得以解脫。明白了做人的目的是返本歸真。我堅定的實修著自己。我從心底裏發出一念:法輪大法這麼好,我要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從中受益,要讓像我這樣的病痛之人早日擺脫病魔。

到農村弘法去

在我得法三四個月後,有一天,我家來了兩個同修,說想要到外地進一批大法書,馬上需要一筆錢去訂購,因為當時大法書奇缺,而得法者日夜增加。我和我丈夫一聽,馬上說我們拿出一萬元錢夠不夠。說夠了。我想能讓人得法,能為同修做點好事,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呀。同修看到了我有一顆願意為大法付出的心,又和我談到了現在太需要到農村各鄉鎮煉功點去看看煉功人了。現在到農村各鄉鎮煉功點去看煉功人困難少多了條件好了,到誰家都願意留吃飯,都不願意讓走,你要不吃飯都不高興。不像剛開始時,人們對大法不了解,那時去弘法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時,每天都背上放像機食物和水。每天放完錄像沒有住處都得返回來,第二天再去。

我們幾個同修經常騎自行車到農村去。有時走到半路時就下起雨刮起風來,冬天路上有冰,路滑。有時天下起雪來。不管颳風下雪從感覺不到苦,都擋不住我們為法付出的心。心裏總是美滋滋的。渾身有用不完的勁。去時,同修要是留吃飯就每人給兩元錢。同修說甚麼也不要錢。沒辦法。我們悟到不能白吃飯,再去時,我們就買一些掛麵和食物。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騎自行車到七十里外的農村去,路上又去了幾個村屯,到晚上又騎自行車回來,一天來回騎了一百四十里地,而且我沒感覺到累。家人看在眼裏,感到這一切太驚訝了,連聲說:「大法太神奇了!太神奇了!」因為我得法前身體非常虛弱,身上經常帶著速效救心丸,遇事、一驚、一嚇、一著急、人多一鬧,就好休克,根本不能走太遠的路。我每次下鄉弘法,家人都非常支持。

一次,我們幾個同修騎自行車到三十里外的農村去,這個鄉鎮裏有一條河,過河對面就屬於吉林省地區。我們找來一條小船過了河。過河時,當地同修給我們講了一件事情。說他們幾個同修第一次來這裏弘法,要過河時,因為那時是剛開春還沒開河,河面上的冰已開始融化,腳下已有水了,水下面是冰。腳踩在冰上有的地方卡卡響,非常危險。沒有人敢過河,正在犯愁時,突然看見河中間有人過河,同修們一看高興了,也跟著那人過了河。再仔細一看,哪有人呢?同修們一下就明白了:是師父法身點化。同修們說:師父法身就在我們身邊保護我們哪!

後來最早下鄉弘法這同修,被我們推薦為我市站長,得法前心臟病特別嚴重,得法後好了。站長想事最全面,熱心更大,能想到全市百姓到處去弘法,不辭辛苦。我們又協助各鄉鎮同修成立鄉下輔導站,修煉中有問題有事,自行解決。每隔一星期或半個月的時間,各村屯煉功點的輔導員都到一起學法切磋交流,各煉功點的煉功人在修煉中有甚麼不明白的問題,輔導員都到一起時提出來和大家以法為師交流切磋。而且我市裏由於地形的關係,自然形成五大片也就叫五個輔導站,這五個輔導站把農村各鄉鎮的輔導站分別包下來。遇事和大家以法為師互相交流切磋,共同提高。使同修們在修煉的路上,路走的更正。使法輪大法得到更好洪揚,讓更多人受益。

需要大法書的人越來越多

我市有一個位老年同修義務管理大法書點,突然有一天不能來了,需要人來頂替。我市站長說起這件事,我想我最合適,我就說你們看我怎樣,大家說你最合適。我一聽,非常高興。大法書點在大街面上的一位老學員開的副食品商點裏面,免費提供一塊地方為方便同修隨時來請大法書。我進去一看,有一節櫃台寬、四米長一塊地方,裏面擺著大法書和大法資料。到那一了解才知道,這個大法書點是由幾個同修自願從家裏拿錢請來的大法書供同修得法用,連路費都是同修自己出的,不往書裏加價。這個大法書點面向全市及各鄉鎮同修方便用。同修來請大法書時,請一本給一本的錢,我都代收下,記在本子上,統計好交還給出錢的同修。隨著新學員逐漸增多,請書學員越來越多,每隔一段時間還有師父新經文來。

到九九年,新經文達到七千八百多份。這個大法書點自始至終同修都是義務服務,大家都是自願自覺的按著師父法中的要求做。到九九年開春的時候,大法書要走向社會,要由社會上的書店去銷售。我市的站長就在市中心大街面找到一家書店,老闆是一對退休的老倆口,人比較好,都知大法好。站長一說,老倆口就同意了。我們把大法書點裏剩下的一些書都拿到書店,全都是進價給了書店,從那天起大法書走向了社會。

