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改變這個社會唯有法輪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一日】在中國大陸北方一個小城市的公園內,每天都有十多個老人(大都是離退休幹部)自動聚集在那裏,他們談天說地,內容五花八門。但最終都會聚焦到一個主題上來,那就是對中共獨裁暴政和貪污腐敗的不滿。我偶爾也參加一回,並把它戲稱為「每日論壇」。

一日,大家又將中共執政以來反右、四清、文革、六四和鎮壓法輪功及從上至下的貪污腐敗歷數了一番。一位老幹部說到:「過去說『隔一個殺一個有漏網的,挨個殺有冤枉的』,現在我看挨個殺也很少有冤枉的了。」一個說:「現在這個社會已經黑暗到底了,誰也改變不了了。」這時另一個明白真相的老人激動地說:「要想改變這個社會,唯有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自從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洪傳於世已經十八年了,十八年,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可能只是一瞬間,可是在這個小小的地球上卻引發了不可估量的震撼。

從一九九二年五月到一九九九年的七月,短短的七年時間中,在中國大陸已經有近億人學煉大法。中國的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到處懸掛著標有法輪圖形的條幅,人人胸前佩戴著法輪章,成千上萬人的煉功場面到處都是。法輪功學員遍布社會各個階層。真像一首唐詩中說的:「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如果不是一貫奉行「假惡鬥」的中共和大魔頭江××,迫不及待跳出來全面迫害的話,可能會有更多的人走入大法修煉的行列。

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首先是祛病健身的神奇變化,只要是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幾乎百分之百都是受益者。國家體總在一九九八年時曾對北京、武漢、廣東等地的數萬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實地問卷調查。在對廣州、佛山等城市的一萬二千五百五十三名學員的調查結果中顯示:被調查的學員中,五十歲以上的人佔百分之五十一點六,患一種以上疾病的佔百分之八十三點四,經過煉功後痊癒和基本康復的為百分之七十七點五,好轉者為百分之二十點四,祛病健身總有效率為百分之九十七點九,平均每人每年節約醫藥費一千七百餘元。

在法輪功學員中得了絕症和其他被醫院「判了死刑」的重症又起死回生的事例已不足為奇。一位法輪功學員說:修煉大法前,他的五臟六腑都是病,每年都得花去數千元醫藥費。修煉後不足三個月,一身大病不翼而飛了。至今十五年了,他沒有向國家報過一分錢醫藥費。他今年已經快六十歲的人了,看上去就像四十歲剛出頭。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人人皆知,就連當年的中共總理朱鎔基不是也說過「讓他們煉去吧,最起碼能給國家減少醫藥費」的話嗎?

法輪大法給人類帶來的另一個神奇變化,就是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在以神傳文化為主線的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和以孔孟之道為核心的行為道德規範被中共邪黨破壞殆盡,在人們大都為了金錢和享樂而不擇手段的索取的物慾橫流中,在人類道德已經下滑到了崩潰的邊緣的時刻。被人們稱之為高德大法的法輪大法的問世,使這一切都得到了扼制和改變。

據明慧網《中共高層在法輪功問題上的分歧》一文中說:「1998年上半年,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到長春視察了法輪功修煉的情況,中央電視台的播報就是一個信號。下半年,由前人大委員長喬石為首的部份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煉功群眾的問題,對法輪功進行了詳細的調查、研究,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中共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1993年9月21日,中國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刊登報導《法輪功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提供康復治療》,稱公安部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經調治後普遍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1993年12月27日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又授予李洪志先生榮譽證書。就公安部而言,從處長、局長到司長,有許多官員本身就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研究會的成員葉浩和李昌原來分別是公安部的副局長和處長。

明慧網所收集的法輪大法的資料中顯示:九三年在中國大陸舉辦的世界東方健康博覽會上,組委會授予法輪功創始人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特別金獎」和「受歡迎氣功師」稱號。九四年八月三日,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頓市授予法輪功創始人休斯頓「榮譽市民」和「親善大使」稱號。法輪功創始人還連續四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亞太人權基金會宣布將今年的特獎「精神領袖獎」授予法輪功創始人。基金會理事在頒獎時說:「當前社會上的各種問題,歸根結底都是道德問題。法輪大法強調精神修煉、道德提升,李先生提出的『真善忍』原則對淨化人類的心靈有巨大的作用。在他的帶領下,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中取得了令人欽佩的成就,更說明李大師是傑出的精神領導者。法輪功學員創立的報紙、電視台、廣播電台等媒體,對維護人權、爭取中國的民主化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

截至目前,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逾一億人修煉大法。其中港澳台達六十餘萬人,印度有八十多所大、中、小學集體學煉法輪功。法輪大法獲得世界各國政府及各界褒獎與支持議案達三千多項。這充份顯示了真善忍佛法的超越民族、國界和時空的巨大威德和感召力。

還有一件讓我不能忘記的事。那是六年前我因為不放棄修煉、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時,有個所長隻身來找我,說和我談談話。我當時帶著警惕的心理反問他:「說真話還是說假話?」他笑著說:「當然是說真話了,這裏沒有別人,你想說甚麼就說吧。」我就把法輪大法的好處,自己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這幾年全家所遭受的迫害,最後闡明了法輪功不是×教,政府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觀點都講給了他。我說的時候他一直靜靜地在聽,最後他說了一句話:「這裏沒有我們的人,我可以和你說一句心裏話:『法輪大法好』誰都知道,『真善忍』這三個字到多會兒也沒有錯。」

事隔幾年後我明白了,為甚麼會有這麼多的生命能夠認同大法?是「真善忍」的力量。「真善忍」是最有力量的,是「真善忍」的力量復甦和加強了生命的良知、善念。

雖然法輪大法的傳出並不是以改變人類社會為目的,也不是為了人類社會的甚麼名利、政權,但是,大法的傳出會使人類社會向好的方面變化,大法修煉者的言行也在帶動著世人的精神和道德的提高和昇華。現在這個社會誰也改變不了了,也是事實,人們明白真相後說出了「要想改變這個社會,唯有法輪大法!」這句話,是因為他看清了法輪大法是最好的,真善忍是最好的,如果世人都能夠這樣認識大法、珍惜大法,這個社會就會從根本上越變越好,一個嶄新的人類社會就會出現在我們面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