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忍無恥的灌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一般來說,對老人、幼兒或病人適當的加餐是對當事人的愛護和照顧,可是,當「加餐」在中國的監牢裏發生的時候,那可不是對被監禁者的照顧,通常是與酷刑相聯繫的,也可以更直接的說,就是被稱為「加餐」的一種酷刑。

這絕不是危言聳聽,中共邪黨製造和使用酷刑的手段千奇百怪、令人髮指。我們看看實例吧。

在河北女子勞教所,法輪功學員劉麗曾被吊銬九天九夜,受盡酷刑折磨。有一次,惡警劉子維讓人拿來兩大包警察的私人物品強迫她與另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劉炳蘭用手洗。她倆說,別人五點半起床我們就得起來,別人晚十點睡覺,我們還有大量的活沒幹完,已經沒有睡眠的時間了,所以警察私人的東西我們不能洗。

在警察看來,這就等於是「抗拒改造」。於是劉子維帶著兩個打手,先把劉炳蘭打倒在地。劉子維還瘋狂地把她倆的上衣撕下來,對二人赤裸的上身進行羞辱毆打,抄起板鞋沒頭沒腦地往她們身上亂抽。劉子維又找來電棍,專電劉麗的乳頭。她還揪住劉麗的頭髮,掄起電棍就往她腦袋上砸,劉麗的臉和鼻子被打破,鮮血流了一身一地。之後,劉子維宣布要給她倆灌食。

需要指出的是,劉麗和劉炳蘭並沒有絕食,既然沒有絕食哪來的灌食呢?原來這純粹是劉子維為了增加她倆的痛苦而使用的一種刑罰方式。劉子維說:「你想吃就吃,想幹就幹?這叫灌食加餐!」

好一個「灌食加餐」,真是流氓無恥!在勞教所醫院,劉子維等人真的就在二人沒有絕食的情況下給她們實施了這種灌食加餐酷刑。不但如此,把人折磨完後,還對她們每人扣取六十元的灌食費。

在中共的監牢裏,這種灌食加餐的酷刑是普遍使用的,但是大都沒有這樣明確的叫法。惡警們往往在法輪功學員為維護自己的信仰和生命的尊嚴而絕食時,在採取灌食酷刑時故意加大灌食的食物量。這方面的變相「加餐」折磨非常多,我們看兩個例子。

二零零六年七月,四平石嶺子監獄在吉林省「六一零」的旨意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攻堅戰」。長春市法輪功學員梁振興為堅持信仰,以絕食方式表示抵制迫害。以祝家輝、沈全宏為主的監獄惡警,為了折磨梁振興,對他進行粗管子插鼻灌食,每天竟達十遍。

可想而知,這每天十遍的灌食是為了對法輪功學員們「加餐」嗎?那純粹是為了折磨、摧殘人的身體和意志。

我們再來看另一例:

原錦州市九泰藥業有限責任公司退休職工徐慧,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受到極其殘酷的酷刑折磨。惡警對她進行灌食時,把她的一顆牙撬折,還有一顆牙被撬歪。獄醫陳兵把開口器往徐慧的兩牙間狠狠地壓,一直壓到牙根上。每天用開口器撬嘴長達六個小時,拿下開口器後徐慧嘴都合不上,不能講話。後來警察們又換了一種折磨方式,每天衛生所的三名獄醫晝夜輪班給徐慧灌食迫害。每天徐慧被灌食四次,每次被灌兩小盆玉米麵糊加兩飯勺子葷油。徐慧被灌的噁心欲吐,並不斷地打積食嗝。陳兵說:「等豬養肥了好上市。」

這就是勞教所的灌食加餐酷刑。加餐是指人在沒有任何外來壓力下的、符合當事人心願的一種自願行為。可是在中國的勞教所和監牢中,卻完全被用作惡警對法輪功修煉人的殘酷折磨了!

聯合國酷刑專員諾瓦克教授對中國多種多樣的酷刑評價中有一句:「對於酷刑方法的那些創造力發揮到令人厭惡的地步。」看來真是恰如其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