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稿選登】大法救了我的一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世界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我學法輪功已有十六個年頭了,也算是老弟子了,在修煉的路上走的磕磕絆絆,離李洪志師父的要求差的太遠。但我深深地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我走上了修煉的路,這是我一生永遠都不後悔、而且是最正確的選擇!

修煉前,我有頭疼病,腦袋昏昏沉沉的,沒有清醒的時候,吃了很多藥,都不管用。再加上月子裏落下個毛病,右胳膊疼痛難忍。特別是一幹點活,又酸又疼的,有時晚上睡覺都疼醒了。就在這種苦不堪言的情況下,還得幹活。農村活又多,我丈夫又滿身是病,重活不能幹,孩子又小,結婚時婆家又窮,欠了人家一些錢都由我們來還,我們性格不合,加上身體的病痛,我倆天天吵架,就覺得我嫁給他很虧,覺得很委屈,生活得很苦、很累,沒有一點意思,整天愁眉苦臉,高興不起來。

孩子三歲那年正月初三回娘家,有幸跟大伯家二哥學會法輪功五套功法,第一次靜功雙盤煉了半小時。回到媽家,就覺得睏,睡了三天三夜,也不知怎麼回事,因那時還沒聽錄音帶。後來回到家中,把師父講法錄音帶一放,哎呀,師父講得這麼好,越聽越願意聽,也明白了為甚麼睡了那麼長時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大腦。從那天起,我走入了大法修煉的路,頭也不疼了,腦袋也清醒了,胳膊也不疼了,身體飄飄的,走路生風,幹活也不累了,心中有說不出的喜悅。

記得有一次,我的整個後腦勺長滿了瘡,頭髮都剪光了,而且一直連到耳朵,脖子都是,耳朵從裏往外都是,耳朵裏還流著膿,聽不見聲音了,但我也沒有害怕,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消業。就在這種很難受的情況下,中共邪黨說開甚麼兩會,怕我們上北京,就把我抓進了拘留所進行迫害,在拘留所裏我依然堅持我的信仰。不長時間,所有的瘡全好了,後腦勺又長出了烏黑的頭髮。

不但我的病好了,我的脾氣也改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我一下子認識到了不能再罵我的丈夫了。從此以後,我對他多了一份忍耐、寬容,遇事不埋怨他,為他著想。性格變得溫柔了。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丈夫的身體也好了,家庭和睦了。對於我做任何證實大法的事,他從未反對過,而且還支持。我去給同修送資料,要走一段路,他多次騎摩托車載我去送。有時去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一走就是十多個小時,他也多次載我和同修倆,從未有過怨言,我也很感激。有時回來後我發自內心地說一句「謝謝了」,他瞅瞅我,會心的笑了,在大法的事情上他幫了我很多,是一般不修煉的人做不到的。由於他在大法遭迫害時期,能夠支持大法,而且在我們村裏第一個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使他有了大的福報,為自己也選擇了美好的未來,以前他所有的疾病不知甚麼時候也沒有治就全都好了。體重也增加到一百五十多斤。他深深體會到法輪功太神奇了,現在他偶爾有點小毛病,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身體就好了,而且非常地能幹活。

九七年,我婆婆在小叔子家住的,剛一年就被小嬸子攆了出來,小姑子對婆婆說:「媽,你就上三哥家吧,三嫂學法輪功一定能行。」我又承擔了贍養婆婆的義務,我們家房子小,我們住一屋,有一小屋給婆婆住,但冬天小屋很冷,我就讓婆婆與我們住一個炕。丈夫家哥四個,姐三個,事很多,特別是我那個小嬸,修煉前,我經常與她吵架,她在我們村裏誰都煩她,事多,又厲害,跟人交往從不吃虧。鄰居都說:「你跟她成妯娌,真夠你受的。」學大法後,雖然沒做太好,可我再沒與她吵過架,處處讓著她,我都用師父的法約束著自己。

贍養婆婆七個年頭的夏天,婆婆是糖尿病晚期,一天一個勁的吃、喝,當然拉、尿的也多,時常尿褲子、褥子,整天的洗、換。晚上我和丈夫輪班看著她,那時農活又多,每晚我倆睡很少的覺,沒有一個人來替換我們。心裏感到不平時便想起師父講的「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轉法輪》〈第六講〉)。一切怨氣自然消失了。

婆婆快不行時對我說:「三媳婦,我欠你的太多,甚麼時候能還上呢?」我說這是師父讓我做的,你不要想的太多。小姑子對我說:「三嫂,你做的這些我們當兒女的也做不到的。」是啊!我不修大法也不會做的這麼好。最後,婆婆去世了,一切費用他們拿的很少,多半是我們自己承擔的。

我的兒子也得了大法,在學校裏他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他的好老師看在眼裏,多次表揚他,同學有困難了他主動幫助,遇事能為別人著想,在家裏非常懂事,鄰居都喜歡他。是法輪大法改變我,沒有了病,沒有了痛苦,沒有了煩惱,一天開開心心的,有說不出的高興,鄰居給我起了個綽號叫「開心果」。只因有了大法,我們家從面臨解體,變成了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笑聲朗朗,和睦幸福家庭。雖然我們不是很富有,但我們生活的很幸福,很充實,很樂觀,鄰居都很羨慕我們家,我告訴他們這是法輪大法帶給我們的。我每每想起我是大法弟子都感到無比的自豪、榮幸。

但是,我做的離師父的要求相差甚遠,師父給予我們的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有信心,一定會做好。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那就是精進再精進。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