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惡警的肉體精神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我因向世人講真相時,被惡人舉報,被山東鐵路公安分局非法勞教一年半,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現回家已近一年了。早就應該把自己遭受的迫害及所見所聞寫出來曝光,可由於自己的惰性,及對給邪惡曝光認識不足,一直拖到今天。我想有必要把它寫出來,在揭露邪惡的同時,也是在清除邪惡、助師正法、救度世人。

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邪惡至極。到那的頭一天,惡警就把我單獨關在一個房間裏,由兩個邪悟者灌輸邪惡歪理。不接受,她就大吼大叫,無理性的誹謗師父、誹謗大法。這時我就發正念清除他們及勞教所內的一切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

他們為了達到「轉化」大法弟子的目地,不擇手段迫害,睡覺、上廁所、洗刷前都要打報告請示,承認自己是勞教人員,否則就遭到拒絕。第一天我因不打報告,一大隊大隊長孫娟一夜沒讓我睡覺。在強制「轉化」期間,大隊長孫娟、副大隊長孫群利四天不讓我上廁所,無奈只好便在褲子裏。十多天只讓站著,不讓坐著,更不讓洗刷。每天下半夜2點睡覺,5點起床。我絕食抗議時,他們就把我按倒,野蠻灌食,惡警孫群利還經常動手打人,用腳踢人,我小腿上現在還有被她踢的痕跡。

他們對堅定的大法弟子不但在肉體上折磨,更甚的是精神上的摧殘,使用的手段極其卑劣。他們找來兩個身大力粗的犯人,強行把住大法弟子的手在他們事先寫好的所謂「三書」上按手印,還用最大音量放謗師謗法的錄像,而且離電視很近,一尺左右。

他們還在地上、床上寫上師父的名,把師父的照片撕下來放在地上用腳踩。看到這些,我心裏很難過,發正念也沒起作用。這時我冷靜下來向內找,是不是對敬師敬法的心還不到位。我問自己:你把師父和大法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了嗎?是在證實大法的偉大,還是在證實自己的堅定?如果真的把大法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真的是放下自我,證實大法,他們還敢在我面前這麼邪惡嗎?是不是我對他們也不善,爭鬥心也很強,同時還有憎恨心,這哪符合修煉人的標準哪?

想到這些,歸正自己的心態,再從真正生命的本源處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山東女子第一勞教所所有破壞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發了不知多長時間,突然給我換了一個屋,這裏地面乾乾淨淨,剛打掃過。當時心裏充滿對師父的感激,體會到了師尊的洪大慈悲及大法的無邊法力。

從那以後,我改變了心態,內心充滿慈悲,從此,他們也不再「轉化」我了。可是邪惡就是惡、就是毒,他們看「轉化」不了,就換一種方式迫害,超時超量做奴工,完不成任務不讓睡覺,很多人累的全身浮腫。

他們再有一個迫害的手段就是非法加期,我因不配合邪惡,不寫月小結、向普犯講真相、教普犯煉功而被非法加期。很多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惡遭到非法加期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