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現象上談徹底解體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師父發表《徹底解體邪惡》已有三年了,但是這些黑窩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還是很殘酷的,被迫害致死、致瘋、致殘的一直以來就從沒有間斷過,就這個問題,我想從現象上談談本人看到的整體上的不足。層次所限,談出來的會有偏頗和不足,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整體上大法弟子對黑窩裏的同修被迫害,反應麻木

打開明慧網,每天都能看到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的同修被嚴重迫害的情況,特別是迫害致死了眾多大法弟子,看到那慘烈的過程和目不忍睹的照片,我心中時常充滿悲憤。幾年前,我經常從明慧網的「迫害真相」和「大陸綜合消息」裏摘一些有迫害詳情的製成真相資料,給製造迫害的單位及個人寄過去,意思是:你們做的這些邪惡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但是因為每天都有,一個人根本做不過來,就和其他同修商量,但我的感覺是同修們的反應不大。也因為自己身負幾項工作,所以也沒能堅持做下來,所以這件事就成為了自己的一件憾事。

那時,不光是給監獄、勞教所的迫害者寄,「大陸綜合消息」裏出現的綁架事件,我以最快的速度給派出所、公安局寄信,告訴他們:你們綁架了大法弟子,必須立即放人。我當時想:如果一個地方出現迫害,中國大陸及全世界大法弟子都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曝光邪惡、命令惡人,就能抑制邪惡、制止迫害。因為這樣一做,一、體現了整體對舊勢力這種安排的否定,而不是局部或個別人對舊勢力的否定;二、證實了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們不分地域是一個強大的整體;三、整體一動就能制止邪惡,舊勢力毀滅眾生的安排就會減小到最低線。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會上網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幾乎很少有把「迫害真相」和「大陸綜合消息」當回事的。我們本地出一個本地刊物,全市及各地區大法弟子也就是看看本地刊物,了解一下本地情況就罷了。全國迫害真相、監獄、勞教所迫害真相就一掃而過了。不會上網的也就是從週刊上知道一點點迫害現象而已。

我看明慧網上的每日交流文章,我看到在學法、家庭及工作上的修煉情況,和個人心性上的修煉文章佔了很大篇幅,而對黑窩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上如何修、如何做,我感到太多的人是空白。往往是被綁架的同修在大環境修煉時,做的事很大、很多,我們好多人可能都從中受過幫助或受到過正的影響,可是一旦這位同修被迫害了,開始時也就是發發正念,過不了幾天就與自己無關係了。至於同修在勞教所、監獄遭受酷刑摧殘,遭受著慘烈的迫害,以至生命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被奪走,幾乎是無人問津。師父發表《徹底解體邪惡》已有三年了,三年過去了,我想在徹底解體邪惡這個問題上,從這一角度上談,是不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思考思考這個問題了,我們真正用心體會一下正在監獄、勞教所遭受迫害的同修身體上的劇痛及精神上的壓抑,我想每個人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師父在《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有一段問答:「弟子:值此佳節,請接受全體大法弟子的敬意和感恩。弟子們一定會做好,讓師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師:謝謝大家。(鼓掌)大法弟子還都是在迫害中,你叫我高興啊我也高興不起來,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時此刻在中國那些邪惡的勞教所裏遭受迫害。心意師父領了。」我想從師父這段法中,我們真應該對正在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身上用用心了。

二、從某些方面講,迫害是在我們默認中繼續著

從邪惡的勞教所、監獄說的「不轉化不讓接見」說起。多年來,包括是同修的家屬,都默認了這種邪說、表現出無可奈何的可以說是絕大多數,有的聽說四年沒見過一次面。如果邪惡說不讓見就不見了,那不是它說了算嗎?多少人不是這樣默認了?其實當我們不承認這種邪說的時候它就真的不存在。

舉個例子,前不久,從網上看到我地過年前被劫持到勞教所迫害的同修甲,因為一切都不配合,遭到了嚴重迫害。其迫害之慘烈,我一看就流淚了。於是和同修一起找到她丈夫,商量和她丈夫一起去勞教所看望同修,以減輕勞教所惡警對她的迫害。見到她丈夫後,她丈夫說去過幾次,但是不轉化不讓見。我們把想法告訴她丈夫後,她丈夫同意讓我們中一個人陪著去(她丈夫未修煉)。

到勞教所後,陪同去的同修點名要見迫害同修甲的惡警。那個惡警極其囂張,不承認打人,甚麼也不承認,也不讓見甲同修。陪同去的同修說:你不讓見,那我們只好找你們的上級了。那個惡警像瘋了一樣喊叫:你們找去,你們愛找哪找哪去。

從勞教所出來後,同修和甲的丈夫就直奔省司法廳,和司法廳說明情況,遞上控告信並講清真相,司法廳的人表現出同情來,就給省勞教局打電話,要他們解決這個問題。勞教局馬上給勞教所打電話說:你們不讓見,他們都找到這兒來算怎麼著?嚇的勞教所趕緊讓見了面。

如果其他家屬同修都這樣去做,或者拿出更好的方式來,我相信勞教所的所謂「不轉化不讓見」立即解體。裏面的同修會少受迫害,會正念堅定的反迫害,會很快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可是外面的同修及家屬默認的太多了,反迫害的真是太少了,有反迫害的多數也是不能堅持做下去。我們都默認了迫害,那怎麼談解體邪惡呢?

我們多數同修都給自己劃了一個框框:這個事我能做,那個事我不能做,或者這個事我願意做,那個事我不願意做。所以自己就把自己的能力給限制住了,自己安排自己做甚麼了。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把構成宇宙的一切能力都給了我們,有甚麼能做甚麼不能做呢?我們從很高的宇宙大穹中來到了人世間,歷盡艱辛,就是要「助師世間行」(《洪吟》〈助法〉)的,那還有甚麼這個事我願意做,那個事我不願意做的呢?特別是近期,本地出現了多例被邪惡以病業形式拖走肉身的及正在遭受嚴重病業形式迫害的,我想是不是我們整體放不下人的東西太多了?

綜上所述,我想提點建議:我們的學法點在切磋時,花些時間把這一塊作為一個議題討論討論,找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是空白,看看怎樣把這一塊補一補。再就是能上網的同修給學法點時不時的打印一下「迫害真相」和「大陸綜合消息」裏的一些內容,我個人認為這些應該是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首先和必須知道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