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在唐海洪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唐海縣位於河北省東北部、唐山市東南部,南臨渤海。商屬孤竹,春秋時屬無終和山戎,戰國為燕地,秦屬右北平郡和遼西郡,西漢為右北平郡昌城、夕陽地,東漢並少陽、昌城為海陽。現下設十一個農場和兩個養殖場,擁有人口14萬。文化底蘊深厚,人傑地靈。位於唐海縣境內的曹妃甸,據民間傳說,當年唐太宗李世民東征路過此島,隨同唐太宗東征的曹妃不幸染疾,病死此島。唐太宗悲痛萬分,遂下旨在島上建三層大殿,塑曹妃像,賜名曹妃甸。法輪大法在唐海的洪傳與發展,說明唐海眾生與偉大的師尊李洪志先生的緣份很大,法輪大法洪福恩澤唐海眾生,大法修煉者無不從中受益。

大法初傳唐海

在為大法洪傳鋪路的各種氣功在「文革」中後期很盛行,唐海縣境內各種門派的氣功都競相展示。1995年初,唐海縣有氣功愛好者有幸得到了師尊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像,自此結緣了法輪大法;有的外地法輪功學員還因出差的機會、有親戚在唐海等機會,從四面八方將法輪大法傳入唐海。1995年6、7月份,在唐海縣老幹部局辦了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想學法輪功的人第一次看到了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人數大約30多人,隨後在唐海集市的空地上建立了煉功點。到1996年春天,在唐海煉法輪功的人迅速增至上百餘人。

大法在唐海迅猛發展

法輪大法雖然在唐海起步較晚,但法輪大法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很快傳遍唐海,有緣者先後相繼走入大法修煉,不少因家庭一個人修大法,其家人因看到大法的美好,相繼走入修煉,有的還因看到同事、親戚修大法後的身心受益,從而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來。因修大法身體康復、拾金不昧,父慈子孝、家庭和睦的事例層出不窮。僅舉兩例:

例一:唐海某分場大法弟子,媳婦因和婆婆間的恩怨,幾年不說話,行同路人。最艱難的時候,媳婦帶著孩子插秧,孩子掉到水渠裏,凍的發紫,也不願將孩子送給婆婆看管,逢年過節互不來往,特別是每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婆婆一共四個兒子,三個兒子都去老人家團聚,唯獨這兒子一家不去,媳婦不但自己不去,也不讓丈夫去,這樣的三十晚上無論對老人還是對這一大家人來說,都不是很美滿。有時老人會偷偷掉淚,有時老人也賭氣說,自己有四個兒子,也不差這一個。幸運的是這個媳婦九九年初看到了師尊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轉法輪》,對自己和婆婆之間恩怨,不再一味的怨恨婆婆,在和婆婆的矛盾上,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的問題。《轉法輪》這本書還沒有看完,她就主動去找婆婆向婆婆道歉,到婆婆家,婆婆看到媳婦,意外的愣在那。媳婦站在門口看著婆婆,一聲:媽!婆婆聽見,淚如雨下,這一聲媽,婆婆盼了多年,這一聲媽化解了多少恩怨,婆婆及家人高興的像過年一樣。丈夫被妻子學法輪功後和自己母親之間恩怨化解感動,對法輪功也有了進一步認識,雖然自己不修煉,但也幫著媳婦向鄉里鄉親洪法,並在自家住房並不寬敞的情況下,專門讓出一間房子,供本地法輪功學員學法煉功。

例二:唐海縣城墾豐造紙廠一職工妻子,因一種罕見的血液病,無法醫治,曾就醫天津、北京等醫院,最後還是無法醫治,在彌留之際,她哥哥是法輪功學員,把師尊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音帶拿到病房,讓妹妹聽,奇蹟出現了,妹妹漸漸好起來了。出院後常去煉功點,後來自己還能做點小生意,賣點服裝。

