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迫害瘋狂 現在惡報頻頻

——河北安平縣政保股股長遭惡報死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原河北省安平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侯大建,男,於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死於肺癌,年五十七歲。侯大建做的惡事太多了,罄竹難書,這裏僅列幾例。當年侯大建對法輪功學員瘋狂迫害時,不聽善勸,並且還說:「我不怕死,我早就不想活了」。

侯大建人品極差,曾被評為品行最差公安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侯大建夥同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和衡水市公安局對安平縣法輪功學員極盡邪惡迫害:抓捕、抄家、拘留關押、毒打、勞教、判刑、罰款,並利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勒索錢財。侯大建每次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都是強行搜身,不論男女。如搜不出錢或者搜的錢很少,他都會大罵法輪功學員「窮光蛋」,對男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總是打耳光,到他自己的手無力為止;辱罵女法輪功學員的污言穢語不堪入耳。

侯大建覺得綁架法輪功學員有財可發,錢來得容易。一個是抄家可抄財;其二身上可搜出錢;其三逼迫家屬送錢。僅二零零四年一月至三月,安平縣就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有四人被非法勞教,遭受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殘;六人被迫流離失所;至少有五人被敲詐勒索錢財共計49000元,其中每人8000-18000元不等。這些迫害給法輪功學員與親友們造成了嚴重的傷害,使他們生活在紅色恐怖中。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七日在南莊火頭村,侯大建、吳振相將正在貼真相標語的老太太一腳踢倒,並綁架、勒索另一名法輪功女學員1000元。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晚十一點左右,侯大建、吳振相夥同兩窪鄉派出所王運道和衡水市「六一零」惡徒楊樹山、杜建平等人綁架了東裏屯村法輪功學員溫權、榮榮夫婦,並非法抄走值錢物品,留下十歲男孩在家無人照顧。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九日,侯大建等人又綁架了一老年法輪功學員,因其身體出現病狀,侯便三番五次給家打電話,勒索了家人10000元辦保外就醫。事後仍常去騷擾,老人被迫離家。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一日(臘月十二)十點左右,一老太太訪親途經安平縣公安局大門外,偶然看見電線桿上貼著一張「真善忍好」標語,也許是貼的時間太久的緣故,標語快掉落下來了,當她剛抬起胳膊還沒摸著標語時,公安局裏出來了兩個壯漢,不由分說連推帶拖就把老太太弄到公安局裏去了。侯大健、王玉對老太太進行非法審訊、非法搜身,硬逼老太太承認是煉法輪功的,承認電線桿上的標語是她張貼的。老太太說她甚麼也不知道。侯大建頓時兇相畢露掄胳膊就抽了老太太幾個耳光,又狠命的踹了老太太幾腳。

隨即侯大健的手機響了,得知妻子病的厲害,要他馬上回家。侯大建後來跟看守所聯繫,想把老太太關看守所。 隨後不幾天(二零零四年臘月二十六日),其妻子因腦血栓病死,別人都高高興興的過大年,他得辦喪事。

善惡必報是天理,善惡標準不是中共邪黨政策定的。多年來,侯大建接連不斷的得到惡報:二零零五年初妻子因腦血栓病死不久,侯大建也得了糖尿病。

二零零六年侯大建到唐山市和當地人合夥建加油站,險些被當地合夥人殺死葬送了性命,投資20多萬元也泡湯了。從唐山逃回家時間不長,被摩托車撞倒在馬路上,摔的腦瓜瓢破裂,傷勢嚴重,在石家莊住院幾天就花了10萬元,由於沒有錢,不久轉安平縣醫院。從此侯大建變得骨瘦如柴面目憔悴,行動需拄著雙拐。

在侯大建出車禍後,有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到他家看望,並給他講法輪大法真相,他說那些壞事都是「上邊」讓幹的。臨死前他終於明白了,「上邊」讓幹的,也是自己親自做的惡,明白了迫害法輪功得了報應,作了邪黨的犧牲品,最後他表示願意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組織。

然而,大錯已鑄成,善惡報應是公平的,做多大還多大;做多少還多少。作惡有惡報,行善有善報。誰也逃不出天理。其實現在已經有許多良知復甦的警察,選擇了讓即將被無辜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事先得知消息轉移它處,更有一些獄警、看守不但選擇了善待法輪功學員,而且積極為自己贖罪:把做惡者的罪證悄悄記錄,作為將來對罪犯審判的證據……真心奉勸還在執行所謂「上邊」的命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員們不要像侯大建一樣等到惡報出現時才知悔改,那就太遲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