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修煉路上證實著大法的美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失落的人生

我當年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非常沮喪難過。還好,那一年正趕上了省統一公開招聘鄉鎮幹部,就去應聘,筆試、面試都名列前茅,這在當時的八十年代,農家的孩子總算跳出了農門,親戚同學們都為我祝賀,全家人都為我高興,失落的心情得以撫平。然而準備分配時,卻沒有了我的名字,我不相信,就跑到當地政府問,未得到結果;又頂著狂風跑到市人事局,剛好面試考試的那位考官認出了我,他似乎知道我去的目的,拿出了我的資料,告訴我,我本是市裏重點錄取對像,並委婉的告訴我有人做了手腳,錄取的事不好辦了。當時的心情只有自己能夠體會,但還是想知道為甚麼會是這樣的結果?事後得知,原來是女副市長的乾兒子頂替了我,這人的文化課考試平均成績只有四分(百分制),還是當地的地痞無賴。我的理想之夢被無情的現實擊碎了,心情從此變得更加失落,似乎看破了紅塵。

以後參加了工作,更親身體驗到了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時常想一個問題:人生的目的到底是為了甚麼?難道只是「生老病死,為私為利」這樣一條法則在循環嗎?我曾苦苦的思索過,實在不願面對這樣的現實,可茫茫人海中小小的我只能像飄搖在大海中的小船隨波逐流了。

結婚生子後落了一身病,天天難受還查不出病來,丈夫做生意,把家中的積蓄全部賠光,從此我的脾氣越來越暴躁,整夜失眠,身體也越來越差,更加抱怨命運對我的不公。

喜得大法,身體淨化

一九九五年回家過年,聽人說有一種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還不收錢,自己當時有點不信,哪有這樣的好事?一天,婆婆在路上碰上一位大娘向她弘法,婆婆當時也想學,就把我單位的地址告訴了她,叫大娘有時間去找我。回家婆婆對我說了這事,我非常高興,天天盼著那位大娘來。大約過了三個月,那天婆婆有事去我單位,那位大娘也正好去找我,婆婆認出了大娘,說:「太巧了,我來你也來了。」大娘叫我下了班到她家去。我和丈夫下班後到了她家,心中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大娘和她的女兒告訴我們,學的這種功法叫法輪功,他教人修心向善,並且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大娘還告訴我們,她本患骨癌晚期,學功後僅幾天身體就神奇般康復 。我聽得入了迷,那晚上簡直不想回家了。幾天後,我們看了師父在濟南的講法錄像,請到了一本《轉法輪》,當我認真讀完,馬上被師父那無窮深奧的法理折服了。我徹底明白了人活著的目的是甚麼,懂得了許多想明白而不得解的問題,感覺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喜悅地跳躍,人生觀徹底發生了改變,決定走修煉之路了。

當我在學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肚子突然像刀絞一樣痛,同修說我很有緣份,自己知道是師父在給消業,當時也沒害怕,跑去廁所便了十幾分鐘的膿血,就一點也不疼了。又過了一段時間,晚上突然連拉帶吐,一晚上倒了七痰盂,早上起來一切恢復正常沒耽誤上班。就這樣每隔一段時間,師父就給我消一次業,大約過了兩個月,我的皮膚病、失眠症、乳腺炎、腰疼、胳膊疼,特別是胃裏天天難受還查不出毛病的症狀都神奇般康復,滿臉的妊娠斑也消失了。我變得紅光滿面,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從此再沒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次針,脾氣變得不再暴躁越來越溫和了,家裏親人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陸續有十幾人得法修煉。

心性昇華

師父在法中要求我們真修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師父的這段法時時浮現在我的腦海裏,平時嚴格按師父的要求對待每個人,做好每件事。

單位裏有些不記賬、流動性大的物資,如果誰需要了,隨便拿隨便用;辦公室有電話,大家不管公事私事都用它,儘量省自己的話費。可我自從修煉以後嚴格要求自己,對公家的東西不貪不佔不拿。

單位經常發雞蛋、肉等福利,每次都有破雞蛋和肥肉膘,誰都挑好的拿,我每次都等大家拿完了,要剩下的那份。時間長了有的同事看不慣,她們拿時總是給我也挑一份。我首先謝謝她的好意,說:「師父要求我們煉功人做事先考慮別人,做到先他後我。」大家看我總是這樣,再分東西誰也不再挑挑選選,都從邊上挨著拿了。