由於唐海父老鄉親從身邊學煉法輪功的學員那裏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看到修煉法輪功給家人及社會帶來的好處,從縣城到分場,不斷有人學煉法輪功。在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唐海縣城十一個分場、兩個養殖場都有煉功點,縣城內至少有六個煉功點,修煉者年齡上至六、七十歲的老人,下至兒童,都有修煉法輪功者;社會階層從家庭婦女到政府官員,甚至政法系統的幹部;文化程度從目不識丁的文盲到高級工程師,都把自己能修煉法輪功作為一種榮耀。那時無論嚴寒酷暑,很多人都堅持在唐海公園門口或集市上的空地晨煉,每天基本都是五點半在唐海公園門口有至少100-200人煉動功(五套功法中的前四套),如果有在公園散步,想學法輪功的人,學員無論誰看見,都會主動教他(她),不收取分文。下午,老年法輪功學員在唐海公園內人工湖邊煉靜功,晚上安排好家務後,在一起學《轉法輪》書,同時暢談自己學法輪功後身心變化,主要是自己在法輪大法「真、善、忍」指導下,如何在家庭、在社會做個好人,更好的人,福益社會、福益家庭。

法輪大法在唐海縣人傳人、心傳心,大法弟子義務教功、待人和善,再加之祛病健身上有奇效、發生矛盾向內找、善心待人、在社會上產生了很大的反響,煉功人數增長很快。至九九年上半年整個唐海大約上千人修煉法輪功。

山雨欲來風滿樓

至1999年上半年,法輪大法在唐海發展形勢非常好,法輪大法洪傳整個唐海,不但使唐海民眾道德回升,而且使修煉者身體健康,為唐海節省了大量的醫藥費用,同時因修煉法輪功處處要求自己做個好人,很多修煉者在工作單位,兢兢業業的工作,不計個人得失,在單位是先進、模範人物,學煉法輪功者人人都要求自己修心向善。老百姓對唐海能有這樣的社會狀態感到欣喜,奔走相告。

但是暗地裏一股逆流也在悄然湧動,公安系統暗地裏了解法輪功的情況。至99年4月份以後,學員煉功,都時不時有公安系統的人,在旁邊看,聽說是受上邊的指使,他們在絞盡腦汁的想找出點法輪功的問題,作為污衊、打擊法輪功的藉口。結果他們看到的都是法輪功學員祥和的煉功,處處聽到的都是人們學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福益社會的事例。

永恆的「四•二五」

雖然當時唐海法輪功學員沒有人知道4.25和平上訪的事。但過後從周邊縣4.25去北京的學員那裏了解,事情的經過: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為了維護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為了呼籲立即釋放無故被抓的天津市法輪功學員,在向天津當局要人無果的情況下,天津當局建議學員去北京信訪部門。隨後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部門和平上訪,這就是聞名世界的「4.25和平上訪」(由於信訪辦位於中南海的旁邊,僅一路之隔,後被中共誣陷成為圍攻中南海)。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的目地只是要求釋放被天津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要求給法輪功學員一個不受干擾的修煉環境,要求法輪功書籍在社會上正常發行。整個和平上訪過程沒有絲毫喧嘩、秩序很好,盲道都讓出來,也沒佔自行車道。這麼多人的群體,停留十幾小時離開後,未遺留任何垃圾、沒有噪音。一個警察指著地,面對其他的警察說:「你們看,甚麼是德,這就是,這就是德!」

從容、和平、理性的法輪功修煉者,在極權政府的謊言面前,在「黑雲壓城城欲摧」的高壓下,用他們的善良與堅忍,用他們端正的行為與高尚的品格,感動了無數的人。就這樣一個法輪功學員行使公民合法權利的和平上訪,卻被江氏集團造謠說成是圍攻中南海。甚麼叫圍?甚麼叫攻?明者自辨。真心希望因4.25事件,至今還解不開心結的人,能理性的思考一下,也希望曾經接觸或走入法輪功修煉,現在不學了的珍貴的法輪功學員,放下任何觀念,真心回顧一下自己得法,走入修煉,所接觸到的認識到的法輪功情況。

