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法輪大法福澤我們全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家庭是我們修煉中接觸最密切的環境,怎樣把自己擺放其中做好、走正,讓家人從內心體會到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是無私善良、寬容大度的,那麼我們就必須從身邊點滴小事做起,並且要做的比其他人都要好,只有這樣家人才會信賴你、佩服你。

無論是娘家人還是婆家人,我都善待他們,努力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需要出力還是出錢,我都從不計較,全力相助。從我的身體和精神的變化中,他們體會到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我的母親、丈夫、女兒、大哥、婆婆、公公先後得了法,女婿也看過《轉法輪》,最近我二嫂、弟媳也請了《轉法輪》。我大嫂住在農村,開始被惡黨謊言欺騙,極力反對我們修煉。現在不但支持大哥修煉了,而且還向我索要真相護身符送給親朋好友,真相資料、光盤只要給她,她全要、全看。我們家除了一個人之外,其他四十四人都已退出惡黨的邪惡組織。這是偉大的佛法──法輪大法使我們一家人更加幸福、安康!法輪大法的佛光福澤我們全家!

一、婆婆識字了

我婆婆今年已八十九歲了,一九九八年,她看到我修大法的神奇變化,她也得法了。因為婆婆沒讀過書不識字,所以一開始只能讓老公公讀給她聽或者聽師父講法的錄音帶,就是這樣的一個機緣,老公公也得法了。但是儘管如此,婆婆還是很著急,她很想認識字自己看書。於是只要有時間,她就讓老公公邊讀邊教她認字,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不到一年,一位快八旬的老人居然能把大法書基本讀下來了,只有幾個比較生僻的字不認識,她自己和兒女們都覺得不可思議。婆婆一輩子飽受不識字的痛苦,一直想學識字卻一直沒學會,現在居然能看書了,如果沒有師父的幫助,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通過這件事,也讓家人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識字後的婆婆不滿足於此,她還想練習寫字,想要一個小黑板,剛對我說完這事兒,我還沒來得及給她買,婆婆突然興奮的告訴我:「不用買了,師父給我送了個小黑板!」我一細問才知道,她在外面溜達的時候,居然撿到了一個沒人要的小黑板,而且還挺新的,婆婆高高興興的拿回家開始學寫字。

那時的公公婆婆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所以他們非常精進,只要有時間就學法,無論天氣如何不好,他們每天都堅持去煉功點煉功,努力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他們的身體棒極了,一身頑疾全沒了,每天都幸福的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有一次七十七歲的婆婆包好餃子,七十八歲的公公端著一蓋子餃子,從他們家二樓下來,大約走二百多米再上五樓,給我們送餃子吃,他的步履穩健、呼吸均勻,真讓人感歎大法的神力。婆婆在修煉過程中還發生了一段趣事。一天,婆婆去市場買魚,回來後一稱斤兩不足,老公公就讓她回去找那個賣魚的人,婆婆說:「算了吧,咱們都是修煉的人,別跟他一樣了。」結果,婆婆清洗魚的時候,發現魚肚子裏居然有一隻很大的大對蝦,婆婆驚喜的說:「這是獎勵我們做的好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惡黨開始迫害法輪功,老公公迫於社區街道的壓力停止了修煉,婆婆怕公公上火也隨之不煉了。當時,我真為他們放棄了千載難逢的修煉機緣而難過,但是勸說無用。時間不長,兩位老人舊病復發,身體越來越不好。但是婆婆心裏從來沒有離開大法,她非常想往當時得法的幸福時光,她很痛惜失去大法修煉這段時間。

從二零零七年開始,我們每週二與她一起學法,她學法很認真,時時檢查自己的不足,在她身上繼而又發生了一些神奇的事情。一天,婆婆誤吃了安眠藥,不省人事,被送到醫院搶救,醫生說三、四天能醒過來就不錯了,而且即使醒過來也會對智力有影響,可能會出現老年痴呆的症狀。我急忙拿著MP3趕到醫院,讓婆婆聽師父的講法,不到一個小時婆婆居然有知覺了,當天晚上就醒過來了,雖然一開始意識比較模糊,但第二天就清醒了,一週之後就出院了,沒留下任何後遺症,也沒有出現醫生所說的思維遲緩的症狀。看到婆婆恢復的這麼好,全家人在激動的同時也都覺的法輪功真神了。