除在利益上不再爭鬥,在工作上更是兢兢業業,領導怎麼安排怎麼幹,從不計較,僅舉一例。有一次,同事生病住院做手術,領導為難了,人手少,工作沒法安排,於是和我商量,準備把同事的一部份業務讓我接手,我和同事的帳務都很嚴謹且繁雜,看領導為難,二話沒說:「把同事業務都交給我幹吧。」沒想到同事竟一連四個月沒上班,我毫無怨言幹了一百多天,中間沒出一點差錯。那時候孩子小,沒辦法便讓母親照看著,很長時間見不上孩子一面。領導很抱歉地對我許諾,同事一上班,就讓我歇個夠。同事上班後,我考慮到她身體剛恢復,打算歇完每月的八天法定休息日就上班,不能按領導安排的歇個夠。

誰知剛歇了四天,單位就派車把我接回,說找我有事。剛到單位,領導在他的車裏降下玻璃,探出頭,劈頭蓋臉罵了我一頓,並且揚言還要向上級反映把我開除。由於平時我業務熟練他很器重我,這會兒不知咋惹他發這麼大火,我牢記師父的法努力把握住自己的心性,一言沒發,等他發完火,笑著走到他車前:「您先別生那麼大氣,對身體不好,我哪兒做錯了嗎?如果有錯,您儘管指出,我一定改正。」他一聲沒吭,開車走了。同事們都為我憤憤不平,可我想:多虧師父教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才會無怨無恨地這樣坦然,要在學法以前他這樣對我,我非得和他理論到他的上級不可。又過了幾天,單位開職工大會,領導在大會上點名表揚了我,過後對我也特別關照,有時還問我些修煉的事。我用行動證實了大法,從此該領導對大法有了更新的認識。

大法蒙難 弟子講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江氏集團利用電視、報紙、廣播等媒體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對大法和師父造謠、誣陷。大法弟子們因為親身驗證了大法的美好,知道中共媒體全是造謠中傷,都想把自己的親身感受告訴政府,澄清事實,還大法和師父清白,便陸陸續續的到北京上訪,可北京早已派駐了全國各省、市、縣的警察和官員,大法弟子們根本沒有上訪的機會,信訪局形同虛設,那裏也布滿了警察,一批批上訪的大法弟子被警察押回當地,有的被關進看守所,有的被高額罰款,有的被開除公職,有的直接勞教或判刑,就是在家沒去上訪的也強制寫保證書並且實行株連制,各村、各單位強制大法弟子看誣蔑大法的電視,幾乎所有的世人都被這鋪天蓋地的謊言矇蔽了,我感覺整個天空都被攪黑了,沒有一絲亮光。

為了早日讓世人明白真相,還師父和大法清白,大法弟子們不斷利用各種形式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每個大法弟子的艱辛付出豈能一篇文章書寫的了?自己清楚的記得二零零一年,我市有兩名大法弟子被惡警活活打死,另有一名被打成重傷,當時手中有幾份曝光這樣迫害的資料,沒有複印設備,大家很著急。惡人給複印部下了通知,不准為法輪功印製任何材料,所以即使多花錢他們也不敢複印。為了讓更多的世人看到真相,揭露迫害,我決定從湊好的買房款中拿出九千元做資料,高額找人複印,一老年同修費盡周折托熟人,求著人家複印了一千多份,僅一次就花了三千多元。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大法弟子想盡各種行之有效的辦法,現在不僅能群發短信、製作光盤、印製彩色資料,還能用語音電話講真相了。起初的時候,非常艱辛,但只要能講真相,我們都努力的去做。開始沒有現成的粘貼標語,我們就自製:用農村澆地的塑料水袋,在上面工工整整的寫上「法輪大法好」;再後來用電腦打好字,放在塑料水袋上,再按筆畫把水袋刻空,這樣簡易的模具就製成了,模具有大小兩種,大的貼在電線桿上,用自噴漆輕輕一噴,製成的標語美觀大方,世人容易接受;小模具用於製作單面膠標語。我們利用空閒時間做好,晚上騎摩托車到偏遠的農村去,走街串巷,噴貼標語、發放資料,有時一晚上能跑幾個鄉鎮。十年多來,自己也不知走過了多少鄉鎮村莊,為世人送去了多少真相資料,但我有清楚的一念:無論走到哪裏,真心期盼看到真相的世人都能得救。

