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修心的一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昨日背法,背到《轉法輪》一百零七頁最後一段中間,總是卡殼背不下去。平時看過兩三遍就記住了,可到這兒卻看了一遍又一遍,跟沒看一樣,一點印象都沒有。自己也沒多想。今早一起來就看了一遍,學完法休息間,又默背這一段,還是一點印象沒有。這時我才警覺了:這句法肯定與我要去的執著心有關。馬上打開書一看:「有的人就是放不下原來練的那些東西」。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師父」,眼淚奪眶而出,我太讓師父操心了!

我明白了:我總是放不下嫉惡如仇、不能寬容、不能忍讓的人心與長期養成的習慣。師父是在用這種方式點化我啊!

我從小就養成了嫉惡如仇的習性,沒理的時候絕不強詞奪理,可得理的時候、不符合自己觀念的時候也絕不饒人,語言尖刻,甚至拍案而起,叫人下不來台。在常人看來,這是優點,從小老師常表揚我能積極開展批評,父母也常常以讚賞的口氣在別人面前提起,我自己也一直認為這是正直,是優點。學大法後也沒意識到這有甚麼不好。直到兩年前的一天,因為家人說了句謊話,我生氣的用手指把家人的嘴唇劃了道血印子,看著被我劃出的血印,我突然意識到:嫉惡如仇也是惡呀!雖然它比與惡同流要好的多,可是用法來衡量,那絕不是善,那是以惡制惡,發出的念頭、使出的招數都是惡。

師父早就告訴我們:「其實人類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越最後越精進》)「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轉法輪》)以前我學法對這些話似乎沒甚麼體悟,現在看來,師父的話句句都與我們的修煉圓滿密切相關啊。

意識到了嫉惡如仇是惡,自己也時常注意不用惡,要用善。可是養成的習慣幾乎沒怎麼去掉,只是抑制了一些而已。昨天為了孩子的事我和老伴(同修)爭執,互不相讓,越爭越生氣,甚至動手爭奪。好在都是修煉人,各自向內找,幫助對方向內找,都找到了不少人心,特別是我嫉惡如仇、不能寬容、不能忍讓別人的執著心,長期隱藏著不能去掉。通過交流我雖然認識到了,可心裏總不舒服,似乎有一股習慣的力量使自己不能痛痛快快的認錯,不能徹底的毫不猶豫的放下它。

當再一次看到師父的「有的人就是放不下原來練的那些東西」這句法時 ,我忽然明白了:我必須立即毫不猶豫的、毫無保留的徹底去掉不寬容、不忍讓、嫉惡如仇、以惡制惡的人心與習慣,雖然它不是我原來練的,但它也是從舊宇宙帶來的舊的觀念,舊觀念都是阻礙,都是絕對帶不到新宇宙去的,不去掉它就不可能圓滿。而那股不讓我放下這顆心的習慣力量它不是真我,正是我後天形成的這種人的觀念,要滅它,它當然不幹。

同時我也明白了師父的苦心,師父就是要暴露我們各自的不理智,促使我們向內找,去掉人心,儘快提高上來。因為不刺激到心靈不算數,而且留給我們修煉的時間不多了,這麼嚴重的人心不去怎麼圓滿呢?師父著急呀!

師父在《轉法輪》中還告訴我們:「我們講煉功要專一,真正修煉要專一。」「不要摻進任何東西去修,連意念都不能加進去。」

我忽然想到:帶著人的執著心不去,就等於給功裏加進了不好的東西、不好的意念,就等於沒做到專一。即便在不煉功的時候,也等於在給功裏加不好的東西,因為我們的功法是法煉人,隨時都在功的演化之中,這麼強的人心不去,不等於隨時都在往功裏加非常不好的東西嗎?這怎麼能行呢?我必須提高警惕,隨時用法來審視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能讓任何人的執著與舊的觀念在不知不覺之中溜進自己的功裏去,真正做到師父要求的「修煉要專一」。

我很慚愧,修的是真善忍,忍一點兒沒做到,善也就無從談起。今天寫出來,就是為了暴露自己這顆不忍不善的人心,讓天地眾神和同修都看到它,監督自己堅決去掉它。讓師父寬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