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一次上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九九年「七•二零」前,中華大地山雨欲來風滿樓,中共和江××為了達到迫害法輪功的目的,採取一切造謠手段栽贓法輪大法,抹黑師父。大法弟子在當地上訪無門的情況下,紛紛去北京上訪。

北京七月份驕陽似火,經多方打聽,上午九點前我到了國辦信訪辦排隊。一些「六一零」(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蓋世太保式的組織)便衣立即圍了上來打探情況,當知道我和其他幾個是大法學員,是從東北某省來的後,就要拉我們出來,叫我們別上訪了,我們都不幹。同修都說大法好,身心受益了,一定要為師父和大法講幾句公道話。他們又要拉我們出去吃飯嘮一嘮,我們也不幹。他們就說上面有規定,凡來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回去後單位要開除公職。讓我們回家找當地解決問題。我們說,正因為當地解決不了才來北京上訪的。

窗口裏發登記表的工作人員對訪民很兇,用擴音喇叭大喊大叫,罵聲不斷,故意刁難,不給發登記表。各省派來堵截訪民的便衣也不斷把訪民往外拉拽。

我好不容易排到窗口了,工作人員卻不給發表,大聲喊叫,讓我和其他幾個大法學員同填一張表,我給他說明情況,並讓他看身份證,我不認識他們,不是同一區縣、同一單位的(惡黨規定,三人以上算集體上訪,回家後要拘禁訪民),但是他還是不給發表。最後在大家的一再堅持下,他又改成讓兩個人填一份。表和身份證遞進去後,信訪人員又大喊:「快下班了,法輪功下午兩點再來!」

下午三點多我們倆人才被叫進四合院,同修先進屋。我站在旁邊一個門口往裏望了一眼,裏面一個年輕女信訪員立即很兇的喊叫:「看甚麼看!走開!」

輪到我進屋了,中年女信訪員陰沉著臉,先記錄了我的姓名、住址。爾後叫我「簡單點講」。「法輪功師父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我說。她立即插了一句:共產黨不也叫你做好人嗎?(中共邪黨官員貪污腐敗,完全是叫人做壞人)。我又講,煉功後無病一身輕,幹活不知累,給國家節省了大量藥費,利國、利民、利己。她一句也不做記錄,反而說:「別講了!別講了!有病上醫院看麼。」我說,醫院多年沒看好才煉法輪功的。她又說:「醫院多的是,一個醫院看不好,可以到別的醫院去看麼。國家不讓煉還煉甚麼!」(中共邪黨一直打著「國家」的幌子欺騙迫害民眾)我還想繼續講幾句,可是她卻說:「好了!好了!走吧!走吧!」趕我走,我只好把上訪信留下,走出信訪室。

這哪像中共宣揚的那樣:「信訪辦是為人民服務的窗口」,簡直就是糊弄上訪人員,欺騙全國老百姓。

走出四合院,便衣又圍了上來,問我們還上哪去?我們說,信訪員不讓我們講真話,也不做記錄,我們回家。他們立即高興的說,對,快回家吧,有問題回當地去反映吧!並且隨著我們走出巷道,他們才回去了。

我們幾個同修結伴而回,火車路過錦州時,大家突然看見五顏六色、大大小小的法輪滿天飛旋,兩小時後才消失了。同修都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弟子,走出來到北京上訪,證實大法是對的,這次信訪人員不聽我們的,以後我們還要去。

到家後,第二天在陽台上學法時,突然看見牆上出現了一個由法輪組成的法輪圖形,大小法輪不停的飛旋,飄帶上也有不少小法輪,圖形的圖案還會不斷的變換形狀,很漂亮,睜著眼看是無色的,半閉著眼看是螢色透亮的。後來發現這個法輪圖形走哪兒都能看見,越往遠處看法輪圖形越大,這才知道原來法輪圖形老在眼前旋(懸)著。

「七•二零」後,我和同修帶著黃布底、紅布字做的六面一米長「法輪大法」和「真善忍」橫幅再一次進京證實大法。由於各種執著心沒去,被邪惡鑽了空子,曾被邪黨關到黑窩殘酷迫害多年,在滾滾爬爬中,跟頭把式似的走到今天。每次摔倒後,都是慈悲的師尊及時扶起了我。本來邪惡曾經斷言我將長期癱瘓,可是在師尊的加持下,我沒有癱瘓。

師恩浩蕩師恩重,寸草難報三春暉,我一定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隨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