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工作中的一次修己救人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到現在已有十三個年頭了。小時候的「大法小弟子」如今已經步入了工作崗位,成了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天想借明慧網和同修們分享一下我在一次找工作中修己救人的經歷。在說我的經歷之前,想先鼓勵一下包括我在內的青少年大法弟子多多參與到明慧的修煉交流中。

因為幾個月前我看到明慧網主頁面出現了一個青少年園地那一欄,當時很開心,因為作為一個青少年大法弟子,我渴望能與同齡大法弟子交流切磋,可是第二天這個欄目就消失了,之後也再沒看到,我找了找,發現原因出在青少年同修(包括我在內)很少參與明慧交流,這樣自然就沒有文章能支撐該欄目的繼續維持。其實青少年同修真的是一個特殊的修煉群,我們小時候因為是小弟子而被特殊照顧成了習慣,長大後忙於學業沒有多少時間學法煉功做三件事,再長大便沉迷於常人社會名利情中,更別提參與明慧交流了,我寫出此文亦是干擾眾多,雖然我不足之處太多,但是我很希望青少年同修們,包括我在內,都能多多的參與到明慧的交流中,一同比學比修。

好了,下面開始文歸正題。談談我在找工作中一次修己救人的經歷。

前不久我去一家單位應聘,在面試中遇見了一個同是來面試的女孩,第一眼看見她就特別親切,主動上前向她打招呼,心想,如果我們倆面試都過了成為同事多好。在面試中,面試官對我大加稱讚,可是奇怪的是他們並沒有一口答應錄用我,而是讓我下星期再去面試一次,同時因為那個公司是剛成立不久,基本沒多少員工,自然功利性很強,這一點讓我心裏很不踏實。

當天晚上,我又接到兩個單位的面試電話,都是類似的單位和工作性質,因為當時接電話的地方是鬧市區,沒有聽太清楚,而且其中一些巧妙的細節讓我誤以為只有一個公司給我電話,而且我還把第二個給我打電話的公司當成第一個公司。第二天我按照第二個電話給我的地址去應聘,心裏還一直以為我是去的第一個給我電話的單位。(其實這些都是我很久之後才發現的看似巧合的精妙安排)

第二天,我來到第二個給我電話的單位,一進去還沒開口問,裏面就有一個女孩對我說:「這裏這裏,進來。」我走近一看,這不是昨天面試碰到的很親切的女孩嗎。心裏頓時覺的怎麼會這麼有緣呢,我就問她這裏是不是某某公司,她當然說不是啊,我又進去問裏面的員工,因為老闆恰好不在,他們也對我說這裏沒有我要找的公司,我剛準備走,那個女孩就跑出來跟我互相留了姓名和手機號碼,原來她叫小靜。我將她的名字和號碼存了起來,希望有緣能再相遇,剛走出公司,我就拿出手機給頭一天第二個給我打電話的號碼又撥了過去,電話接通後我便問道,請問是不是某某單位,你們單位在哪裏呢,我沒找到,結果估計那頭的人聽出了我的聲音,就說,你剛是不是來過?穿著甚麼甚麼衣服?我說對啊,那邊的人又說了,這裏不是你要找的那個單位,這裏是某某單位,你快進來吧。我心想,也許是昨天電話的時候周圍太吵沒聽清楚吧,帶著一絲失望的心情我便進去了(因為我並不喜歡這個單位,而是偏向第一個單位),不過還是很開心因為我和這個看起來和我很有緣的小靜再次相遇了。等待之餘,我和小靜洽談起來,得知她並不是本地人,可是就想在這裏找工作,聽到她這麼說,我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我很肯定,一定是她生命深處要來這裏和我相遇,為了得到救度……不久,老闆來了,面試時我一展風采,被老闆連連稱讚,我和小靜都被錄用了。我頓時感覺和小靜緣份匪淺,如今成了同事,這正是救她的好機會。