法徒遭磨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大法弟子們為了揭露迫害講清真相,經歷了前所未有的魔難,全國已有三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僅我市我知道的就有四人被活活打死,三人失蹤,一百多人被勞教,二十多人被判重刑,被停職和開除公職的不計其數。我曾被綁架到「洗腦班」,因不放棄信仰,市「六一零」(專門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非法組織)強迫工作單位給我下了停薪、停職通知,我丈夫也因不放棄修煉被單位停止了工作。

我們夫婦曾四次被綁架,三次被非法抄家,現金、存摺、手機、手錶等貴重物品全被搶走。其中我兩次被非法勞教,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惡人每次都沒得逞;

記得二零零五年,惡警又要密謀綁架我們,家人被監視跟蹤,孩子上下學都有惡警跟著,放學後到同學家寫作業惡警們都不放過,由於過度壓抑和恐懼孩子被迫輟學,和我們一起流離失所。快過年了,我們回家看望老人,卻被早已在那蹲坑的惡人發現,去了二十多個惡警綁架我們,強行給我們戴上手銬,推進警車,孩子由於不配合惡人,被一惡警狠狠的搗了一拳,倒退了好幾步差點倒地,孩子追趕著啟動的警車,揮舞著小拳頭擊打著玻璃,撕心裂肺的哭喊著:「我要爸爸媽媽!我要爸爸媽媽! 」所有在場有良知的人無不動容,一個良知未泯的警察停下車來哄孩子:「回家吧,不要哭了,爸爸媽媽很快就會回來。」

在這次迫害中,我因不配合惡人,被惡警打昏。丈夫被刑訊逼供,剝光衣服,把頭蒙住,兩腳捆住,反扣雙手,潑上水,躺在水泥地上,三個惡警用電棍電擊喉結、乳頭、百會穴、小便等敏感部位,用皮帶抽、煙頭燙,折磨了整整一晚上。當時情景慘不忍睹,丈夫喉結處被電的焦黑,頭臉腫的變形 。即使迫害成這樣,惡警仍不放過他,又把我們關進了看守所,那一年是在看守所過的年。

我認識的一位同修大姐,惡警把她銬在鐵椅子上,對她非法刑訊,電擊她的全身,大姐向他們講真相,惡警就電她的嘴,嘴唇上下全起了泡,腫的變了形。

十多年來,江氏集團對大法弟子們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

用慈悲化解仇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親朋好友見我和丈夫學大法身體健康了,精神樂觀了,都很支持我們。但「七•二零」後,很多親人被邪惡的謊言矇蔽,加上我倆多次被迫害,開始仇恨大法,非常恨我,認為丈夫是跟我學的大法。每次受迫害後,婆婆不是罵我,就是攆我不讓進家門。其實婆婆住的是我家的房子,丈夫兄弟三人,按理應該輪流住,可整個大院公婆一住就是十幾年,我們的房子如果出租,租金一年幾千元。就是在我們失去工作無米下鍋最艱難的時候,我們都沒讓老人搬出去。婆婆受謊言矇蔽,加上疼兒子,對我態度非常惡劣,可我不管她對我態度如何,還是經常回家看她,給她梳頭、打水,一如既往的無怨無恨的孝敬她。我的善行、孝心終於感動了她,婆婆不再抵觸大法,我向鄰居講真相她也不反對了。

二姐(二姑子)和婆婆一樣,都是××教徒,每次我倆遭受了迫害,她便對我態度蠻橫。有一次我家搬家,她竟不讓所有婆家人幫我,我只好求助朋友和娘家人。二零零六年我們夫妻遭迫害出來後,她出主意和哥哥姐姐們直接把丈夫拉到大姐(大姑子)家軟禁起來,不讓他回家見我。當時我很擔心丈夫的身體狀況,找了一個月,家裏所有人沒人告訴我,原來她們在逼著丈夫和我離婚,二姐打電話到我娘家罵我,罵得我哥都哭了,她還找到我和丈夫的紅娘,說她介紹了個學法輪功的騙了她們家,紅娘就說我學法輪功如何如何好,最後二姐被紅娘數落了一頓。

