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嚴法會(一)

——大陸某地2005「720」法會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8日】

「不要流於形式或攀比,要辦成一個真正能促進修煉的莊嚴法會。」(《法會》,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六日)

目錄

一 不謀而合
二 法破執著
三 正心純意
四 教訓
五 莊嚴法會
  (一)悼念
  (二)三件事
   1、關於學法
   2、關於發正念
   3、關於講清真象
  (三)物證收集與營救遺孤
六 圓容無漏
投稿者說明

一 不謀而合

7月20日,已經成為一個具有特殊含義的日子。

1999年7月20日,由於當時大法弟子整體的修煉狀態沒有達到應有的標準,宇宙中的舊勢力利用世間的壞人強行發動了一場對大法弟子全面進行的破壞性「檢驗」。從那一天起,720成為舊勢力迫害計劃得逞的日子,成為提醒全體大法弟子儘快在法上提高、跟上正法進程的驚嘆號,成為更多大法弟子被置於死地而後生、開始挺身護法、正念反迫害的紀念日。

7月的一天,在學法交流時一個學員提出:我們能不能在近期召開一次交流會,學員們在一起好好切磋切磋。此建議馬上得到一致贊同,大家都說我們也正是這麼想的。有個學員說:我們就圍繞師父讓我們做好的三件事好好交流一下,現在學員之間太需要交流了。的確,自從這個地區2004年「4•25」舉辦了一次法會後至今再沒有開過,出現的一些急待解決的問題非常需要大家在一起交流切磋,整體從法上提高上來,整體協調起來做好。

《轉法輪》中講:「可以按照座談會這種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談,互相講,我們要求這樣做。」《法會》中也講「弟子們相互談一談修煉中的感受與心得體會是很必要的。」迫害近六年來,中國大陸的法會也曾一度被破壞中斷過。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這種破壞,我們就是按照師父告訴我們的去做。有學員提出:我們就把開法會的日子定在「7•20」這一天。當場的學員一致同意。

二 法破執著

隨後和別的學員談起這事,有學員說:「7•20」這個日子太敏感,是個敏感日,有些學員都被盯得很緊,換一個日子吧。有學員說:為甚麼要在「7•20」開法會呢?為甚麼不考慮其他同修的安全呢?本來說好一起來協調這件事情的學員也有了顧慮心,說這一陣子比較緊,過一陣子再說吧。還有的學員對其他學員有懷疑,不信任,互相之間都防著,從而不願參加法會。還有其它一些個想法與說法,都衝著這次法會而來了。

面對這些阻力,學員之間所形成的這些個障礙,我們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法能破一切執著」。學員們也都在法上交流著:我們並不是必須選在720開法會,但也並不是開法會必須避開720。大法中沒有甚麼「敏感日」,我們也不承認它。如果真是在這一天,學員們都被盯得很緊走不出來的話,那不正是我們要衝破的嗎?其實那可能都是一種假象。

在長達六年的迫害中,邪惡在世間給我們大法弟子營造了一種環境與氛圍,許多弟子在這種環境氛圍中,在自己都察覺不到的情況下被舊勢力給強加了一種思維邏輯:每到「4•25」、「7•20」、「兩會」這些時間,都是「敏感日」,都盯得緊,都要格外小心,最好不要幹甚麼幹甚麼。思想中認為這一天它盯得緊,那它可能就要盯得緊,因為是在求嘛。事實上是沒有這些東西的,後來證明只要想走出來參加法會的都來了,沒有人被盯。

還有甚麼這一陣子緊之說,其實用法衡量一下,也都很清楚:邪惡對我們的迫害根本是沒有甚麼緊鬆的。如果說對我們的迫害鬆了,那是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開創出來的;如果說緊了,那就趕快講真象,衝破它。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

至於學員之間的互相不信任、猜疑,靜下心來想一想,這不也是舊勢力給我們造成的嗎?舊勢力利用學員們沒有修去的心,讓我們形不成一個整體,很多事不能協調起來做,它們正好在其中鑽空子。我們可以冒著生命危險去對曾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犯過罪的世人講清真象、救度他們,為甚麼不能對與我們生死與共、有萬世緣的同門弟子用正念善行來對待呢?

