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干擾兩三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最近,看了一些同修在勞教所等黑窩裏被嚴重迫害的文章,心裏很是傷痛、難過。除加大了向邪惡黑窩發正念的力度,我也一直在想,被迫害的同修為甚麼不反制惡人呢?也許身在黑窩外的我難以知道裏邊同修的艱難,但我想,這與同修在正念制止行惡方面的認識有漏或認識不清有關。這裏主要談我經歷的幾次正念破除邪惡干擾的事例,意在提醒同修,我們是有能力的。

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下午,我家突然接到轄區派出所電話,是找我的,讓我在過年這幾天,每天都要給派出所打電話。我心裏挺奇怪,家人都修煉,為啥專門找我呀。放下電話後,心想絕不能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和指使,但馬上又一個念頭出來了,「我不給他打電話,他們綁架我怎麼辦?」心裏七上八下。想著要流離失所,又怕親人不理解。這大過年的,就因為不給派出所打個電話,被綁架或就此流離在外,親人們會怎麼看待大法,別因此毀了這些眾生啊!

就在我考慮眾生安危發愁時,突然一個正念出來了,「迫害是另外空間邪惡指使的,直接清除這些根本的邪惡因素。」我一下精神起來了,對呀,人甚麼也不是,都是另外空間邪惡的操控。看看整點快到了,我馬上發出強大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迫害我及眾生的邪惡。發正念過程中,天目裏一閃一閃的,我知道另外空間一定是一場正邪大戰。這一夜,我發了幾個整點的正念,其實,從正念一出的那一刻,我已經知道結果了。第二天,我都忘了需要打電話的事了。

還有一次,我偶遇一位同修,她很緊張的把我叫到一邊,說:「你搬家吧,你寫的自己被迫害的文章,同修A存電腦裏,現被綁架,電腦被邪惡搶走了。」有了上次的經歷,我很鎮定。我微笑著說:「你也寫了,你搬家不?」她說:「我不能搬家,我這跟兒子一起住,沒法搬,你租的房,就換一處吧。」我說:「你不搬,我也不搬。咱回去發正念吧。」

回到住處,雖然鎮定,但我也知道事情的重大,牽扯的同修很多,不擺平此事,損失會很慘重。我坐定就開始發正念,瞬間,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我體內發出,我也感到身體變的很大很大。第二天,我去這位同修家,她很高興的告訴我,「不用搬家了,聽說那個電腦加密了,惡人甚麼也沒發現。」

還有一次,「七一」前一天,社區搞活動歌頌惡黨,在我家樓下室外搞「聯歡」。我一想,我得負起責任來,不能讓其毒害眾生。我馬上坐下發正念,不一會,觀看的人群中有人起哄,很快,天又下起雨來,結果,「聯歡」不歡而散。

寫出此文,是真心的希望同修們能很好的運用神通。師父經文《正念制止行惡》發表已經很久了,迫害還那麼嚴重,很多同修還在黑窩裏無奈的承受著,我們的神念呢?師父要我們神路行,要我們修成神,我想在這方面我們也要儘快走好、走正。

建議與正在被迫害同修有聯繫的同修,把師父的經文《正念制止行惡》給他們送進去,也許對他們會很有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