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有限的時間多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在這十二年的修煉路上有很多過不去的關,有剜心透骨的去執著,更有正念正行的神跡,能夠穩健的走到今天是師父的慈悲呵護。

發資料

幾年來我都是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用心去救度眾生,我居住的縣城到處在搞開發,這幾年高樓大廈蓋滿了全城,看看一排排樓房裏住的眾生,我心裏著急,有時晚上睡不著覺。總想著能儘快的叫那些眾生看到真相資料早得救,我想不管再苦再難突破,我一定要把全縣所有的樓房新宅發上資料。

去發放資料之前在家發正念,求師父加持,不管有監控還是有門衛都定住看不到我。我去那裏發資料都很順利,發資料的過程中我很認真細緻,有的樓排長不能連著發不安全。我就隔排發,上到頂層住下發,沒有發到的記在紙上,是東邊還是西邊,哪排哪棟用代號記住,只有自己能看懂下次再發。特別是夏天熱,往樓上發是很艱苦的。上一棟下來滿身是汗臉通紅,連上六、七棟下來衣服全濕透就像洗了汗水澡一樣。有時怕心出來的時候緊張、心跳,我就背師父的詩句《正念正行》。

作為大法弟子我感到責任重大,這幾年我風雨無阻把真相資料發遍了全城,這也是做了一點該做的事。師父為我們不知承擔多大的難。

否定迫害

在奧運期間全國各地到處抓捕,關押,判刑,勞教迫害大法弟子,我們這裏迫害也很嚴重,判了九名同修,這對我縣救度眾生帶來很大損失,同修有被關,有的進了洗腦班都不同程度受到迫害。

我們單位也通知我到單位填表,要照片辦檔案。我悟到這是邪惡對整體的迫害,我絕不能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我走的是師父安排的路。我想如果單位再打電話來就去到那裏講真相救人,看看表上如何誣蔑受毒害。這樣一想又發了五分鐘正念,邪惡就害怕被解體掉了。單位馬上打過來電話說:你不用來了照片也不要了。表他們都辦好了學習班也不用去了,縣上叫單位二十四小時監管你,他們是這樣安排的,單位不監視你,你該幹啥幹啥,不過我們單位天天都要給「六一零」彙報。這兩個月之內你要多注意不要到外跑。

給路人講真相

在正與邪的較量中,一正壓百邪。我天天照常出去講真相,有資料就發資料,川流在大街小巷、廣場、建築工地、鄉村公路。不管人群多少只要能拉上話都講,心裏裝的都是眾生,抓住不好的一思一念歸正它。

有一次在大街賣肉攤上講真相,大概七、八個人。其中一個說一聽就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貪污腐敗大白天偷東西他們不管,開奧運專抓法輪功的你們說這是甚麼世道,我們一不偷二不搶做好人的,只求老百姓能明白真相,大難來時能平安,這就是法輪功的心願。他們聽了很高興,又說這年代說話要看看人可不敢憨說,誰一舉報你,馬上就有人抓。

我謝了他們,又騎自行車來到路這邊,正好有兩個大叔在說話,我也沒有下車子;走了一段路,心裏想著師父講法說過擦肩而過的,沒有機會講真相也要把慈悲帶給對方,我又拐回來給他倆講起真相。一個聽了一會說有點急事走了,這個大叔很有緣份,他說還是個黨員,我說給你退了吧,以後能平安。你不要有顧慮心,不需要辦任何手續的,表個態就行了,神看人心。我指著他身邊的小青樹說,你的姓加上這個樹就叫長青吧。他一下握住我的手激動的要掉眼淚,說:閨女,你信的真清真正。你家在哪住?我以後在哪裏還能和你見面?我說有緣還會再見的。他又告訴我,前面就是公安局設的警點,便衣二十四小時把守,他認識的一個警察就在那裏每個街邊路口都有人蹲點,要我多注意安全。我和大叔分手後,他站在那裏呆呆的望著我,遠離的背影好像很擔心我的安全。

我回到家裏久久不能平靜,像大叔這樣善良有緣的眾生不知有多少等待著救度,我天天加強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有緣人快和我相見。不管再苦再累,我都要把真相告訴他們。我地區敢出來在街上面對面講真話的比較少,邪惡就是利用這來迫害大法弟子毀眾生的。

給單位領導講真相

有一次單位又給我打電話說叫我帶兩張照片快過去填張表,我一聽又來了,他趕快解釋說不是法輪功的事,是給你辦低保的。我想機會來了,就這個副手我還沒有給他辦三退,正好到單位辦公室一看還有幾個職工在填表,有一個老職工我都沒有見過。我想利用這次機會講真相,領導給我一張表一看不知道咋填。他說,你看別人咋填的抄抄吧。表上填的都是經濟上特困難,殘疾,大病生活不能自理。我說:這表我不能這樣填,我是信「真善忍」的要說真話。十幾年我沒有病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很健康。

他們都很佩服我,說還是人家煉功人身體好。這個老職工說,這個年代只有身體好才是福。有位年輕女職工以前聽過真相辦了三退。她看了我的表後,把她填好的表又重新改了。她說:我也要向大姐學習,是啥都是啥,為了花這臭錢填個殘廢自己生氣,以後打工,人家看看檔案是個殘疾沒人要,咱也是自己害自己。她的話說的我們都大笑起來。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起著重要作用,走的正才能多救眾生,職工都走了我再次向領導講真相,因為他來單位的時候我失業了,互相不太了解。所有職工、領導幾乎全都講過退過了。他對我說:你寫寫不煉了,我們不就交差了,以後就沒有你的事了吧。我說:就像一個人沒有殺人,硬把他抓起來冤枉,我今天不能昧著良心說瞎話。為了我的安危把佛法天理出賣,那還是人不是人,我要遭報應的。

他聽了感到震驚,說:沒想到你信的真認真,你是個真正的好人,這個年代你這樣的人很少見。歷朝歷代好人受陷害,你可一定要想的開挺的住。我說:謝謝你的關心,總有一天人們會理解我們的。最後我把他也勸三退了,又送給他一本真相小冊子,他說看誰會得福報。他很高興的送我出了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