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所說真實不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在這裏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與岳父在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初的神奇事例。

戒酒的故事

在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愛好氣功,潛心研究過周易,能用周易預測人與事。但由此又生出了很多不得其解的問題,如:為甚麼一個人一個命?一個人的一生,甚至整個社會的發展,都是在按事先安排好了的在進行,那麼冥冥之中又是誰安排了這一切呢?周易預測方面的書上又說和尚的命運是測不準的,是改變的,這又是為甚麼呢?等等等等。

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五,我回家看望父母。隔壁鄰居是煉法輪功的,看我父母身體很不好,向我父母推薦「法輪功」,並送來一本《中國法輪功》(修訂本)。當時無事可幹的我便拿起書來翻看,這一看便被吸引住了,因為書中解答了我很多困惑不解的問題。後來的幾天,我跑了多個書店想買書,卻沒買到。

正月初十去姐姐家吃飯,父母這時已開始修煉,聽到我說想看法輪功的書,想修煉,便為我請來了全套大法書籍。接過書我便如飢似渴的看起來。晚上吃飯前,剛剛開始修煉的母親便對我講:「要修煉就不能吸煙不能喝酒。」不能吸煙不能喝酒?當時便把我障礙住了。我在單位是個中層幹部,經常要應酬,一天吸一包煙不止,要不吸煙不喝酒這似乎做不到。這時菜已上桌,姐姐叫我們就坐。姐夫在每人面前放上酒杯,望著放好的酒杯,我心裏想:這不喝酒能行嗎?

姐夫剛拿著酒瓶從廚房內走到門口,姐姐叫他將灶台上的鍋拿一下,姐夫隨手將酒瓶一放。等再出來時,酒瓶找不到了。姐姐幫著找,幾個孩子幫著找,怎麼也找不到。姐姐急了說:你到底把酒放哪了?姐夫說:「真怪!我就隨手放在門口的,怎麼就不見了呢?」姐姐說:找不到就出去再買一瓶去。看著眼前的一切,剛剛才學法的我想:這是不是就是書上說的師父法身點化呢?我趕緊說我正好不想喝酒,我餓了,我還是吃飯吧,說著我自己盛了飯吃了起來。

等剛吃完飯,姐姐便叫了起來:看著酒瓶不在那嗎?順著姐姐所指大家看去,酒瓶就在廚房的門邊,坐在飯桌邊的人都能看見。可當時大家怎麼就是看不見呢?這一下讓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讓我見證了書上說的「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 。因為我看書後動了想修煉的心,這就是佛性出來了,但師父又見我對煙酒還有放不下的心,就通過這種方式來點化我,從此我堅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真假重在悟

我修煉後妻子和岳母也得法。岳父見我們修煉後身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認為這個功法不錯,也向別人介紹,但他自己對修煉、對神佛卻不能相信。

一天我們在岳父家煉功,岳父坐在旁邊看我們煉。他的天目突然開了,看到掛在牆上的師父法像金光閃閃、光芒萬丈,並且法像上師父的眼睛還在動。這下岳父大為震撼,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

修煉後岳父的悟性不高,一次過病業關沒過去,但卻印證了師父的一段法。事情是這樣的:

岳父修煉不久便開始消業,表現是肝部很痛,在家裏痛的很厲害的時候,完全忘記了這是在清理身體,想找我和他兒子來送他上醫院,可怎麼也找不到我倆的電話號碼。便想找隔壁的鄰居送他上醫院。等敲開了鄰居的門,鄰居問他有甚麼事時,他卻突然一點也不痛了,一切「病」狀完全消失。他感到很奇怪,便說只是想找對方聊聊天。鄰居來他家時他精神很好,倆人聊了很長一段時間。等鄰居回家剛一關門,他立刻就又疼痛難忍。面對師父如此明顯的點化,他卻不悟,忍著痛自己上醫院去了。

到醫院彩超檢查,說是膽總管被結石堵住了,從表面看皮膚發黃也是膽總管堵住的表現,要開刀。這時岳父完全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常人,便同意了開刀。開刀那天,打麻藥的是一位主任藥師。就像《轉法輪》上說的「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一樣,醫生給他連打了七針也沒能打進去,醫生連說:真怪,一輩子沒碰上這樣的事。

急得沒辦法的主任藥師只好對我岳父說:我再打一次,如果還打不進去,我就只能給你做全身麻醉了。我岳父還是不能悟到怎麼回事,點頭同意了。結果第八針打進去了。開刀後醫生對岳父說你的病情很特殊,結石不多,不足以堵住膽管,不至於皮膚那樣黃,也不至於那樣痛。這是怎麼回事呢?這也正說明岳父當時病痛不是真正的病,而是消業所至。如果岳父當時能夠承受一點表面的痛,那個業力、那個病灶就能消掉。多少絕症病人因為有修煉的心,病症都好了。

《轉法輪》中說「有一個問題要說清,一般的氣功治病和醫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難往後推移了,推到後半生或以後去了,業力根本沒有動。」由於業沒消去,岳父的肝部以後又出現了很嚴重的病業狀。

我寫出得法初期的故事,望對剛得法或看過法還沒走進修煉之門的有緣人有所啟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