殘酷迫害

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以後,一貫以「假、惡、鬥」強權控制中國老百姓的江氏集團及中共,感到全國有這麼多人在修煉真善忍,感到空前的恐懼,給法輪功學員扣上圍攻中南海的罪名。唐海的公安部門也和全國各地一樣,開始在煉功點給學員拍照,暗地裏為更大的迫害作準備。那些天煉法輪功的每個人都感到了來自公安的壓力,法輪功學員在路邊掛洪法的圖片,時不時也有人來騷擾。

1999年7月20日左右,唐海公安部門在公園煉功點暴力驅散正在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從此拉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眾所周知煉法輪功的人不吸煙不喝酒,唐海公安部門將唐海當時的站長軟禁起來,強迫吸煙、喝酒,強迫放棄信仰,強迫上電視違心的誣蔑法輪功。同時唐海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轉化」班、洗腦班,都關押著法輪功學員,甚至採取暴力,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唐海縣公檢法、企事業單位、家庭、社區,針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同時,他們自己也承受著很大的壓力,承受著來自中共及江氏集團的迫害。有法輪功學員的單位、家庭、社區都是被迫害的對像,如果本單位有法輪功學員不放棄信仰,單位領導就要被株連,如果法輪功學員要站出來在公共場合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單位領導要受處分,職工獎金要降低,如果哪家有人還要堅持煉法輪功,子女、愛人就要被停工、或下崗。整個社會整個唐海主體好像全都是為了法輪功運轉著。從縣城到分場只要是有煉法輪功的單位或家庭都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多少個家庭親人被關押,家人以淚洗面。但是不管壓力多大,但人們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都心存同情與善念。

「自焚」假案,摧毀了人們的良知

不管江氏集團採用怎麼樣的造謠誣陷,但人們從身邊的法輪功學員看到的仍是法輪功教人向善的美好,雖然迫於壓力,不敢公開說法輪功好,但內心還在認可法輪功。時至2000年江氏集團及中共,看到經過一年對法輪功的造謠迫害,並未激起民眾從根本上反對法輪功,感到恐慌,2001年1月採取低劣的手段炮製了天安門自焚假案(2003年11月8日,由北美民間中文電視台製作的揭露「天安門自焚」的紀錄片《偽火》,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該片以觸目驚心的畫面和精闢嚴謹的分析 ,揭示了2001年初的「自焚」案的諸多疑點,從而證實了該案是江氏集團為栽贓法輪功而炮製的一起偽案。)假案中被自焚的是天真無邪的小學生、才華橫溢的大學生、母親、老人。而且當時將假案在電視上不停的播放,幾乎所有台都同時播放,再加上播音員、評論員煽情式的鼓動,使唐海許多人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的善念蕩然無存,變得對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仇視。使得迫害進一步升級,僅14萬人口的唐海就有上百人被非法關押,30-40人被非法勞教、多人被非法判刑,2人被迫害致死,1人被迫害致殘。至今還有10多人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迫害。

講清真相、喚醒善念

雖然唐海縣從公檢法到一般的企事業單位在江氏及中共的操控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肉體、經濟上迫害,但很多法輪功學員,依然堅定的堅持自己的信仰,在被迫害中,不斷的向人們講清法輪功被造謠、誣蔑的真相,清除中共灌輸給人們謊言,法輪功的真相資料遍及城鄉村村鎮鎮,不少明白了真相的人們由對法輪功的仇視,變的同情,認可,有的甚至學煉法輪功。九九年迫害後學煉法輪功的從縣城到分場都有。現在有的分場村民如果長時間接不到法輪功學員的真相資料,感覺好像生活中少了點甚麼,不少人由被動接受真相,變成主動要真相資料。明白了真相的很多唐海老百姓,又漸漸的重新認識法輪功,認識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大法的美好又回到了唐海,不少人在困境中因誠信、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現了奇蹟,以下僅舉幾例:

