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大法弟子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有這樣一些同修,他們平平常常、穩穩當當、不聲不響;他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他們不怕吃苦、不畏險惡、默默的做著師父叫做的三件事,用在實修中修出的堅定正念解體著邪惡,救度著眾生,兌現著史前誓約。

同修甲,七十歲,一九九五年得法。這裏介紹她三個故事。

1、腰椎骨折,當天就能打坐煉功,一切均能自理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同修甲不小心在路上滑倒,摔的很重。當時有個路人要扶她起來,她說:「我沒事兒。」自己一轂轤就站起來了,可是卻一步也走不了。她的兒子把她背回家。當時腰疼的非常厲害。她想:「我是大法弟子,雖然腰摔了,可是腿沒毛病,我要打坐煉功。」別的甚麼都沒想,把腿一盤煉起了靜功。腰怎麼疼她都咬牙堅持。慢慢的她明顯感到了法輪在傷處呼呼的轉,全身特別輕鬆,越坐越舒服,就這樣當時整整打坐了一個小時,晚上又打坐了一個小時。

三月五日,孩子們都回來了,商量要送她去醫院治療,她認為不需要。大兒子說:「咱們只去拍個片子,不打針也不吃藥,讓我們心裏有個底還不行嗎?」最後,三個兒子把她送進醫院,直接拍了個片子就回來了,結果是腰椎骨折。

她根本沒把這個結果放在心上,發出堅定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絕不能把自己當病人養!」她堅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第一次上廁所,從臥室到衛生間來回用了四十分鐘。她強忍疼痛,堅持每天煉功、發正念、學習師父新經文,向內找,去執著,去各種不好的心。一週後,她能在室內自由走動,第三週後就能自己下樓,第四週就回到了學法小組,第五週就和同修一道出去講真相、做真相了。

她多麼像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表揚的那位同修啊!同修甲兒子單位的領導來看望她時,兒子對其領導說:「我媽原來身體可不好了,就是煉法輪功煉的,現在身體可好了!」那位領導也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是挺好的。」兒子又說:「等我退休後我也煉!」

同修甲用親身經歷證實了大法,產生了用語言說教無法達到的效果。

2、正念一出跟蹤人掉頭逃走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同修甲所在學法小組的幾位同修去一個菜市場講真相、勸「三退」。甲講著講著,發現一個婦女也跟著聽,過了一會兒,甲就給她講,她卻反問甲:「你是哪個單位的?怎麼信這個?」

甲告訴她自己的職業後說:「法輪功祛病健身這麼好,怎麼不信呢?」那人又問:「你老伴是幹甚麼的?他也信嗎?」甲就告訴她老伴也信。這時有同修喊甲,並告訴甲那婦女已經跟她好半天了。甲沒有在意,一邊發正念,一邊繼續給其他人講。後來甲發現那婦女還在跟蹤,甚麼也沒想,回頭迎上去問:「你找我嗎?」那人當時一愣,忙說:「不,不是。」掉頭就往別處去了。那人背後的邪惡因素被大法弟子的正念給解體了。後來聽說那人是某街道的人員。

3、將師父的新經文傳給獄中同修

二零零二年,同修甲的兒子因做真相被綁架並被勞教,他堅決不寫「三書」,遭到了「死人床」等酷刑迫害。那時候,不「轉化」的大法弟子是絕不許家屬接見的。而且警察已經知道甲也是煉法輪功的,但是甲一點怕心也沒有,在兒子被非法勞教期間,她憑著強大的正念,常常帶著一百多份真相資料到住宅區去發,六十多歲的人一次要上下好幾個單元,她也不覺的累。每到接見日,她都提前發正念,去勞教所的路上也是正念不停。在師父的呵護下,她每次都能見到兒子,幫兒子添了正念。

一次,師父的新經文來了,甲背熟後發著正念就上路了。到了勞教所,警察就是不讓見,甲就是不聽那個邪,就是不走,坐在那靜靜的發正念。突然,她自己都搞不明白怎麼就號啕大哭起來,她一生中從沒那麼哭過。警察見此情景,立刻給其上司打電話說:「有個老太太哭的不行了。」結果就讓見了。(顯然是師父在幫她)可是,接見室裏有攝像頭,接見雙方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在警察的掌控之中,而且兩人中間隔著個大桌子,小聲說話根本就聽不見。然而,甲抱著「無論如何也要把師父的新經文告訴兒子」的堅定正念,使局勢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就在她和兒子不約而同都站起來的一瞬間,後邊有人大吵大嚷的打了起來,這突如其來的吵鬧聲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了。甲快速的把師父的新經文背給了兒子,而且背了三遍。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