還有一次,大概在去年三月份,婆婆突然出現無法進食、呼吸困難的症狀,送去醫院檢查後,經過專家會診被確診為食道癌。由於老人年事已高,已不適宜做手術,只能回家靜養。當時婆婆經常呼吸困難,每天靠吸氧維持正常呼吸,而且由於吞咽困難,每天只能吃一點點食物,她非常痛苦。在得知婆婆的情況後,我九十歲的母親(同修)趕到婆婆家看望,我母親說:「你怎麼不念法輪大法好呢?你念法輪大法好師父不就保護你了嗎?」母親走後不久,婆婆又再次出現呼吸困難,她突然想起我母親說的話,趕緊反覆念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在小姑子手忙腳亂要給老人輸氧的時候,婆婆居然恢復了正常呼吸,並告訴她:「我現在舒服多了,心不堵的慌了,不用給我輸氧了。」從那以後,婆婆再也沒吸過氧,呼吸和吃飯都恢復了正常,食道癌的症狀徹底消失了。

婆婆多次從大法中受益,她非常感激師父,在自己做得不好的時候,經常難過的說:「我又給師父添麻煩了,又讓師父操心了。」全家人在多次見證和體會到大法的神奇後,那些一直質疑大法的人態度也轉變了,也都默默的認可和相信了大法,現在,每次我跟他們洪法的時候,他們都聽的非常認真。

二、母親──誰都不相信她九十歲了

一九九七年二月的一天,在我得法一個月後,我的母親也有幸得法了。十幾年了,我對那一天仍然記憶猶新,那時母親因為動遷暫住在我姐家,我打電話讓母親來我家學法,一開始她不想來,因為她的眩暈症又犯了,在我再三勸說下,她才答應過來。二月的北方仍是隆冬時節,但那天卻溫暖如春,陽光明媚。母親來後,我們剛剛讀了一會兒法,她的頭就不暈了,而且感覺頭頂上像有很多小針在輕輕的紮,不一會兒她驚訝的告訴我,她眩暈的感覺沒有了!從那以後,母親的眩暈症徹底消失了,再也沒犯過。

以前的母親身體很弱,經常轉個身就天旋地轉的,如今她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如獲至寶。從那天開始,母親每天學法煉功非常精進,只要有時間她就壓腿煉雙盤,一開始疼的很厲害,腿怎麼也搬不上來,憑著堅強的毅力,幾天的功夫母親就能雙盤了,不久就能雙盤一個小時以上了。母親的根基很好,有時看到我雙盤腿疼的樣子,她說:「我雙盤腿一點也不疼,就像在空中飄一樣,非常舒服。」母親學法很入心,一坐就是幾個小時,周圍的任何干擾似乎都影響不了她。

母親非常珍惜得到大法這一機緣,嚴格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回遷之後,母親和孫子一家三口住在一起,年輕人和老人生活在一起,生活習慣上的差異很大,當孫子、孫媳婦說話衝撞她時,她也不往心裏去,一笑了之。母親從不認為:你住我的房子你要聽我的、照顧我。她十幾年如一日,每天收拾家、買菜、做飯,還幫孫子一手帶大了重孫女,每天都是樂呵呵的。有時,也有心性關過不去的時候,但我和她簡單一交流,她馬上就明白了。

母親修煉至今十四年裏,從沒吃過一片藥,沒上過一次醫院,過去風一吹就要倒的大病號,現在九十歲的她,仍然是腰板挺直、步履輕鬆、精神矍鑠、滿面紅光,連頭前面的白髮都變黑了。母親修煉法輪大法受益了,她時刻牢記師父告訴弟子救人的使命,只要有機會她就現身說法,以她獨特的方式救人。老太太長得慈眉善目、笑容可掬,誰見了都喜歡跟她說話。每次有人問起她多大歲數時,母親都讓他們猜,沒有一個人能猜出她已經九十歲了,都以為才七十多歲。每次,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眼神和驚訝的感歎聲中,她會拿出隨身攜帶的護身符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煉的,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會得福報的。」無需多說,沒有人不相信。很多次,當我遇到這些人,他們還是會向我不斷的感慨:「你老媽身體太好了,真的一點也不像九十歲,這個法輪功真厲害!」