例一:唐海縣城的陳老漢糖尿病到晚期,一直尿血,在唐山住院,後因無法醫治,醫院不讓住了,讓回家準備後事,老人到家後,每天只靠輸液維持生命,後來因為長期尿血,輸液血管癟的都找不到了,大夫也不給輸液,只好眼睜睜的等死了。一天陳老漢的老伴在自家門口揀到一本法輪功學員發的小冊子,看到小冊子上有誠念「法輪大法好」病好了的事例,就讓陳老漢試試,陳老漢照著念,第二天奇蹟就出現了,就不尿血了。陳老漢找到自己多年前收藏的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從此用心學起來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例二:李某某,唐海縣十一農場村民。2009年冬天,特別寒冷,滴水成冰。年前的一天,李某找了幾輛車和一輛挖掘機,準備從村外拉土墊院子。由於天氣寒冷,有兩輛車的油管凍壞了。修好後,來到取土地點,當挖掘機挖土時,那挖土機土鏟挖到凍土上,就像碰到石頭一樣,怎麼也挖不動。這時有個青年司機說「我聽我媽說過,遇到甚麼難事,喊『法輪大法好』就管用。」其餘的人都不相信,還取笑他。接著挖土,挖了一會,還是一點都挖不動。青年司機又說「咱們喊『法輪大法好』吧,真的管用。」李某也覺得這凍天凍地,實在沒有別的辦法,就說:「要不咱們就喊喊試試。」於是幾個人站成一排,面對西方,連聲喊「法輪大法好!」那喊聲一聲比一聲高,響徹田野。挖掘機又開始挖土,那凍土變得鬆軟如泥,一點不費力氣。幾個人高興的七嘴八舌的說:「哎呀,太神奇了!大法太神奇了!」「我們以後再也不能拿大法開玩笑了!」「我們要善待大法。」就這樣,他們一起念著「法輪大法好」,車也沒有出問題,順利的把土拉回了家。

例三:孫某某,女,45歲,家住唐海縣某分場,1996年得法修煉,原來脾氣暴躁,家裏外頭無人敢惹她,自學法輪功後,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走路一身輕,幹活也不感覺累,脾氣也好多了。在家裏服侍公婆和父親三位老人,從不嫌麻煩。2009年8月的一天早晨,老公公出去買早點,迎面和外地的一輛三輪車撞上,由於路面狹窄,跌倒在路邊,腿骨骨折。她趕緊將公公送到醫院治療。她的丈夫及親友在和三輪車司機交涉賠償費時,索要了7000元。她知道後,覺得此事處理的不妥當,身為大法弟子,不應和司機索要這錢財。於是說服丈夫和公公,把錢退還給了司機,當時親友很不理解她的這種做法,她說:「我作為大法弟子,就要時時處處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師父教我們要與人為善,事事為他人著想,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我們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損害別人的利益。」她更加精心的護理受傷的公公和有病的婆婆。親友們看在眼裏記在心裏,一致稱讚大法弟子學大法後的高尚情操和大法帶給人們的美好。鄉親們也都說:「這年頭,想訛人沒理也要找理。他撞了人賠錢是應該的,還給他退回去。這樣的事,真的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的到。」

結束語

此文也只是寫出了法輪大法在唐海洪傳,使民眾受益,道德回升的片斷。不管你曾經是否接觸過法輪功,或者您曾經是法輪功學員,或者您是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人員,希望你通過這篇文章,多少了解法輪大法在唐海洪傳,使人身心受益的真相,從正面來了解法輪功,是為了您。因為法輪功從九五年傳入唐海縣,至今15年了,唐海煉法輪功的人不在少數,我們所看到聽到的都是修煉法輪功後,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並沒有出現哪個人因煉法輪功做出損害家庭、損害社會的事。

法輪功洪傳唐海縣,對我們唐海每個人來說,是多大的福份,是多大的機緣啊。如果您曾經是法輪功學員,希望你重新回想自己得法前後,以及放棄大法修煉後所走的路。你知道嗎?同修在期盼你,師父在等待你;如果你一直未接觸過法輪功,希望你儘快了解真相,將會使你受益無窮。祝福唐海父老鄉親都能擁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