不管婆家人怎麼待我,我始終以修煉人的標準對待家中每個人,從不抱怨任何人,只想用善心和善行來化解她們心中對大法的誤解。以後不管誰家有大事小事,我還是主動幫著幹,過年過節不忘帶上禮品去看望她們。尤其二姐,她家兩次搬家,我都樓上樓下幫她搬東西、打掃衛生;她兒子結婚生孩子,我都忙前忙後,從不提以前她對我如何。大家從我的一言一行中真正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很多人主動向我和丈夫道歉。年前我到二姐家,二姐夫對我說:「你這人太好了,對老人也孝順,今早上我還對你姐說你太好了,真了不起!」我給他背了一遍師父的詩《做人》,說:「是我師父教我做這樣的人,學法輪功的都這樣。」二姐笑著在一旁裝菜讓我帶著。曾逼我們離婚的二哥(二伯哥)以前經常手指著我吼,現在態度大變了,一次當著大家對我說:「法輪大法就是好!」他們從我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見證了大法的美好,現在我們相處的非常融洽,婆家的大人、孩子和親戚我都給她們「三退」了,二姐還專門向我要了個大法真相護身符。

大法神奇

學大法十多年來,我和家人無數次的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在此僅舉一例。

二零零七年四月份一天傍晚,我在狂風暴雨中騎車,被急速超車的貨車撞出二十多米遠,車的擋風玻璃全碎了,當時我被撞的血肉模糊、面目皆非。急診室裏,除了丈夫,其他人嚇得沒有敢進去看的,因為情景太恐怖了:額頭撞的像老壽星,臉和嘴血肉模糊,牙床鬆動,六顆牙幾乎要脫落下來,肋骨斷了兩根,腳踝骨骨折且錯位。雖然我動不了,可全身哪兒也不痛。到了晚上,突然感覺法輪在胸部和腹部快速旋轉,非常舒服,過了一會兒,又感覺一隻大手在肋骨底下托著輕輕向外推,自己知道是師父在給調整身體,馬上就能坐起來了。早上起床一摸牙,幾乎脫落的牙齒全部長住了。醫生查房時,見我坐著,吃驚的說:「你怎麼坐起來了,快躺下!」我告訴他:「一點都不痛了,我才坐著的。」醫生不解,把我的片子拿出來,邊看邊對另一名大夫說:「你看,明顯的第五、第七根斷了,奇怪!」主治醫師認為我小腦被撞壞了,說:「趕緊給她打治療小腦的藥。」我說:「不要給我打針,我的腦子沒有問題。」醫生問:「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我笑著回答:「我的頭還是你的頭?」他們這才相信我確實沒問題。

同病房住著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士,還有一個十七歲的姑娘,兩人都是被機器切斷了手指,他們都覺得我好的太神奇了。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救了我,並給他倆講真相,告訴他們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男士很相信,並做了「三退」。他手術後告訴我:「真管用,手術台上我真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用麻藥,也沒怎麼覺得痛,醫生說手術非常成功,斷的四個手指全接活了。」可那位小姑娘怎麼也不相信我說的話,結果手術做了兩遍,還是有兩個手指沒接活,主刀醫生非常奇怪,因為她傷的不但比那位男士晚,並且年輕,成活率應該更高。那位男士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非常高興,他孩子們來看他時,他讓我給他們也講講真相。

在醫院裏住了兩天,我就要求出院。醫生不讓走,要做踝骨手術,說如果對接不好,以後會成瘸子,還說又不用我自己掏錢。但我堅信,回家學法煉功好的更快。正巧那天兩位同修大姐開車來看我,我便出了院。回家後不停的學法,開始煉功時只能用一根腿站著煉,僅十五天,我的臉部恢復如初,且沒留一絲痕跡。踝骨二十六天恢復正常。一個月後,我回娘家,哥嫂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原以為我會毀了容,並會瘸了腿,大法再次向他們展現了神奇。

病一好,丈夫就和同修去了司機的老闆家,告訴他我已經好了,我們學法輪功的不會賴他們錢,同時給老闆和家人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告訴老闆讓司機去交警隊把車開回來,不要耽誤工作。這完全出乎意料的結局,令老闆萬分激動。

結束語

十多年如一日,大法弟子們為救度眾生,用省吃儉用的錢自費製成資料,冒著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險,無論嚴寒酷暑、風雨交加還是冰天雪地,都義無反顧的送到千家萬戶。我們不求絲毫回報,只願所有的世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早日退出邪惡的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躲過即將發生的大劫難!

魔難的經歷使我更加堅信,嚴冬一過,必將迎來滿園的春色。最後,願所有的有緣人都能明白真相。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