母親修煉大法堅定不移,信師信法不動搖。在惡黨剛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母親到煉功點煉功,有人過來說:「老太太,不讓煉了,回去吧!」我母親說:「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了?不讓煉我回家煉!」回家煉功後,她堅修的信念絲毫沒有動搖,一天也沒耽誤學法煉功,而且始終正念正行,從不懼怕邪惡。她逢人就說法輪大法是修佛的,千萬別反對,結果一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到了派出所。有一天派出所來了兩個警察到母親家,一進門就問:「老太太,聽說你煉法輪功,上面不讓煉了,你怎麼還煉?」母親一點也沒有害怕,她笑呵呵的跟他們說:「法輪功是修佛的,是教人向善,你們別信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我以前就是個藥罐子,現在八十多歲了,甚麼病都沒有了,你們就看我,你說這個功好不好?」就這樣,派出所的人被我母親說得心服口服,走之前,悄悄的跟我母親說:「大媽,這功還真不錯,你好好煉吧!」從那以後,他們再也沒來騷擾過。

三、大姐遭遇車禍,安然無恙

我和母親修大法後,我想讓我姐姐也跟著一起學,但是姐夫在政府機關工作,他已經知道中共惡黨正在準備迫害法輪功,所以堅決不讓姐姐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惡黨迫害法輪功後,姐姐特別擔心我和母親出事(她特別孝敬母親,也很疼我這個妹妹),加之姐姐也非常了解惡黨整人的凶殘手段,所以只要我和母親一提法輪功,她就非常害怕,根本不讓我們往下說。

經過多年我和姐姐交流,姐姐的態度慢慢轉變了,因為她畢竟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大法在我們一家人身上的神跡。從二零零五年開始,我經常勸說姐姐退黨,但她一直都不表態,並說:「這件事你不要再和別人提,要叫你們領導知道了,你的工作就別想幹了!」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去看姐姐,當我再次跟姐姐談到退黨的問題時,她猶豫了一會兒,居然同意了;我給她孫子護身符,教孩子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時候,姐姐微笑著也不阻止了;我用MP3放大法弟子歌曲給孩子聽,姐姐還囑咐孩子:「MP3可是你姨奶的寶貝,千萬別隨便動給弄壞了。」

姐姐的轉變讓我很欣慰,但我還是能感覺到,她對大法還是有點半信半疑的,直到發生了後來的那次車禍,才讓姐姐對大法徹底信服了。二零零八年的夏天,姐姐帶著孫子到樓下玩耍,小孫子尿急,姐姐趕快抱起孫子跑到路邊撒尿,就在這時,停放在路邊的一輛轎車突然倒車,一下子把姐姐和小孫子撞倒在地,車後轂轤從姐姐的大腿上和孩子的腳脖子上同時碾了過去,這時司機才發現,趕緊剎住了車。經醫院檢查,六十多歲的姐姐和兩歲多的小孫子只受了點皮外傷,骨頭一點事也沒有,如果按照慣例,粉碎性骨折是必定無疑的了。拿到檢查結果之後,我甚麼都沒說,姐姐心裏也明白了,這肯定是因為她們知道「法輪大法好」、姐姐退了黨才躲過了這一劫。經過這件事情,姐姐對大法深信不疑了,她在家靜養時,我把MP3拿過去讓她聽師父講法,她聽的非常認真,一直聽到電池沒有電為止。現在,我每次和姐姐談到大法,從她認真傾聽的表情和眼神中,我知道了姐姐終於從內心相信大法了!

