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河北醫科大學煉功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以來,在神州大地迅速發展,修煉者遍及各行業,煉功點遍布全國。教育界也不例外,很多高校都有大法弟子和大法煉功點,位於燕趙大地的一所名校--河北醫科大學就是其中之一。

河北醫科大學由河北醫學院、河北中醫學院、石家莊高等醫專三校在一九九五年合併而成,三所高校從此分別成為了醫大的校本部、西校區和東校區。現在的校本部早在合併之前就已經建立了大法煉功點,有教師、學生兩個學法小組。校學生社團之一氣功協會是在八十年代氣功熱時成立的,原先練低層次健身的氣功,後全部由學法小組組成,專一修煉大法。一九九四年六月在濟南舉辦的法輪功學習班就有校本部的老師和在校的91-93屆學生參加,親自聆聽大法師尊講法。據參加學習班的學生回憶,他們聽完師父講法後,因時間緊迫,忙著趕回迎接期末考試,未能參加最後一天師父給學員解答問題,但他們那年期考成績都不錯。

河北醫科大學氣功協會自從專修大法後,和其它學生社團有了很大區別,不收會員費等任何費用,不徵收錢搞活動,不辦理會員證,協會本身沒有任何規定,煉功來去自由,完全鬆散,只有一張用於聯繫新學員的表格。氣功協會實質上是校園內一條讓學生了解大法和得法的途徑。每年新生入學後不久,學校學生社團都統一安排兩天時間招收新成員。這時候,學生學法小組就會在氣功協會的展位上拉開「法輪佛法的特點」的橫幅,展示大法書籍,向新生介紹大法的美好。很多學生都是這樣走入大法的修煉。煉功點上學生人數最多的時候是九五年,有五、六十人,煉功時一個樓頂裝不下,要佔用兩個樓頂。

當時有幾棟三層高的教學樓,煉功就在樓頂,兩個學法小組各自分開,校園裏早晚都能聽到煉功音樂。當清晨響起優美的音樂,那是教師組在煉功,包括一些家屬,他們迎來了一個個黎明。當夜幕下傳出和諧的樂曲,那是學生組在晚自習後煉功,他們沐浴著微微的清風。當然,也有學生同教師組晨煉。教師組每晚在圖書館集體學法;學生組則選擇時間在下午課外活動至晚自習前,地點多數在樓頂,冬天或雨天轉入到空閒的小教室或實驗室。他們把煉功、學法場所的衛生都搞得很好。

平時,煉功點的師生通過輔導員和市區輔導員直接聯繫,能夠及時拿到新經文和大法書籍,看到師父在海內外的講法錄像。市區開展的弘法活動也會傳到煉功點,通常都是參加市區學員集體煉功,有時也到市郊和附近的農村去,還有每年一度的法會,這些活動一般都安排在週六、週日,很多人都有時間去,也都是自覺自願,自己決定的。一些老學員,也就是離校後到醫院實習的學生,有時也會回到煉功點看看,附近的河北師大有時也有學員過來切磋。所有這些都在豐富著煉功點師生的經驗,他們一直熱心弘法,對新學員很負責。

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前,校園的煉功點一直很平靜,整體上沒受甚麼干擾。師生們正常工作、學習、生活,正常學法、煉功、修心,在不知不覺中一點點提高、昇華,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也在純淨著校園的環境,周圍的一切隨之發生微妙的變化。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那天是星期六,就是「四﹒二五」前一天,石家莊市各高校的輔導員和部份學員在醫大的校本部圖書館召開了心得交流會,由醫大煉功點的師生負責主持,畢竟這裏起步較早,各方面條件相對成熟。會上發言的有學生、教授,還有一個博士生,主要是為了能夠使教育系統更多的有緣人得法,互相交流經驗。就在交流會結束後那天下午,「天津事件」迅速傳到了煉功點,當時每個學員都知道了,包括平時很少參加集體煉功的師生也得知天津學員明天將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消息傳開了,很多人都明白這是一次心性的檢驗,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做法,在煉功點上是不會把這種屬於個人把握的問題拿來討論的,如同考生在考場上獨立答題一樣。有想去上訪的人也不過簡簡單單說了句「我要去」,每個人去或不去上訪完全由自己決定,而且時間很緊,打算去的都匆匆回去做準備了,根本沒有人去勸說、動員別人如何如何。煉功點上唯一有學員提出來的是:既然去上訪的是同一地方,要去的不如晚上在校門口集中,這樣可省去個人單獨出行的不便。但那一晚,幾乎所有的學員都走了出來,連夜趕往北京。記得等車的時候,有一個學生還講了耶穌受難的故事。這就是真實的歷史。

