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魔窟」絕不該存在,更不該大法弟子呆

——就《轉變觀念,解體魔窟》一文與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五日】同修提出:被邪惡迫害的同修應該從「闖出魔窟」昇華到「解體魔窟」。這絕對是正念層次的一大飛躍。我希望無論是正在遭受迫害的同修,還是沒被迫害的同修,發正念解體「魔窟』」的一切邪惡因素,邪靈爛鬼,銷毀這宇宙中本的不該存在的共產「魔窟」。但同修在文中的一些觀點,和同修的「解體魔窟」這一正念不符。我想和同修交流一下。

師父在法中講過:「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舊勢力安排的勞教、判刑、洗腦班等「魔窟」迫害形式是我們正念解體、銷毀的對像,共產「魔窟」本來就不應該有,大法弟子本來就不該在那裏呆。所以我們思想中不應該有「能夠在那裏堅定的證實法」這一念,這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邪惡的迫害形式,思想中給邪惡留存了空間,會影響徹底清除邪惡的效果。

另外,正如「放下生死並不等於非得一定要去死」一樣,不執著於「闖出魔窟」並不等於非得一定要呆在魔窟。正念解體魔窟的過程中,經過大法弟子的不斷努力,清理、鏟除了一些邪惡因素後,正的場會越來越強,環境會有所好轉,更有利於魔窟中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這是好事,也會出現另一種結果,在大法弟子持續不斷的發正念過程中,邪惡因素越來越少了,邪惡維繫魔窟的能量越來越弱了,越來越多的大法弟子就可以「闖出魔窟」。這會讓邪惡無可奈何,這更會令眾生佩服,這也是在正魔窟的環境,直至邪惡全滅,大法弟子就全體「闖出魔窟」了,所有的過程,所有的結果都偉大,每個人所走的證實法的路是不盡相同的,只注重一種結果都有失偏頗。

同修提到:「如果每一個魔窟的警察都不邪了,邪惡不就被滅了嗎,誰還怕被迫害,誰還顧慮講真相被抓呀」。我個人認為,將近十一年的迫害中,「共產魔窟」中的部份敗類由於在迫害大法弟子中犯下了滔天罪行,欠下了累累血債,其元神早已被銷毀,只剩下邪靈爛鬼在支撐著人皮,大法弟子的正念強,它們會沒有邪惡能量補充,它們會蔫。它們會幹不出甚麼事來,那是強大的正的場在抑制著它們,絕不是它們變好了,不想幹壞事了。「邪惡的氣燄沒了,不是壞人變了,而是控制壞人的邪靈被消滅的少之又少了。」(《向世間轉輪》)如果我們被假相迷惑,歡喜心一起,發正念一鬆懈,邪惡還會干擾,還會破壞。即使個別魔窟環境「寬鬆」了,不管再怎樣「寬鬆」,這本身對大法弟子來講,仍然是迫害,正法中,舊勢力安排的一切迫害形式都是師父不承認的,所以,我也建議同修們從「不怕被迫害」、「不顧慮講真相被抓」轉變到把舊勢力迫害的一切形式徹底鏟除,這也是在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迫害過我的勞教所,經過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環境逐漸轉變,連吸毒人員都敢於在惡警面前喊「法輪大法好,共產黨是邪教」;超過一半的人聽過《九評共產黨》、了解過大法真相;大法弟子學法、煉功,監倉裏的人已習以為常,很多警察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離開時,大隊九十多個吸毒人員,八十多人「三退」。這確實是好事呀,可我出來後,在自己的內心裏,在和同修的交流過程中,往往「讚賞」著、甚至「懷念」著那種「寬鬆」環境,而忽略了每個同修大善大忍的內心深處所隱藏的苦難與辛酸。每每有同修離開,那簡短的道別中,那莊嚴的雙手合十中,那堅毅的眼神中,包涵著多少對外面同修的殷切期盼啊!

同修們,讓我們正念正行,超越一切時空,加速解體共產魔窟,早日結束這不該有的夢魘吧。謝謝同修,《轉變觀念,解體魔窟》一文,給了我很多啟示。

不當之處,請多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