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青年同修探討修煉的嚴肅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最近,明慧網上刊登了數篇有關青年大法弟子的修煉狀態的交流,我深有體會。一直以來,直接探討這個年齡段的修煉情況的文章並不佔多數。這是否也說明了一個問題,也就是我們一部份青年同修是不是自身還沒有真正認真嚴肅的對待修煉呢?正是因為我們忽視了對自己的嚴格要求,才導致了似修非修,或一手抓著神、一手抓著人的這些不好的狀況出現。正法形勢已經到了最後,可是自己似乎還未感到時間的緊迫與正法的嚴肅性,和其他同修,特別是一直精進的同修拉開了相當大的距離,不知不覺的拖了正法的進程。對此我感到問題比較重大,因此深挖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把心得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一、煉功問題

我今年二十多歲,九六年得法時剛初中畢業,其實也不算小了,可那時還總以「小弟子」自居,潛意識中希望能被家長同修特殊對待,在摻雜著顯示心、歡喜心的心態下為放鬆對自己的要求找藉口,那時與大人同修的差距表現在:在學習忙的障礙下很少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甚至常在煉功時間上打折扣,不能保證每天堅持,一開始就沒能達到一個大法弟子的基本要求。這種不好的習慣甚至延續到現在,一直以來,以工作忙為藉口,連最基本的每天煉功都不能堅持,五套功法不能一步到位,更不用提參加每天明慧網規定的集體晨煉了,根本沒意識到集體晨煉的意義,總還覺得自己「特殊」,和退休了的大法弟子情況不一樣,這一念之差、這不符合修煉者的行為就是大漏啊!以「提高心性更關鍵」為藉口而不煉功的本身就是心性差的表現,從而直接耽誤了本體的演化和層次的突破,滋生了求安逸心,表面上看是舒服了,可恰恰卻害了自己。我決定盡力克服各方面的障礙,圓容整體,參加大法弟子的集體晨煉,補上以前落下的煉功時間。

二、發正念問題

當真正的意識到問題的嚴肅時,不斷的用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的標準來對照自己,發現自己非常差勁,作為大法弟子,有時簡直是「虛有其名」,儘管師父多次強調發正念的重要性,可直到現在,都沒有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好,四個整點的正念很少有一天內都完成的,常常是該發正念的時候在睡覺。發正念時有時也不能嚴肅對待,不能集中念力,甚至走神,等於沒發,也沒有重視起來,覺的無所謂。現在想來,這是多大的漏啊!無形中給邪惡生命提供了滋養、逃逸的場所,使得我們這個整體不能最有效的清除邪惡。說嚴重一點,無意中削弱了我們整體除惡的效果。真是大罪過!認識到問題之後,我立即改過,認真的發正念,成為整體除惡中的一個粒子。

三、與親人同修的關係問題

青年同修很多都是從小得法,跟著大人同修一路走過來的,家長在修煉路上的確對我們起了很大的作用,但這也生出一個問題,雖然周圍的青年同修很少,但是在與他們的交流中,我發現,我們都有一個心態:對家長同修有強烈的情與依賴心,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由此產生了一些矛盾,出現了不符合法的狀態。例如,平時沒有時時記住自己也是修煉人,而只把自己放在了「大法弟子的孩子」的位置上;和家長同修在一起時常常不修口,甚至耍性子,開不好的玩笑;對常人中的事情大談特談,直接影響了家長同修的修煉狀態,完全忘了自己也是修煉人,自己和家長的真正關係是同修關係,大家應該在法上共同精進,而不是互相干擾、互相拖累。我應該嚴格要求自己,不能被情帶動的顛三倒四的,不能依賴於家長對自己的督促,而應該自己明確自己的「大法修煉者」的身份,真正為自己的生命負責,自己主動按大法要求做好。

總之,由於從小以來形成的不正確的觀念,總認為學習不能耽誤,工作一定要做好,在意識上、行為上沒有始終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從而忽視了自己生生世世真正的使命與最重要的事。師父在《洪吟》〈得法〉一詩中寫道:「真修大法 唯此為大 同化大法 他年必成」。我不能再找任何藉口了,一定要記住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思想、行為上應從大法的要求出發,來考慮一些話能不能說,一些事能不能做,這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基本表現。嚴肅的對待修煉,不打折扣的按師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相比之下,我和精進的同修的差的真是太遠了。師父在《轉法輪》第二講裏說「每個班上都有這種落後的,悟性差一點的」,以前以為自己還行,三件事也在做,靜下心來找一找,才發現自己這麼多大漏,真是屬於落後的、悟性差的這種人了。時間不等人哪!我也是「大法弟子」,自己把自己擺錯了位置,倚小賣小,沒有正確認識自己的身份實在是自己不能精進的一大障礙。

不知一些青年同修會不會或多或少的和我有類似的認識上的誤區,因此寫出這篇心得與青年同修們共勉,願我們能把同化大法、助師正法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在常人社會紛繁的假相中脫穎而出,明確自己的真正使命,在證實法中樹立自己的威德。

個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