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難之中向內找 柳暗花明又一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十幾年的修煉過程中,雖然也摔過跤,但每當到了關鍵時刻都是師父牽著我的手走過了那些坎坎坷坷,才使我走到了今天。今天我主要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在巨難中向內找的一點體會。

向內找是我們修煉過程中,面對各種魔難時修好自己的法寶;是師父多次講法中反覆向弟子們強調的;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應該嚴格遵照師尊要求去做的。往往都是身處突如其來的魔難時,就會出現束手無策,忘了自己是一個修煉的人了,每當在這緊要關鍵時刻就需要我們理智、清醒的去反省自己,從法中找答案。

二零零八年新年前夕,當人們都忙著辦年貨、清掃衛生時,我們家門前來了十幾個身強力壯的年輕人,其中只認識兩人,是兒子很要好的同事。來人直接提出叫老伴(同修)出去商量個事。因為我們一直認為,他們和兒子在一起開公司,都是好朋友,沒有半點戒備之心,老伴很自然的就隨他們去了。這一去三個多小時也沒回來,午飯也沒吃,手機也聯繫不上,我有些著急了,難道還會有甚麼事?直到下午兩點多,老伴才無精打采的回來了。一了解,方知被他們挾持到一個秘密地點去了。因為他們和兒子一起開的公司倒閉了,兒子不在,今天向他老父親敲詐錢財來了。

老伴當時在那給搞懵了,在他們的威逼下,稀裏糊塗的替兒子簽了一個欠條:先回來交現金十萬元,十天後,再交九十萬元。我聽老伴一講,當時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驚呆了。怎麼會這樣呢?這真是無法無天了!當我回過神來時,告訴老伴,大法弟子的錢是用來做大法的事,決不許拿走一分錢,但未阻止住,還是被取走了十萬元。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就在想,我和老伴這一輩子在常人中都是敬業的佼佼者,在當地也是小有名氣的,可這一下把老臉都給丟盡了。但靜下心,再仔細分析事情發生的原因,他們和兒子之間的事於我們老倆口沒有半點關係,退休十來年,在家從未參與過社會上的事情,今天發生這事純屬那些邪惡亂鬼在利用常人來迫害大法弟子的。可是怎麼去抵制那一百萬的欠條呢?再說即使變賣我所有的家產也湊不夠這個數的三分之一呀,而且我和老伴及親朋好友對常人的經濟法律都是一竅不通。怎麼辦呢?

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況下,我想到了平時互相配合的同修,找同修來切磋,幫助揭開這個謎團。同修了解事情的經過後,認為完全可以採用常人的法律來解決這個問題,因為我們還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用常人法律解決常人挑起的事端是符合大法要求的,就這樣去報警了。此後,這些人雖然沒再來上門騷擾,但電話不斷,恐嚇、辱罵,並揚言「叫你全家過不好年」等等。每當這時我和老伴都是用祥和慈悲的心態,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來回應他們。

這件事發生後,同修在繁忙之中多次來安慰,幫助我二人從法上提高認識。與同修切磋之後,我的思路明晰了,對這突然發生的事件也越來越明白了。師父多次強調過:凡事都要先看自己,向內找是法寶。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和老伴開始找自己,首先共同想到了家中的收藏品,還有數枚銀質的魔頭紀念幣,價值幾千元,幾年來一直沒捨得處理,這時當機立斷拿出來全砸了。

再靜下心來繼續向內找,發現自己竟有一大堆執著沒有去。比如在常人中愛面子心很強,愛聽好聽的,當聽到別人讚揚時美的不行,當聽到不好聽的會煩心,甚至還會找藉口來掩蓋。在日常生活中對錢的執著表現尤為突出,常在花錢上摳摳卡卡,買東西也跟常人討價還價,挑挑揀揀,還想為子女多積攢點錢購房等等。對情的執著也很嚴重,放不下兒女之情,常被他們的情緒所帶動,對老伴也執著,怕他跟不上正法進程而掉隊。在吃的問題上愛吃這個,不愛吃那個也時有表現,常人中的事情沒有執著不到的,我這樣下去還能算個修煉人嗎?難怪那段時間做資料打印機總是出故障,不是墨水堵了就是卡紙了,最後整部機器全癱瘓了。

