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同修拿起筆

——從自己寫起,青年弟子一起創造交流環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我是一個二十八歲的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最近看到網上有青少年大法弟子號召青年大法弟子們都拿起筆來寫文章,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也是我一直期望的。我們多寫,不但可起到共同精進、共同提高的作用,也可給常人看到,我們大法中還有這麼多年富力強的年輕人,這樣是否更有說服力?所以,青年同修在抱怨網上沒有青年同修交流文章的時候,我們可以先自己提筆寫起來,那麼多低文化的老年同修都能寫,我們這些大多受過高等教育的青年同修,有甚麼可推卸的呢?

針對性更強

明慧網上刊登的交流文章,大多是大齡同修所寫,修煉環境和接觸的常人,和青年同修都有很大差別。所以,雖然老年同修信師信法的決心和正念救人的神跡讓我們佩服,也值得借鑑和學習,但如果有更多的青年同修談自己所在年齡層的體會和講真相的方式,或許對我們會更有幫助,針對性更強。現在的青年同修,幾乎都是得了法後才進入常人社會開始常人工作的,這其中怎樣學法煉功,怎樣抵制常人大染缸的污染,怎樣去色心、名利心,該不該談戀愛,要不要結婚,怎樣去講真相救人,諸如此類的感想或者經驗教訓,其實青年同修們都可以寫。這對自身的修煉和提高是有好處的,同時也可讓同齡同修少走彎路。

不是為病而來

以前打開明慧網,一篇篇文章打開,看到開頭自我介紹時,總是「我今年五十歲了、我今年六十歲了、我今年八十歲了」……從頭點到尾,小於四十歲的少之又少。而這些年紀大一些的同修,講到的走入大法的原因,大多無一例外的是因為病,上面有一大段關於學大法祛病的描寫。當然,這對現今病業很大的常人來說,是個很好的講真相的方式。可是,這會不會給一些年輕人造成一種誤解,大法是老年人為了治病而學的呢?

以前自己不想寫文章,也是因為看到明慧網上登的很多同修都寫到自己如何艱難闖關消病業的過程,從而產生一種想法,自己沒經過甚麼大的病業關,所以錯誤的認為,自己沒甚麼好寫的東西。後來寫過一篇,也是按照網上的模式,很牽強的先寫得法之前得過甚麼病,極力寫出當時得病是怎麼難受的,然後才寫其它。

後來明白,這是一種錯誤的認識。其實據我自己和我身邊認識的差不多年齡的青年同修,我們都沒有太大的病業,沒有經過那種死去活來的病業折磨,我們真正走入大法的大部份原因,不是因為自己要治病,也不是因為看到親朋好友病好的神奇事蹟,我們就是被大法的高深法理折服和恩師的慈悲打動了。

從我的事例說起,當時我雖然經常牙疼和重感冒,也動過跟媽媽和哥哥煉功鍛煉身體的念。但當我第一次接觸大法,聽第一盤錄音帶時,我完全沒有想到過師父能否幫我祛病(事實上,得法不久,經常性發作的牙疼和感冒就徹底好了)。聽錄音時,我對師父講的法理就是信服,沒有懷疑,就是覺的師父講得好,很正派。

似乎從我長到有思想時開始,在念小學的時候,我就覺得很迷茫,我常常在想,我為甚麼是人,人是甚麼?人從哪裏來?人為甚麼只能活百年?人有沒有下輩子?有時想啊想,我就覺得很絕望,感覺找不到自己的根源,覺得這個身體好像不是我的。這種迷茫,在我一講一講的聽完師父的講法後,我豁然開朗,甚麼都明白了,整個腦子頓時清醒起來,人生觀,世界觀,全都發生了變化,生活也開始變得明亮,感覺自己能得到大法,真是太幸福了!我知道,從此以後,不管甚麼情況,我都不會離開大法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所以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後,因為去北京證實法未成年就被非法拘留、學校不讓我參加高考、念自考大學雖成績名列前茅也被迫害離開,我也從沒有動搖,不寫所謂的保證不煉的保證書。我非常的清楚和明白,如果沒有大法,我的人生將毫無意義,我甚至沒有再活下去的勇氣。

不要分別對待小同修

另外還想說一點,請父母輩同修們,多多關心你們已經走入學校或者剛剛踏入社會的得了法的孩子。不要對他們另眼相看,應該忘掉他們的身份,真正把他們當作同修來對待。

因為我得法時雖然已快滿十七歲,正念著高中。但因為家庭教育和自身性格原因,沒得法之前,我的思想較之同齡人顯得單純一些。小學四年級時,老師說我「思想未開化」,初中時被班主任點評為「思想幼稚」。所以別人總覺得我比實際年齡還要小幾歲。這種人的觀念,造成在我得法之後,媽媽(同修)和哥哥(同修)因為覺得我比較小,還不懂事,所以總是兩個人交流而不理我,下意識的把我當成了第三者。為此,我很自卑,常常懷疑自己不是修煉人,還常常做一些因自卑而演化來的夢:夢中的「師父」笑著和一個一個的弟子握手,我也膽膽突突的把手伸過去,心裏想著「師父」會不會嫌棄我,會不會承認我,果然,「師父」板著臉握了一下我的手就嫌棄的鬆開並把手放到衣服上擦起來,那時在夢中,我覺得自己好髒,自卑心更甚。這種夢時常變換著困擾著我。

這種自卑心和懷疑自己不是修煉人的心,一直到去北京證實法回來,並認真大量的抄背經書後,才醒悟過來,知道自己不是為別人而修,不該太在意別人是怎樣看自己的,是不是真修弟子,師父看著呢,不是媽媽哥哥們評定的。悟到後我不再自卑,並跟媽媽和哥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結果媽媽和哥哥也意識到太「小」看我了,以後再交流,我們就都在一起了。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悟,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