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超常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我得法很神奇。修煉十多年我越來越感到大法的珍貴,我要把我在大法中受益、在大法中的美好和師父的浩蕩佛恩講出來。

我現在每天讀二講《轉法輪》。可在一九九五年得法前,我是一個大字都不識的人,從小因家境貧困,沒讀個一天書,從小就學裁縫,以維持生活。我得法前面黃肌瘦,這麼大的一個人,只有七十多斤,因吃不下飯,經朋友介紹一個單方,即用魚腥草和艾葉熬水泡腳。

那天正泡腳,有一阿姨來做衣服,問我為甚麼泡腳?我就告訴說我吃不下飯等身體不適。這位好心的阿姨就告訴我煉法輪功,問我想不想煉,想煉她可以教我。我當時一聽就覺一震,坐在小凳上說:「我想煉。」就在說的這一瞬間,就感覺我人就像坐在甚麼上輕飄飄的飄起來了,非常舒服。當晚我就隨這位好心人,就是現在的同修李阿姨到煉功點上學動作。也真神奇,當晚就吃得下飯了。李阿姨告訴我: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一定要學法。輔導員請一本《轉法輪》給我,我捧在手上,真是興奮萬分。輔導員對我說:「大法是超常的,你不識字,以後跟大家一起讀,你慢慢會認識字的,慢慢會讀的」。我說:「好!我一定要學會讀。」

就這樣我每天到煉功點跟著同修一起讀,大概一個多月吧,我自己就跟著大家一起讀了。作為一個大字不識的我,這是多麼大的奇蹟,這種神奇只有在大法中才會出現。當然我深知是師父在幫我,是師父的威力。從我會讀法到現在,我一天也沒停止過讀法。迫害開始後不管壓力多大,迫害多嚴重的時期,我都每天堅持讀法。我現在每天除白天參加集體讀一講《轉法輪》以外,晚上在家自己慢慢讀一講,不管白天多累,我晚上一定要堅持讀完一講《轉法輪》才睡覺。

大法是超常的,不管我白天多麼累,晚上讀完一講《轉法輪》也不累了。我現在已八十多歲,每天要幫人縫製衣服或補衣服來維持生活,精力很充沛。我有幾個子女,有的收入很少,有的沒有工作,也沒有多餘的錢給我。他們都明白法輪功真相,都支持我學大法;他們要有空也看師父講法錄像或看真相資料,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人雖然八十多歲了,但走路一身輕,爬山也很輕鬆,縫製衣服也不用戴眼鏡,別人問我怎麼保養的。我就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我就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每天早上煉完功就去菜場講真相,買菜時就給賣菜的或世人講真相,贈護身符、贈真相資料。人們見我八十多歲了,精力這麼好,而且不像八十多歲的人,所以也容易接受真相,接到護身符很高興,還謝謝我,問我要不要錢。我就告訴他們,是大法師父慈悲傳給我們大法,教給我們法輪功。教我們要做好人,才有這麼好的身體。所以我講真相,世人一般都能接受。

我修煉十多年,也碰到了許多魔難,特別是幾次大的魔難,隨時都在師父的保護下沒出任何危險,我深知是師父給我承受了許多。這裏僅舉幾例:

一、有一年冬天臘月間,因我一個人生活,半夜煤氣中毒,當時滿屋子都是很濃的煤氣,半夜就覺著有人大聲叫我:「快醒醒,煤氣中毒了!」當時心裏知道有人叫我,但我人動不得,突然又滾到床下,這一下我醒了,就感到一大股很濃的煤氣,這時我竟能起來去開窗……

等我明白這一切,淚水奪眶而出,是師父在保護我,內心的感激真是無法言表。

在這後一個多星期裏,我鼻子、嘴裏都在往外冒煤氣味,開始還很濃,很大的一股煤氣味。要不是師父保護,換個常人,那麼重的煤氣中毒,早就有生命危險。雖然一個多星期都在住外冒煤氣,可我人一點沒感到不適,照樣吃飯、幹活的、一點不影響。

師父講:「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轉法輪》)

我想,我這不是還了一大塊業了嗎?或許還了一條生命,內心真是太謝謝師父了!

二、修煉不久,有一天晚上回家,我突然絆倒了,一根大鋼管倒在我頭上,壓得夠狠的,就聽那動靜,「噹」的一聲,人也有點蒙了。等我明白過來,摸摸頭,頭上一個包也沒有,只是臉上有點血,劃破了點皮,過後很快就好了。我想,要不是師父保護,鋼管那麼重,換個常人不知壓成甚麼樣了,說不定就一命嗚呼了,可我只臉上出了點血,當時我也是淚水直淌,內心對師父的感激真是沒法形容。

三、一九九五年我得法那年,過年的時候點蠟燭,燭花突然燃起來了,火竄一尺多高,牆壁是木板的,我做衣服的案板都燃起來了,火竄那麼高,而且越竄越高,當時我一點都沒害怕,用濕透水的濕布裹在雙手上撲啊撲啊,把這麼大的火撲下去了,電線雖然燒斷了,火也被壓下去了,也沒出危險。我當時撲火時心裏想師父會幫助我的。要不是師父幫助,這麼大的火,連電線也燃起來了,有多麼危險。

四、師父講一人煉正法,全家要受益,實踐使我真正認識到一人煉法輪功,確實全家受益。如我大女兒騎個電瓶車,有一天中午,騎著騎著,突然撞到一輛汽車上,又從汽車彈回來,可想撞得夠狠的,可是一點沒傷著。彈回來也沒傷著人,中午路上行人是最多的。我女兒回來跟我講述撞的經過,當時我聽了內心對師父的感恩也是無法形容,也是淚水直淌,要不是師父保護,不知撞成甚麼樣子,而且撞後彈回來也沒撞到人,要是撞倒人也是不堪設想。

我修煉十多年,一直要求自己要不斷精進,才能對得起師父。我一個字不識,不長時間能讀厚厚的《轉法輪》,這是多大的奇蹟,現在我能自己讀下來,而且修煉不長時間就能讀下來,全是師父的幫助,加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