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貴讀寶書 一心修煉登歸途(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黃宇生台灣台北報導)廖曉嵐先生,目前是一家美國公司在台灣地區的主管。有著斯坦弗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電腦科學碩士學位、台灣大學資訊工程系學歷的他,於一九九六年三月聽聞法輪功,四月起上九天班。談到得法的經歷,廖曉嵐說:在網路上看到《轉法輪》及天母公園煉功點的資料,連夜看完《轉法輪》後,天也亮了,他就去煉功點煉功,也就走入修煉了。

'廖曉嵐全家福照片'
廖曉嵐全家福照片

尋尋覓覓惑未解 一朝得法豁然通

年輕時的廖曉嵐在念研究所、當兵期間對修行就很有興趣,接觸過不同的書籍及道場,在尋尋覓覓之間,接觸過的門派、看過的經書並不是很正派,無法真正解開心中的問號,只能表面上接受而不知所以然,並沒有真正找到能修下去的法門。

常人中的哲學雖然好吸收,但還是沒有法可真正修煉。看完《轉法輪》後,他發現以前所認識的都是很玄,摸不著邊,模稜兩可的。他覺得李洪志老師在書裏講得很高、講得很正,就決定要修煉。

廖曉嵐覺得在一開始修煉時,身心有很大的轉變,彷彿空氣中每個粒子都很新鮮,甚至整個人有脫胎換骨的感覺。當時,他到煉功點向輔導員借錄音帶回家聽,幾天內把家裏以前堆的亂七八糟的書本都燒掉。

功名利祿一瞬間 心生真念背真經

廖曉嵐修大法前,曾在不同法門中尋找,他曾想過:五花八門、各種經書這麼多,如果哪一天找到真經,一定要想辦法背下來。看到《轉法輪》後,他覺得書中完整地講述修煉的事情,就想:「把他背下來,從今以後就不用擔心了,因為已經把法裝進腦中。」於是他從《轉法輪》的開篇《論語》、短篇的《精進要旨》等先開始背。

後來開始背《轉法輪》,剛開始第一講背了很久,到一九九七年底都沒背完。而他真正下決心開始背是一九九七年底從長春、北京交流回來後,看到大陸法輪功學員學法的情況,發現當地的學員都在背書。於是從一九九八年一月起他就開始認真地背法,一個月一講,一直到一九九八年七月背完第一次。

廖曉嵐回憶道,一九九七年李洪志師父在台灣講法完,臨行之際,告訴台灣學員可以到長春去看看。廖曉嵐當時去了長春,看到法輪功在大陸的盛況,他們在長春不同的煉功點參加晨煉,也參加不同的學法點。他說:「人真的很多。」

他還記起當時人民廣場上滿滿的學員,還特地讓出一塊地方給台灣學員煉。學員家裏是三房兩廳的公寓,自願設為學法點,一進屋裏,裏外都坐滿人,一個挨一個,每個房間坐得滿滿的,約有一兩百人。當地同修學法時沒拿書,背著學法,廖曉嵐就覺得應該要認真把背書的事情完成,才開始又認真地背書。

那時,除了吃飯、睡覺、工作之外,廖曉嵐其餘時間都在背書,就連起床後刷牙的零碎時間都不放過,半年之後終於背完了。

廖曉嵐表示,功名利祿只是一眨眼,現在了解到《轉法輪》這一部真經的珍貴,可以為生命帶來永遠的改變,就值得把這部大法背下來。他說:「每學一遍《轉法輪》,都會有不同的體會與收穫,沒有一次會覺得學《轉法輪》是無趣的。」

見證法輪大法的弘傳

他表示:「這本書改變了全世界,至少改變了全球上億、在各行各業的法輪功學員,以及他們周圍的環境,讓人類的道德水準維持在好的狀態。」

談到這本讓廖曉嵐動真念背下的《轉法輪》,正式在台灣出版前還有一段插曲。法輪功在台灣弘傳之初,一開始都是向大陸訂書,當時就只有《法輪功(修訂本)》、《轉法輪》(橫式)、《法輪大法義解》、《 轉法輪(卷二)》這四本簡體版。橫式的繁體版《轉法輪》是他根據北京研究會提供的版本一字一句打字出來的,許多學員合力校對,後經北京研究會認可才印刷。

一九九七年開始,台灣學員轉而向香港購買繁體版,一九九八年,才將繁體版授權給台灣印刷。事實上,法輪功從一九九二年傳出至今,根據明慧網統計,《轉法輪》出版迄今為止,在全世界已被翻譯成三十八種語言發行。目前台灣就有超過五十萬人次的買書盛況,可以說無論在海內外,《轉法輪》是極其暢銷的書籍。

這本讓上億人身心改變,道德昇華的好書。到底有甚麼吸引力,可以改變人心呢?

廖曉嵐說:修煉後,最大的改變就是活得比較明白,現在很多人活得較糊塗,因為不知道當人的真正目的為何,在追求名利情中打轉;得法後知道人生的真正目的,會對自己要求得較高一些,活得比較踏實,當明白這些事情後,修煉的目的就不只是健康強身而已了。

同修大法向內找 夫妻矛盾大化小

廖曉嵐表示,修煉法輪功不僅對自己的人生價值觀念有很大的改變,對於夫妻相處的應對也有很大的助益。廖曉嵐的妻子也是修煉人,他說,夫妻是同修對於大原則問題的看法比較一致,如對錢財、養育子女等觀念。但夫妻同修也會有矛盾。可是不同於一般人,法輪功學員對待矛盾會向內找,不像許多人那樣面對婚姻問題沒有互相體諒,彼此抱怨,因此導致現今的離婚率很高。因為一般人面對問題都是從自己的感受出發,意見不合就冷戰、吵架,持續一段時間後累積下來,夫妻關係就很難彌補。

修煉人就不同,爭執的表面現象看似一樣,但是修煉人滿腦子想的是自己是不是有問題,容易站在對方角度想問題,體會到對方的難處,矛盾相對就很快過去了。不然,小問題就會變大問題,甚至導火線,關係就會越來越差。他看身邊親友的婚姻,真正幸福美滿的不多,貌合神離的還不少。如果不修煉的話,他可以想像一定有些無法弭平的爭執或傷口讓他不知所措。

明白人生的意義 希望更多人獲益

修煉十幾年的廖曉嵐,談到身為一位科技人,走上修煉的路後,也樂於和身邊親友分享得法的喜悅。因此,才剛開始上班一個月後,他就介紹許多同事一起來學法煉功。當時,他和一些同仁中午會在會議室一起學法,甚至,老闆娘的家也成了九天班的學法點。

談到法輪功遭中共迫害後,自己修煉心態的不同,廖曉嵐表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修煉就是修自己、提高自己,在法中尋求生命意義,找一個答案,然後和身邊的學員分享,修煉環境較單純。

一九九九年以後,外在環境的壓力大,民眾被中共散布的謊言迷惑,不了解法輪功真相,就必須在面向民眾講真相方面花較多的心力,心情上雖然不輕鬆,但是隨著對法理的認識,越來越真正明白自己的責任。

如今,講真相的形式越來越豐富,從一開始的發傳單到拍攝專業水平的弘法錄像帶,到現在成立媒體等等,學員們都只有一個初衷,就是希望善良人不受中共邪黨的誣蔑宣傳所害,更希望有緣人能有機會認識大法的美好,走進修煉,為自己的人生帶來脫胎換骨的改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