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要彼此提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今天聽到同修在讀師父的經文《致歐洲法會》:「但願重錘之下能驚醒,為了你,而不是我這個當師父的,更不是那些使你不滿意的同修。」我很驚訝自己好像從未看過此經文,於是馬上把這篇經文讀了兩遍。

我開始找自己,想想自己就曾經對那些我不滿意的同修那麼不平衡,而且有時雖然能看淡一些,但是真正聽到他們又在說一些我不滿意的話時,那種難受又立即湧上心頭──怎麼這麼執著,這麼常人的情放不下,這麼不知道以大局為重,等等等等……

凡此以往我總是難以抑制的說上幾句,好像是在主持正義,敲醒同修,每每如此還覺得自己比那些為保護自己私心而裝聾作啞的學員還強一些。但這些天學法和與同修在法上交流後,終於開始正視自己曾以為自己已經做得很好的部份──「別人是自己的鏡子,也就是看到別人有甚麼執著其實很可能自己也有同樣的執著」。想到自己還總是拿師父的這些話去提醒同修。現在想想真是慚愧,是啊,豈知那些不順心的事、不愛聽的話、讓自己產生難受心理的種種理由都是人心在表現,這些表現不是讓我幫那個或那些同修修而讓我看到,而是慈悲的師父在用他們的嘴和行為在提醒我還有和他們同樣的人心,慈悲的師父怕我迷失在常人中,擔心我不能去掉那些人心、時時照看著我、精心安排著我的每一天,而我在不能精進於法於自己的修煉時竟然那麼的抱怨,抱怨同修、抱怨環境,真的有時就差抱怨師父抱怨大法了。雖然我沒有經文上指出的那些同修那麼令師父擔憂,雖然我一直以自己從沒耽誤自己的工作與責任而自居,但是當這些人心反映出來時,我真的修自己了嗎?正視那些人心,並努力用正念去除他們了嗎?做到無怨無恨的忍了嗎?做到對同修的慈悲與寬容了嗎?真的保持正念看問題了嗎?改變自己看問題想問題時的方式了嗎?真的就那麼愛聽好聽的,不愛聽不好聽的嗎?……

我坐在那兒想到這些,忽然眼淚奪眶而出:我向內修了嗎?我珍惜師尊的每一次提醒與期待了嗎?我真的慈悲的對待我的眾生與我的同修了嗎?那一刻我深切的感到迷失在紅塵中的眾生與同修深深的苦,慚愧啊,慚愧!師尊為了成就我而付出了一切,我為同化大法而下到紅塵吃盡這生生輪迴之苦,就像師父為神韻合唱團寫的歌詞──生生為此生……而我真的珍惜了今天這萬古機緣了嗎?

可是同修啊,你們能想到嗎?我這個不夠精進的同修是在經歷了剜心透骨的修心悟道後,又在現實中經歷那些自己不願聽到的話、不願看到的行為中,沒有做到不動心的、慈悲的從正面去推動情況的好轉,而是強忍著堅持著在想──那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和他們同樣的人心,就不會有他們這麼多的人心表現在我的面前,……為甚麼我們的環境就不能讓那些做的不足的學員看到自己的不足呢?是甚麼耽誤了他們修煉的路,是甚麼還在阻擋自己修煉的路?如果我沒錯,我會在這兒嗎?我下到凡塵有可能沒粘糞嗎?我為甚麼修煉,不是要去掉那些人心嗎?當我沒能那麼精進於法於自己的修心時,我真的看不到、真的意識不到、或者就算意識到也仍然找出各種理由迴避掉,這是修煉嗎?那些私心自己不修怎麼去?

甚麼是苦?其實身體上的承受真的不是最苦的,咬咬牙就挺過去了,真正的苦,是修心,當我們在承受了種種體力上和精神上的疲勞後,你還能想到還是自己的錯,你有那麼深刻的認定與堅持嗎?師尊為我們開創這一法門,修得最快、最捷徑的關鍵不就是直指人心嗎?修煉真的很難,過程中的悟道真的不易,凡塵中的種種假相哪一個不是在動搖著我們對大法的堅信,對正念的堅持。有些心可以一次除掉,但是有些心就不能一次除掉甚至要多次才能除掉,所以當我們在經歷了十幾年的向內找時,我問自己,我還在堅守那份精進嗎?

本來前兩天同修就鼓勵我寫寫修煉心得,但是真的感到自己其實做得實在是太普通了,不值得一提。但是,今天當我悟到這些,深切感到那些眾生和那些暫時著迷在塵世的同修的苦,我真的覺得有必要寫寫。我們真的要彼此提醒,當聽到師父為曾經上山幹活而沾沾自喜、自以為如何的學員,擔憂到寧可把廟都拆了,我就在想,師父要的真的只是甚麼甚麼報紙、甚麼甚麼電視台嗎?但是這一切的提醒又不是在期待別人的改變,期待環境的改變,我還是需要時時提醒自己,自己的改變、自心的改變才是一切改變的根本,脫離了自己的向內修,其實甚麼都不是。

當我抱著這樣一顆純淨的心再學法時,才恍然發現慈悲的師尊其實每一篇經文都是對弟子的諄諄教誨,那裏面溶入了多少師尊的苦度,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師尊給予眾生的浩蕩慈悲。

最後請允許我借師尊的《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共勉:「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