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這些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中共官員

——山東冠縣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遭惡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山東冠縣縣委、公安局不法人員一直採用種種下三濫的手段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的罪惡罄竹難書。冠縣法輪功學員也一直勸他們不要迫害良善,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道理。可是有些人好像已經沒有辨別是非好壞的能力,仍然被中共當棍子用。他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早已開始自食惡果,且看下面幾個實例:

1.孔繁英,原冠縣縣委副書記,一九九九年七月她首當其衝督導迫害,是中共在冠縣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先是其小兒子在縣城西大轉盤處開車,鑽進停在路邊的大汽車底部而死亡;接著她大兒子無證駕車,把北陶鎮的一位農民撞死,死者的家屬幾十人穿麻戴孝,到她家哭喪,她急忙把大兒子送進「監獄」保護起來。兩個兒子都出事看似偶然,實因其迫害法輪功給家人帶來災禍。可是孔繁英不醒悟,繼續參與迫害。二零零零年冬天,她剛開完迫害法輪功的會議,在冠州賓館小會議室南邊的平地上,把腿摔斷了。

2.潘秀章,縣政協主席,孔繁英遭報在家養病時,潘秀章代管迫害法輪功。因積極迫害,也步了孔繁英的後塵。他因得腦血栓到濟南住院後,仍不思悔改,二零零七年七月,他全身浮腫又得了尿毒症,靠昂貴的透析維持到二零零九年正月十五一命嗚呼,時年六十歲。

3.劉明星,原冠縣縣委副書記。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劉明星多次在大會上造謠誣蔑法輪功,拼命督導迫害,用冠縣人民的血汗錢建法制學校關押法輪功學員,致使冠縣有上千人被綁架,非法關押,二十九名在職人員被停發工資,多人被非法勞教。

劉明星因迫害法輪功得到中共的賞識,升為聊城市民政局局長,但是這時醫生查出他身患肝癌。二零零五年十月,他給醫生磕頭,求醫生一定要挽救他的命,說自己有的是錢,不想死。他花一百多萬元的醫療費換了兩次肝,但無濟於事,於二零零六年五月結束了罪惡的一生,時年五十八歲。

4.張海清,縣委副書記劉明星的秘書,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被提升為東古城鎮鎮長。他以六千元的獎金鼓勵陳保柱等人跟蹤盯梢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綁架了徐增霞、徐學記、王風芝,後來他三人被非法勞教。由於他不知悔改,三十六歲即遭惡報,得了高血壓和糖尿病。

5.許蘭嶺,高唐人,自二零零一年初到二零零七年夏在冠縣任政法委書記,積極鎮壓法輪功,罪大惡極。在他任期內,冠縣先後有近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十多位被迫害致死,數以百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數以千計的學員被綁架、非法關押,尤其在二零零二年春天,他連幾歲的孩子和八旬高齡的老人也不放過。冠縣法輪功學員曾多次勸他不要迫害好人,他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地對勸善人打擊報復。

二零零五年中秋節,不知許蘭嶺聽到了甚麼內部消息,還是怕迫害法輪功的罪責有一天真會落到自己頭上,他多次洗白自己,說冠縣所有被報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是縣委書記宋文明簽的字。但是,罪責是推脫不掉的。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晚,許蘭嶺年僅二十二歲的獨子許林曉在一飯店門外和人鬥毆時,身中十一刀,有一刀直入心臟,當場死亡。二零零七年底,人們看到許蘭嶺已脫相,幾乎認不出來了。

6.馬國強,公安局刑警隊副隊長,他母親煉法輪功,而他卻積極參與迫害,曾電擊法輪功學員張廣寶。他在交警隊當臨時工的長子馬賽也是個橫行霸道的頑劣之徒,經常勒索司機的錢財,很多司機都很討厭這個仗勢欺人的毛頭小子。二零零六年一天晚上,一輛三馬車將馬賽撞死,他年僅二十三歲。

7.孫秀敏,祖籍南陶鎮張查村,原是冠縣廣電局一名普通職工,曾練過法輪功,為了表白自己與法輪功脫離關係,迫害法輪功學員更甚於他人,為此,她成為當地「六一零」辦公室副頭目。她迫害好人,殃及家人。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八日晚,她的丈夫王書剛騎摩托車回家時,在路上發生車禍當場死亡,可憐她年紀輕輕就成了寡婦。她的妹妹孫秀君是法輪功學員,勸她趕快清醒別再助惡為虐了,她卻執迷不悟,仍給惡黨賣命。

8.杜斌,男,三十五歲左右,原梁堂鄉派出所警察,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在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升為公安局治安大隊副隊長,這幾年,他把梁堂鄉搞得雞犬不寧,特別在零八年奧運期間,有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他綁架。

杜斌結婚後妻子多年不孕,經多方醫療,好不容易生下一子,他不知為後代積福,瘋狂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三月二日上午,公安局長石寶生在公安局召開會議,要加大對法輪功的迫害力度。杜斌又準備甩開膀子大幹一場,殊不知一場惡報正在等著他。三月三日晚飯後,其妻子帶著兒子外出散步,在建設銀行南與汽車相撞,他妻子被撞出十幾米開外,當場死亡,兒子頭部被撞成重傷,送濟南醫院搶救。三月五日,在他將妻子遺體火化時,同時收到了濟南醫院下的兒子病危的通知書。昔日瘋狂迫害,今日哀嚎慟哭,這就是迫害法輪功的下場。

9.許長進,一九九九年時任縣檢察院檢察長,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將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不僅自己股骨頭壞死遭到了現世現報,其獨子許剛於二零零四年得了腸癌,花三十多萬元做了手術,幾個月後死亡,年僅三十歲。

10.蘇連春,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在公安局刑警隊當臨時工,積極開車拉著刑警抓捕法輪功學員,遭現世現報,其二十三歲的獨子於二零零七年三月和人鬥毆時,被人連捅數刀,當場死亡。

11.任謙元,冠縣縣委副書記、人大主任,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得胰腺癌,他疼痛難忍,徹夜哀嚎,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死亡。

12.趙曉東,冠縣電視台女播音員,在電視上攻擊法輪功長達九年,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她在家中做飯時灶具無故起火而毀容,做了三次手術還不敢見人,再次上鏡已無希望。中央電視台廣播員羅京被中共利用在電視上放毒攻擊法輪功,罪業彌天,現已成為「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犧牲品。萬事皆有因緣,趙曉東和羅京一樣都是被中共利用的工具,都遭惡報,這怎能說是偶然的呢?

13.朱繼武,甘屯鄉黨委書記,迫害甘屯鄉法輪功學員還沒幾天,在二零零一年陰曆正月底,朱繼武在開車往濟南的路上被碰傷造成骨折,車輛報廢。

14.許正師,檢察院副檢察長,分管起訴科。二零零零年他曾參與將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二零零四年,一天晚飯後,他到西環路散步時,被車擠到路邊撞倒,多處骨折後又得腦血栓,只得慢慢品嘗他因迫害法輪功而種下的惡果。

15.梁法中,縣公安局刑警隊警察,四十來歲,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上開車鑽到一輛大貨車底下,當場死亡。

冠縣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實例還有很多,今天就列舉這幾例。

可能有人不相信這些人的惡報是迫害法輪功所致,因為沒有迫害法輪功甚至看上去很好的人也會得病也有遭難的。其實每個人遭的難都是今生或者前世做的惡,沒有迫害法輪功,做過其它的壞事也會遭報。天理是公平的,所說的因果報應其實就是平時人們常說的「因為……所以……」。而迫害法輪功是最壞的事,他們的惡報與迫害法輪功有著必然的關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