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歲女孩十一年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樺甸市十一歲女孩延昕彤,一想起媽媽就哭個不停,十一歲,還是個在媽媽懷裏撒嬌的年齡,但小昕彤卻只能羨慕地看著別人有父母呵護,有父母疼愛,而她每天放學卻得去公安局國保大隊要媽媽,因為她的媽媽焦玲又被樺甸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於曉強一夥綁架了。

小昕彤的媽媽焦玲因為信仰法輪大法,就多次遭非法關押。十一歲的小昕彤在這十一年的迫害裏,也過早地承受著一個孩子不應承受的重荷。

據媽媽焦玲講,媽媽從小就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孩子,然而在她小學四年級一次意外事故中,不幸從高處摔下,摔下後休克一段時間,之後就得了一種「怪病」,經常頭疼,抑鬱,不願與人溝通,能看見一些普通人見不到的東西,晚上睡覺不敢關燈,而且情況持續惡化,越來越嚴重。多年來,姥姥姥爺一直四處求醫,多方治療,仍不見絲毫好轉,媽媽已經到了精神崩潰的邊緣。然而,老天還是公平的,雖經多年的折磨,但媽媽幸運地遇到了法輪功,命懸一線的她終於迎來了生命的第一縷曙光。從此法輪大法成了她生命的堅實支柱,並把媽媽從病魔手裏奪了回來。

然而九九年「七﹒二零」,也是媽媽懷小昕彤四個月的時候,中共動用所有的宣傳工具造謠、中傷、迫害大法,媽媽本著善心去北京信訪辦和平上訪,卻遭樺甸市公安局遣返、關押,可憐還未出世的小昕彤一併被關押。媽媽回家後,不知用甚麼方式才能讓被謊言迷惑了的世人明白真相,於是就去昔日的煉功點煉功,又被樺甸市明華派出所綁架,小昕彤也再一次隨媽媽被非法拘留。隨後,小昕彤的家被樺甸市公安局非法抄家,把媽媽結婚新買不到一年的電視機、錄像機、影碟機、大法書籍、光碟等全部搶走,至今仍未歸還,仍被公安局人員使用。媽媽也被迫失去原本讓人羨慕的工作,離開了樺甸市郵局儲蓄所。

二零零零年一月小昕彤在一次次的驚嚇和恐怖中降生了,然而厄運並沒有停止,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媽媽焦玲再一次被綁架,此時小昕彤還未滿週歲,母乳是小昕彤生命存在的唯一保證,小昕彤不明白媽媽為甚麼不再給她吮吸那甘甜的乳汁,她哭,她鬧,然而無濟於事,媽媽卻始終沒有出現。她哪裏知道媽媽此時在樺甸看守所內也是牽掛萬分,一個不滿週歲的孩子怎能沒有母乳呢?而媽媽珍貴的母乳不能餵養自己的孩子,卻只能白白的流淌在被子上,衣服上……

好不容易盼望媽媽回來了,小昕彤多麼渴望能與別的孩子一樣,有媽媽的呵護,有爸爸的疼愛,然而惡警仍然四處抓捕媽媽,甚至在網上通緝,媽媽被迫流離失所了,爸爸也因無法忍受長期迫害而被迫與媽媽離婚了。小昕彤跟著媽媽過著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的生活。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不幸再一次降臨,媽媽去常山趕集,又一次遭樺甸市國保大隊於曉強一夥綁架。而且在家裏沒人的情況下擅自闖入,非法抄家,在沒有找到甚麼他們想要的所謂「證據」後,竟然把牆上掛的小昕彤畫的仙女和荷花拿走,然後揚長而去。當天晚上十點多鐘,還不知情的小昕彤無助的站在漆黑的夜裏等媽媽……

她知道媽媽是好人,媽媽堅持她的「真善忍」信仰沒錯!是抓媽媽的人錯了。年僅十一歲的她每天放學都到找國保大隊於曉強要媽媽,於曉強寧可把小昕彤送到接送站,也不還小昕彤媽媽。小昕彤成了有人照管無人疼愛的孤兒。

誰人不是父母所養,哪一個沒有兒女爹娘。看著小昕彤那憂傷、無助的眼神,她承受了太多自己年齡本不該承受的痛苦。善良的人們,請您伸出援手,共同制止這場沒有人性的迫害,還小昕彤善良的媽媽,還小昕彤一個溫暖的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