一次久遠歷史上安排的正法機緣,這個煉功點的學員遇上了,他們於凌晨到達北京,成為萬人上訪整體的一部份,向世人展現出正法修煉者高尚的道德風貌。那是一個歷史永遠銘記的日子,親身經歷的學員或是心性進步昇華,或是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或是更深刻領悟法理,不管怎樣,他們都很清楚邪黨過後宣傳的「圍攻中南海」那類歪曲報導。

「四﹒二五」事件不久,在上級指示下,學校開始收集、調查煉功點師生上訪的情況。師生們都涉及到,學校主要還是從學生入手,可能認為學生好對付。從追問事情起因開始,誰和誰有聯繫,誰叫你去,事情經過等等,到最後反覆指出性質如何嚴重,但無法說清學生到底犯了甚麼,同時各專業各班級對學生煉功問題做出了不同程度的限制。這些學生有的被要求不得再去煉功點,有的被警告不好好配合就停發每月的困難補助金,有的被領導特別提出要在學業和煉功之間做出選擇,連家長都被叫到學校。另一方面,私下各班主任重新審察煉功學生的檔案,通過班幹部詳細了解煉功學生的家庭境況、日常生活、學習、為人處世等等,指派人注意煉功學生的有甚麼動向,及時向班主任彙報。學校領導層也是如此,私下統計煉功人員名單,據說他們找出當時全校三個校區有八十多人煉功。同時有領導專門負責在暗處觀察學生集體煉功,每天上報人數。煉功的學生哪裏知道會有這些專門針對他們而來的種種行動,只是後來有知道內情的人透露了出來。

一系列明察暗訪過後,領導、老師了解到的是煉功學生的坦誠、善良、自律、寬容、忍讓,儘管他們受無神論、唯物論的影響,對學生的信仰有不同看法,但他們也確實看到這些學生不一般,道德水準很高、自覺性很好、意志很堅定。當時一個班主任曾經感歎:他們也要學一學法輪功的管理方法了,搞了這麼多年學生的思想工作都趕不上法輪功有成效。有一個領導出於好奇,特意向學生借了一本《轉法輪》,看看書中究竟講了些甚麼。

雖然出現了干擾,正常的集體學法煉功依舊保持,即使開始個別學員思想上有所擔心、顧慮,最後也都回到煉功點。那段時間,當看到師父發表的新經文、師父就「四﹒二五」問題在悉尼答記者問、師父在海外的講法錄像後,煉功點的師生心明眼亮。互聯網上全國各地學員的情況也不斷傳來,他們備受鼓舞。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此時越發顯得重要。他們懂得了在壓力下、干擾中維護大法,參加了石家莊市萬名學員簽名說明真相,還針對武漢電視台錄製污衊師父的錄像給電視台打電話、寫信,給中宣部寫過信。他們漸漸的向周圍的人澄清法輪功的真相,消除人們的誤解。校園裏有關法輪功的話題多了起來,課堂上也不例外。煉功點的老師有時在講課中引導學生正面了解大法,明辨是非。而有個別擔任領導職務的老師則在課堂上叫學生不要煉法輪功,有一次聽課的一個煉功學生做的很好,下課後,當面找該老師論理,指出他的不是。這件事當時很多人都知道。

六月下旬,煉功點上有幾個學生收集了「四﹒二五」以來學生因為煉功在學校受到不公待遇的詳細情況,整理成文字材料,到石家莊市信訪辦上訪,要求能有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要求所有法輪功的書籍能夠合法出版。消息反饋到學校後,領導很擔心再有學生上訪的事出現。

七月放假後,煉功點的學生基本都回家了,他們沒有料到隨後發生的「七﹒二零」迫害和隨之消失的煉功點。

迫害發生前的幾年中,煉功點這塊淨土造就了一批堅定的大法弟子,無論是年過七旬的退休教師,還是年青學子都在那裏奠定了堅實的修煉基礎,對他們來說那些日子確實難忘,那是改變人生的一段時光,一直影響到今天,使得他們在遭受迫害的風風雨雨中始終堅持心中崇高的信仰。醫大的煉功點和全世界千千萬萬的煉功點一樣,師父為之付出過無數的心血,傾盡了無限的關注,因為大法弟子「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賀詞》)。歷史已經證明了並將繼續證明他們沒有辜負那一份期盼。

本文主要寫下了「七﹒二零」前煉功點在校本部的一些情況,「七﹒二零」後河北醫科大學煉功點的師生經歷了許多的魔難和考驗,明慧網報導過倆位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劉書松和董翠,他們曾經是校本部的學員,更多師生的經歷沒有得到報導,希望能有同修繼續補充東、西校區及「七﹒二零」後的情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