在我們面試通過之後才知道,這裏工資少得可憐,不管是工作了多久的老員工,工資都很少,我心裏就有點不舒服了,覺得我好歹一堂堂本科生,怎麼能和裏面的專科生相提並論呢?而且我還是裏面唯一的本科生。當時只悟出自己有名利心,後來媽媽看我不開心,給我指了出來,說我忿忿不平,覺得應對自己更加優待一些,其實這真的就是像《轉法輪》裏面師父舉的姜子牙和申公豹的例子,師父都講得那麼明白了,遇到問題時還是需要旁人提點,想想覺得自己真是迷的深。於是我趕緊去掉這些不好的心,慢慢的心裏平靜下來了,覺得這個公司工作不累,有足夠時間做三件事,挺好的,而且有一個很有緣的女孩成為了我的同事,也許這正是我該走的路呢。於是心情頓時開闊起來,真的像有的同修悟到的有執著才苦,沒有執著了甚麼苦都不存在了。

於是我開始正式試崗,頭幾天,感覺他們對我都很器重,裏面的員工也對我的能力很看好,頓時我心裏美滋滋的,沉浸在一種「喜悅」裏,到了第五天下午,氣氛就不對勁了,前台文員突然來沒收了我和小靜的書和資料,我心裏覺得很疑惑,這些書和資料不是讓我們看看熟悉熟悉的嗎,為甚麼要全部收走了?隨後主管突然說要對我們進行考核,要我們趕緊準備,考核的時候,我很明顯的感覺到主管在刻意刁難我們,因為我之前私下向裏面剛來不久的員工打聽過他們的考核過程,其實過程很簡單,就是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就行了,可是我們倆不僅展示了,還被考了很多題目,還好我有事先準備,可是考核一結束,主管就叫我們回家再等通知,今天不用上班了,而她給出的理由是,本來一直都是她來管面試的,可是因為我們倆面試的時候她正好沒空就讓老闆代勞了,可是現在發現小靜說話吐詞問題嚴重(這個是事實,我老早就發現了),而這個工作對這個缺陷是很忌諱的,可是對我卻沒有說出甚麼缺點。當時我心裏很清楚了,這就是所謂的婉言開除。

我心裏莫名其妙的,就收了東西和小靜一起走了,這時心裏委屈的感覺又跑出來了,可是這次不同於之前的因為工資少而委屈,這次是因為自尊心強烈受損的委屈,因為我沒有想到我會在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他們也沒給我任何交代的情況下被婉言開除了,更何況還是我才開始真正從內心接受這份低薪水的工作時突然還反過來被他們趕出去了……而且此時小靜也對我說:「我被開除了還很好理解,可是你各方面都那麼優秀,怎麼會被開除?而且開除也不用兩個一起都開除呀。」聽了她說的話,我更加難受,於是我在心裏忍不住開始分析被開除的原因:一種可能是主管出於女人之間的妒忌,看我學這麼快,能力也強就把我趕走;另一種可能是有人從中挑撥,看我是本科畢業能力也好專業知識也紮實……然後越想越難受,越想越渴望知道事情的真正謎底是甚麼……還好畢竟修煉十三年,有一定向內找的基礎,我突然想到《轉法輪》中的一段法:「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裏放不下,會煩心,可能會出現勾著人的心,老想回頭看看那倆個說他壞話的形像。」想想,是啊,這不是正是師父在點化我嗎,我怎麼這樣的心性呢?我趕緊再次向內深深挖根,於是我找到自己喜歡被別人器重讚揚的名利心,虛榮心,被誇之後特別開心的歡喜心,被開除覺得內心忿忿不平的妒嫉心,受不了委屈的心。我更加悟到,也許我在常人中是甚麼都沒做錯,可是作為修煉的人碰到這種蹊蹺的事,也許就是要我去掉各種隱藏起來的各種執著,擴大容量。這麼一找,心裏頓感輕鬆。