四、大哥癌細胞消失了

記得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大哥被確診為鼻咽癌晚期,而且腦後顱骨也已感染上,整個一個人的精神全垮了,六十多歲的男人整天以淚洗面。他住在城鎮,醫療條件不太好,我想藉這個機會讓他得法吧,因為只有師父能救他。我和丈夫決定把大哥接到我們家住,陪他治療,與他一起學法修煉,我堅信大法在他身上一定會出現奇蹟。大哥放療的第三天,半夜裏突然鼻子大出血,等他再躺下睡著時,一個聲音告訴他:「你鼻子裏的東西吐出去了。」當大哥告訴我時我真高興,但是大哥卻很擔心,因為治療前大夫再三囑咐:放療過程中如果鼻子出血,很可能是腦血管破裂,要立即送醫院,否則會有生命危險。我考慮到大哥的承受力,於是陪著大哥去醫院檢查,但是大夫怎麼也找不到那個瘤了,她十分驚訝。我悄聲告訴大夫:「我大哥修煉法輪功了。」接著我把整個過程講給大夫聽,大夫連聲說:「法輪功不錯,許多人煉了病都好了,叫你哥堅持煉吧。」我聽後心裏很高興,大哥聽後更有信心了。

雖然瘤沒有了,但是癌細胞還存在,大哥的心總也放不下,我經常與大哥交流:「這些咱們都不去理它,都是假相,你把心放下,總想著這個病能好嗎,你把自己交給師父管吧,多學法,好好修煉,許多重病號修大法都好了,你要能橫下一條心修煉也能好。」大哥對病很難放下,而且他也剛剛修煉大法時間不長,對他要求也不能高了,我一邊陪他放療一邊與他一起切磋、修煉,慢慢的大哥的心也平靜下來了。別人放療最後水都不能喝了,瘦的皮包骨頭、有氣無力的,凡是放療白血球都會降得很低,而我大哥放療的點數是其他人的三倍,很多病友放到一半就不能繼續了,而我大哥卻沒有出現他們的情況,並且很精神,飯照舊吃,走路也有勁,白血球指數比正常人的還要好。病友們都覺得很奇怪,紛紛問我:「給你哥吃甚麼靈丹妙藥了?」我告訴他們:「因為我哥修煉法輪功了。」我送給他們真相護身符,並勸他們退黨,大多數人很快就接受了。

兩個月陪大哥放療,家裏客人不斷,但我家的學法小組一次也沒有停過,大法真相資料照做不誤,救人的事一點也沒耽誤。

一年後,醫院通知我哥複查,當超強磁共振結果出來時,上面寫著:過去的病灶現在全部消失。這雖然是意料之中,但是也很難抑制當時我激動的心情。我向家人訴說著大哥治療過程中出現的奇蹟,講述著大法的美好與神奇,家人也被這一切震撼了。我周圍的親朋好友經常說:「是你救了你哥的命啊。」我告訴他們:「是法輪大法救了我哥,是李大師救了我們全家,你們誠心誠意的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也會遇難呈祥的。」

現在,我大哥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已經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得過癌症的人了,癌症引起的頭劇痛、無法入睡的症狀也消失了,而且在得病前,大哥身體很虛弱,三天兩頭感冒發燒,現在周圍人有病了,他也沒事。現在他紅光滿面,走路輕鬆,性格也開朗了許多。

五、大法的神奇令我驚嘆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四個年頭了,在我修煉過程當中,出現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在我生命的深處,我能感受到得法的不易和珍惜這一機緣的重要。

一九九七年一月二日,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一天。那一天,我第一次聽師父講法,也是那一天,我決定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這條路。在此之前,我沒接觸過任何功法,對修煉的事情一無所知,完全是出於好奇,我跟同事要了一套《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像帶拿回家看,當時心裏還在想:法輪功到底講的是甚麼?沒想到只看了一會兒,很多糾結在內心深處、自己一直沒有想明白的事情,經過師父深入淺出、通俗易懂的講述,突然間豁然開朗,我的心開始激動起來,當時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這個法講的太好了!就在這時,有一種力量將我的頭往後拽,我坐正後又往後拽,這樣反覆了幾次,當時心裏真有點緊張,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等我再摸摸脖子,居然發現脖子舒服了,頸椎骨質增生的疼痛感瞬間消失了。緊接著,腰椎骨質增生和兩個膝蓋骨質增生處就像竹子拔節往上長一樣,「噌、噌、噌」的直動,腰和兩個膝蓋也舒服了,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只記得自己被驚的目瞪口呆。折磨了我很多年、到處求醫問藥都沒有治好的頸椎、腰椎和膝蓋骨質增生的老毛病,卻在短短幾分鐘內師父就給治好了,簡直是太神奇了!至今我仍然能夠感受到當時內心的激動,我想告訴所有我認識的人,你們都來學法輪功吧,能得到這個功法實在是千載難逢啊!