通過學法、交流,我們感受到:法會還沒有開,其實已經在開了,他已經在起作用了。因為他,學員們各種各樣的執著與各種要去的心都來了個大暴露;反過來看,正是有這麼多的人心執著與存在的問題,這次法會也就成了必然。《再認識》中講:「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三 正心純意

開一次法會,表面上好像比較平常,大家坐在一起交流交流而已;實質上在宇宙中看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眾神都在睜大眼睛看著,邪惡也在時時刻刻虎視眈眈的盯著,只要一有空子它就會鑽進來破壞。師父講:「每一次你們的活動天上都是正與邪的大戰」。法會也是一場除惡大會,邪惡當然要竭力阻攔與破壞。那麼對法會的組織者、協調人來講,他們的一思一念都會對法會開的好壞產生很大的直接影響。

1996年師父在《給大法石家莊總站的信》中針對交流會受阻一事已經嚴肅的指出:「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以後千秋萬代大法的流傳奠定基礎,傳下一個完好、正確、無誤的修煉形式呀。」法會開不好,組織者在法上把握不好,就會給法帶來很大的負面作用,嚴重干擾學員的修煉,甚至會帶來更大的損失。某地去年「4•25」開法會,由於沒有組織好,去了很多學員,其中有些人平時心性就有很大問題,把握不住自己,也有帶著湊熱鬧、隨大流等各種心態去的,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惡警抓住了幾個學員,從他們口中知道了所有參加法會的學員姓名,按名單逐個抄家、搜捕,還藉機破壞了幾個上網點與資料點,後來好幾個學員都被非法勞教,給當地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一直到現在該地區的環境還是比較邪惡,多數學員之間各做各的,相互之間有猜疑心理,越這樣環境就越惡劣,每走出一步簡直都是很難。

類似的例子在全國各地都有,都造成了許多很難挽回的損失。「教訓應該使你們更成熟。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鑑於此,在籌辦這次法會的過程中,再忙我們也在抓緊學法,走到哪兒都是學法交流。同時調整自己的心態,平穩的去做這些事,不強為,不操之過急,一切隨機而行,順其自然。遇到問題馬上找自己,看看自己在這件事是不是有甚麼心,我們首先是個修煉的人,不是常人在做事。這時大家感受到:我們放下一切心去做甚麼事的時候,一切都在為我們開路,法中給我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們自己首先發正念,然後面對師父法像,雙手合十:師父,我們一定會按著你的要求「不要流於形式或攀比,要辦成一個真正能促進修煉的莊嚴法會。」

按照要求,學員的發言稿要由輔導站審定。由於時間緊,再加上一些農村的學員一下子也寫不出發言稿,怎麼辦?我們就抓緊法會前的幾天時間,在各地學法小組學法時,圍繞三件事把法會上要解決的一些問題先提出來,讓學員們都在法上悟一悟,這樣通過在小範圍的多次學法交流,給這次法會樹立起來了一個正確的導向;同時對來參加法會學員的狀態也有了一個整體的了解和把握。本著對學員負責,對法會負責,對法負責的嚴肅態度,對來參加法會的學員也形成了一個標準:那些心性不穩的、平時不注意修口的、在迫害中被驗證出賣過同修的,關鍵時刻把握不住自己的,就不要叫他們來。不是排斥這些學員,參加法會的學員下去後可以找他們去交流切磋,把法會的內容告訴他們,幫助他們共同提高,這同樣是法會的威力與法力的體現。在當前的這個特殊歷史時期與特定客觀環境下,舉辦這樣一次莊嚴法會,不需要來很多人,也不看人來了多少,來的都是真修者,都是能真正起作用的人就行。所以經過事先估算,參加法會的人數基本上是被控制的,來的人也是被一一斟酌過的。召開法會的地點事先也仔細看過,包括進出的不同路線都事先走過一遍。還有其它的一些具體事情,學員們都自覺的協調的很好,看似鬆散,實則嚴謹。師父說:「懷大志而拘小節」,具體事上的嚴謹也是我們修煉無漏的表現啊。

四 教訓

法會前夜,有學員從別的地方學員那裏拿來了師父的一張大法像。由於當時時間緊,也沒有展開看。布置會場時,打開法像一看,大家都皺起了眉頭:法像上沾滿了灰塵,最嚴重的是,由於法像是塑封的,捲起來時把像折了,折的時間一長,就出現裂紋與白斑。據學員說,可能是「7•20」迫害開始之後,那個學員慌慌張張收拾師父的法像,忙亂之中把像折了自己也不知道,藏在甚麼地方,今天是第一次取出來打開。看著法像,心裏真是很難受:師父為我們承受那麼多,可弟子們卻不能把莊嚴神聖的法像保護好,還弄成了這個樣子。學員想了各種辦法,希望能把裂紋弄平,恢復原樣,可是沒有用。於是我們就明白了:做錯了、沒做好所造成的很多損失是永遠無法彌補的,是永遠無法抹平的。

有學員找來乾淨的紙,把法像上的灰塵一遍遍擦。擦乾淨了,慢慢捲起來放好,心裏很沉重,也頓感肩頭責任之重大。要用最正最純的心來開好這次法會,走正我們的路。如果我們做不好,路走不正,不但給自己抹黑,也在給師父抹黑,因為我們是師父的弟子。一定要走正我們的路,宇宙中都在看著,師父也在看著。我們的路很窄,偏一點都不行,因為我們走的是一條最正的路。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