離開了單位的我不知去向,因為那時還不是下班時間,當時並沒想到該怎麼和不是同修的特別在乎名利的爸爸解釋這件他很難理解的事情,我就對小靜說,我現在還不想回家,想自己走走,於是她說陪我,我心想,為甚麼要陪我?那我就正好藉機給她勸退。當時下著瓢潑大雨,我就順便請她去一個地方吃東西坐著聊天,聊著聊著,她自己就說她是黨員了,當時入黨是為了以後好找工作。我就順勢接過話題再不放手,我說現在別人都退黨,你還去入黨,然後三言兩語很順利的勸了退,心裏很欣慰又有一個生命得到救度。這時我腦袋突然驚醒了,似乎所有謎底都解開了,原來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這個我第一眼就覺得親切的女孩就是師父讓我在這樣看似巧合的情況下將她救了。於是我開始從新回想事情的經過,在看似嘈雜的鬧市區讓我把兩個面試的電話弄混,因為我如果不弄混是根本不願意去第二個單位工作的;隨後在看似巧合的負責面試的主管不在,而老闆臨時給我們面試後把我和小靜一起錄用,因為如果面試的時候是主管負責,那個女孩肯定應聘不上了,這點在主管給我們考核的時候得到了證實;然後再看似巧合的把我們兩一起開除,我們就有機會坐在一起以同命相憐的心境一同聊天,於是順理成章的將小靜勸退……頓時,心裏更是感慨師父周密的安排。第二天,我和小靜一起去單位領工資並送還工作牌,如果不是為了把東西還給他們,我真的是不想去拿工資,因為工資很少,而且不願意被人詢問為何被開除之類,可是自己也知道這是愛面子心,虛榮心,名利心放不下,於是我一邊解體這些執著,一邊去單位了結了最後的事情。

出了單位大門,我把小靜送上了車,車子開動了,我站在車下,她站在車上,單純而熟悉的眼神裏含著感謝、期盼與不捨……車子開動了,把這個我第一眼就感覺親切的女孩帶走了,我不知道她還會在這個不屬於她的城市呆多久,可是我卻禁不住淚眼迷離,為了眾生得救的不易,為了師父安排的苦心,為了所有眾生曾經的囑託,為了我們大法弟子曾經悲壯下塵肩負的重任……。

幾天之後女孩突然告訴我她走了,正在去外地的車子上,我發信息問她不是之前很希望留在這個城市嗎,為甚麼突然要離開了?她說不想在這裏了,就是想到外地去。我心裏更加確定了,是的,她就是為了來與我相遇,就是為了得到救度。可是當我知道她要離開時,已經沒機會去送她了,可是心裏卻為她的得救而踏實欣慰,因為我知道小靜的生命將屬於永恆而美好的未來。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深夜裏我在快樂的趕路回家,可是回家之前必須要去一個樓房裏完成一項作業,我很快完成了就出來了,可是那棟樓房的門洞屋頂特別矮,要彎著腰才出的來,我使勁彎下腰出來了。走在外面深夜的路上碰見一個女孩走過來問我:「請問去××怎麼走?」我很堅定的告訴她:「你千萬別走那邊,你要往那邊走才能到,一定要記住。」然後女孩連聲向我道謝。醒來後,我立刻悟到,「這份工作」就是我要完成的作業,在做這份工作時我修掉了自己的一些不好的心;「出來時門洞屋頂很矮,我必須彎著腰」,這正是說明我離開這個單位是被開除而離開,受了委屈;「走在路上給女孩指路」,正好就是我把小靜勸退了,給她指了一條正確的道路。

過了幾天,我又做了一個夢,夢見上課時,老師給了我一個禮物,還被包裝的很好。第二天便接到電話通知我面試,當天就被通知錄用了。這個工作工資合適,環境也不錯,也適合我的性格,早上較晚上班,正好我可以利用早上時間學法煉功,真是師父精心安排,細心呵護,這真的是師父送給我的一份很好的禮物。

通過這次找工作的經歷,我深深明白了,工作就是我們修己救人的環境,不能像常人一樣執著薪水待遇職位,追逐名利,因為我們找工作不是目地,是為了接觸社會救度世人同時修掉自己的各種執著心。現在我就在這個公司工作,因為才去不久,還沒能和他們講真相勸退,我會時時刻刻按照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他們,等我和他們熟悉了,一定盡力將他們救度,不辜負眾生千萬年的期盼,不辜負自己曾經許下的神聖誓約,更加不可辜負師尊不辭勞苦的慈悲苦度!

寫出此文,只是想以一個大法弟子的身份參與到屬於我們明慧的文章交流中和大法同修們形成一個整體,以此督促自己千萬不可懈怠,同時也想借此機會跟和我一般大的青少年同修們說,也許你們正在忙於自己的學業和事業,可是這些都是生帶不來死帶不去的,不要忘記自己來在世間的使命,不要忘記眾生千萬年的等待和囑託,不要讓勞苦慈悲的師尊再為我們操心了。抓緊最後的時間,我們一起精進吧!

個人所悟,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