從我修煉的那天起,師父的法身就一直呵護著我。在我剛剛接觸大法時,每天下班我總感覺到腰上彷彿綁著一條帶子,師父在前面拽著我往家走,好像在說:快回家,抓緊時間學法。我就像一個頑皮的孩子,身子往後使勁,不情願的隨著師父往家走,這種感覺至今記憶猶新,現在一想起來真有點臉紅。

我第一次隨大家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時,看著看著,電視機上面擺放的師父法像放著金光,一閃一閃的,我當時又緊張又激動,心都要跳出來了。偷偷的看看其他同修,大家都很平靜,我想:是不是我的眼睛花了,當我再看時還是那樣,同修知道這件事後,興奮的說我:「你太有福了,你根基真好。」因為我剛剛開始學法,還不太明白此話的真正含義,只是傻傻的笑著。

第二天,我隨著大家一起去同修家看師父來我市與學員的合影,看著看著,突然感覺肚子裏開始轉動,我使勁摁著肚子不讓轉,摁不住,轉的更厲害了,這時肚子從裏到外一起轉,我根本控制不了,我摁著肚子來到外屋,我問同修這是怎麼了,同修高興的對我說:「師父給你下法輪了,你回去看看書就明白了。」我莫名其妙的自語:法輪是甚麼呢?師父給我下法輪幹甚麼呢?太多的疑問,太多神奇的事,在大法中我都找到了答案,那時的我只有一個念頭:我要跟著師父一修到底!

從得法那時起,師父時時呵護著我、點悟著我。記的在我得法大約有一年多時,因平時修心不夠,人的東西太多,把名利這些東西看的還比較重,本來屬於自己的榮譽證書卻被改成別人的名了,自己怎麼也想不通,心裏憤憤不平,琢磨著怎麼把屬於自己的榮譽要回來,明知道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應當淡泊名利,珍惜這次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可是就是過不了這一關,坐著、躺著都想著這件事。就在這時,四歲的小姪女來我家玩,圍著我身前身後的轉,突然她笑著對我說:「二姑,你肚子裏有個小孩,長得真好看,真漂亮。」我當時一驚,難道我修煉出元嬰了嗎?師父借她的嘴告訴我這件事情是幹甚麼呢?我突然悟到:這不是叫我去名利這個執著心嗎,元嬰都修出來了,還把人中的名利看的這麼重,修的太差勁了。就這一瞬間,這個心就放下了,心一放下,緊接著不長時間上級領導就給我送來了榮譽證書。現在回想起來真慚愧,就過這麼一個小關讓師父操了這麼多心。

在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我去外單位辦事,正走在馬路中間,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當時腦子裏根本沒想這是在馬路中間,要注意來往車輛,扭頭就往回返,這時一輛轎車正急速的往前開,司機做夢也想不到我會突然返回來,急剎車根本就來不及,車頭衝著我就奔了過來,我一看傻眼了,只有趕快往路邊跑,別無出路。當時我穿著裙子,腳上穿著高跟鞋,根本跑不快,車直著朝我開來,可我卻橫著在馬路上往路邊跑,可想而知其危險程度,神奇的是不管車開的怎麼快,我跑得多麼慢,我和車之間自始至終總是相隔一尺左右距離,當我一步登上人行道時,轎車「噌」的一下與我擦身而過,開出去約五米遠停了下來。如果沒有師父保護我早就沒命了。

師父啊,謝謝您!您給我和家人的恩澤幾天幾夜也說不完,弟子唯有聽師父的話,精進實修,在有限的寶貴時間裏,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隨師父回家!

在此弟子叩拜師尊!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