看到自己這麼多執著還沒去,也很著急,心想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快在法上提高上來,繼續背法(背第二遍)、多發正念,每天除了四個點及原規定的內容外,每晚再加二至三次,清除我空間場和我對應的宇宙空間中那些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各種後天觀念、執著心及色魔,就這樣想它們死,清除操控兒子及同事朋友背後的一切邪惡亂鬼!決不允許舊勢力利用這些世人對大法弟子犯罪!同時自己下大決心,在今後的日常生活中,在名利情的面前把所有的心放下,嚴格的按照一個修煉者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用法來衡量自己。

零八年正月初四趁拜年之際,十餘名同修在我家開了一次法會。我將以上找出的各種執著全部曝光,讓我空間場上的那些邪的不正的因素徹底清除出去。從那以後,我只要發現自己的言行不在法上,都會去找自己,立即歸正。

家中發生這件事情後,在當地常人中也有些影響,有的好心人建議我們趕快回老家躲避一下吧。當還在猶豫期間,老伴夢中見到一個又黑又大的螞蚱撲向他,當即就被他給捏死了。夢中還見到有人開了一輛大卡車把一棵高高大大枝葉茂盛的大樹送來,並說栽在院內。醒後認識到:那些惡的有毒的東西已經被師父給清除了,我們的根還應該紮在這裏,因為這裏正法需要我們,周圍的同修也需要我去相互協調,我決定哪裏也不去,就在這做著正法中所要做的事。

也有人提議,應該起訴他們,把那十萬元追回來。可是又一想這樣做,那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在和常人爭鬥嗎?這正是師父要求我們所要修去的名利心、爭鬥心,這也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最起碼要做到的。再說那樣做了,不就把他們給推出去了,使他們失去了得救的機會嗎?而且我們是有師父在管、師父在給我們安排要走的路。所以我們在正法修煉中所遇到的任何事都要在法上去做,要以法為大,只要對正法有好處就去做,沒好處就不能做。所以想到這裏,我把這一切全都放棄了,順其自然。

接下來的日子,當把這些心全放下來之後,感覺到周圍的一切都發生了很微妙的變化,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些人不但沒再來干擾,甚至竟有人打電話來講:老爺子,我們了解到你人很好,我們也不想給你找麻煩,其實你兒子也給我們幫了很多忙等等。兒子兒媳一家人通過講真相,也改變了以往對大法抵觸的心態,不但同意做三退,還開始走近了大法。

今年夏天,法院審理了這個案件,並通知我們這起經濟案與我們毫無關係,逼迫寫的欠條全部作廢。

有一天,我和老伴在我家的院門口偶然發現門兩側的凌霄花和石榴樹葉上開了很多優曇婆羅花,其中一片凌霄花葉上開有五十多朵。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弟子,敦促弟子要勇猛精進,我當時一下子感到師父的慈悲,大法的洪大。自己決心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要更好的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我們的救度!

這篇交流文章,我用了兩整天兩晚上用心寫出來的。就在我完成初稿的當天晚上,我夢見師父來到了我們院內,我既高興又激動,和老伴趕快把師父接到一個辦公室裏,突然想到應該讓更多的人來拜見師父,老伴去通知他的熟人去了。當我要打電話時,腦中只記的我妹妹的電話號碼,其它的都記不起來了,正準備跑回家找電話號碼時,情急之中醒了。我坐在床上回味著剛才沐浴在佛恩浩蕩的那一刻,一抬頭見電子表的時針指在三點四十分上,參加全球集體晨煉的時間到了。我將這幸福的時刻,在該文的最後寫出來與同修分享,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