有一次,聽我市站長和我們講了這樣一件事,說有一天。這個書店的男老闆身上帶著錢坐車到外地進貨,當車開到半路時,車上突然站起來幾個手持剛刀的小伙子,挨個座位搶錢。快來到書店老闆這了,老闆心裏想著:大法師父哇,我雖沒修大法、在經銷大法書時掙了錢,但我也是做了好事了,您能不能保護我呀。他心裏不斷的求大法師父保護。這時手持剛刀的小伙子來到老闆跟前就過去了,沒管老闆要錢。這夥人搶完錢就逼司機停車,這夥人全都下車走了。這一下車上的人都亂了起來,有人就說這夥人怎麼沒對這老頭要錢呢,這老頭一定認識這夥人,告訴司機不行,得把這車開到附近派出所去。到了派出所,逼著老闆拿出證件,又和當地了解一些情況,才讓老闆回來。

煉功點越來越多

全市隨著煉功人的逐漸增多,煉功點逐漸增加。我就在家附近成立了煉功點,自願當起了輔導員義務為大家服務,自費買來錄音機和煉功音樂帶,每天早上拎著錄音機到附近的大街面集體煉功,那時我市每條街都有很多人在那煉功。我們這條街上剛開始有十幾個人來煉功,後來最多有八十多人,每天早上掛上大法宣傳欄,煉功時有兩個人專門教新學員煉功動作每天早上定好四點煉功,煉功音樂一響學員自動站好排,非常整齊,壯觀,神聖。

我們幾個同修都有一個願望,給同修們就近創造一個穩定的學法修煉環境,大家在一起共同精進。跟附近同修一說,大家非常支持,找到一地點是一個大街面的門市房,白天屋裏是一個加工做活的地方,老闆是常人,知道大法好,屋裏有設備、有東西,老闆非常相信我們,一切免費提供給我們。大家一看非常高興,很快一切安排好了。每天晚上學員們來此學法兩個半小時,剛開始就有十五、六個人,後來有三十多人,而且不斷有新學員來,我們就隔一段時間放一次師父講法錄像帶,每次放錄像時學員們都自動自願從家裏搬來電視機,有拿放像機的,有家屬來幫忙的。

我記得有一次我點上有一位老太太,把她兒子領來看錄像,當時她兒子病的非常嚴重,只走不遠的路就喘的厲害。聽這老太太說,她這個兒子是從監獄裏被放出來的,還沒到刑滿日期呢,因吐血醫院檢查人不行了,才被放回來的。大家看到有新學員來了又這樣,趕緊把自己平時用的泡沫墊子拿來給鋪在地上,讓她兒子坐,她兒子根本坐不下,一會她母親就從家裏搬來了一把椅子讓她兒子靠坐在椅子上聽法,等聽完法後她母親說,來之前沒想到她兒子能坐著聽完,在家坐一會就得躺下休息。等第二天她母親來時說,她兒子說,不用拿椅子了,今天坐在泡沫墊子上就行了,當時他坐著都是半躺著的,後兩天來聽課時都是自己輕鬆的走來的,等九天課聽下來人完全變了個樣,後來每天晚上堅持來學法點來學法,逐漸早上也來煉動功了,身體恢復了正常,後來也能做買賣了,人也胖了。這樣的例子很多,大法的威力,大法的神奇,使煉功點不斷的有新學員進來。

還有一次有一老年女同修在煉功點附近的自家住宅樓的門棟裏撿到一條金項鏈,當時交給了門衛,讓門衛幫著找到了失主,失主非常高興,使這小區和煉功點附近的居民幾乎都知道了法輪大法的好,這樣的事層出不窮。

隨著學法的深入,時間一長學員們認識到每天晚上學法時都用電,老闆不向咱們要,咱們也不能白使,幾個同修一商量自願自費拿錢給老闆交電費,後來同修們都知道了,說他們也得拿電費,就這樣大家在一起商量那就每月每人拿兩元錢電費。由一同修代收,當時收多少都交給老闆。後來我發現每月只能來煉功點學法幾趟的煉功人也每月主動來交電費。後來新學員也主動交電費,逐漸大家認識到這樣也不對,也不符合法,想到師父不讓動錢,這不也是動錢了麼,當時有的煉功點也存在這問題,大家都認識到了,必須儘快解決。我就和大家商量,我們這點分開吧,一部份到附近的某單位那地方有一個大煉功點,地方比較大因那地方是單位大廳,因那家單位的領導是煉功人,免費提供的場所,聽說得法前是血癌患者,煉功之後好了。另一部份到我家去學法,因我家屋子大,不需要費用,就這樣我家有十五六個人在一起學法。

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後,煉功環境被破壞。我家不斷有中共人員騷擾。當年煉功點上的同修現各自都走在證實法的路上,講著真相,實修著自己。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