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同的環境中用不同的方式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回首這十幾年來的修煉過程中,每一步,都是在慈悲的師父呵護下走過來的,寫出點滴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在學校向師生講真相、勸三退

我是九五年秋季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也是一名退休教師,因只有我一家在校內住,給學校師生帶來了許多方便,也給我講真相、做三退做了鋪墊作用。

可是由於自己平時學法少,正念不足,怕心強,面子心重,再加上學校的教師們長期受中共邪黨文化的灌輸,受謊言欺騙,思想觀念很頑固。開始時,不敢給他們講,怕他們不接受,怕自己受影響等等。「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自己靜下心來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是自己的史前大願,救度眾生也是自己肩負的歷史責任。不做好又如何兌現自己的神聖誓約,何況我們又是「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立刻歸正自己並發出強大正念:「一定要救他們。」我就想,應該讓他們先了解大法的真相,有了一定的基礎後就好勸三退了。

於是我就選擇了一些有針對性的真相資料,先放在師尊的法像前發強大的正念,請師父加持,讓教師們必須認真看完,必須三退。再對教師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們得救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然後我利用中午放學後,把真相資料放在各個教室的桌上。這樣多次後,我發現,不僅教師看,學生也看。

有一次,一位教師來我家找水吃藥。我心生一念「要救她」。調整一下心態,便開口說「整天吃藥多苦啊,姐姐告訴你一個秘訣,誠心背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她笑著說:「真的嗎?怪不得教室辦公桌上誰放的小冊子上也這麼寫的。」我接著說,「你既然看了應該明白三退保平安了吧?你入過黨、團、隊嗎?」她說:「入過團隊。」我親切的握著她的手說:「姐姐給你退了吧,對你有很大的好處。」緊接著,我給她講了大法的美好與為甚麼要三退等。她很高興並說「你給我退了吧!」就這樣我打開了講真相、勸三退的局面。先後給本校十六名教師做了三退。

光給教師退,領導也得退。我就利用晚飯後去領導辦公室勸三退。開始和他聊了幾句工作上的事,接著我遞他一本《九評》,他沒接並說:「大姐你煉功我不反對,你忘了你被抓後,我還去縣公安局保你。你可是被視為重點人物之一。每隔一段時間就打電話問你,我都給你擋回去了。以後你可別再出事了,你都快退休了」等等。這一次沒勸退。回來後自己向內找,找到了一顆怕心,一去就怕他不退,還怕對自己有看法。是自己先發出了這一念,才出現了這樣的後果,師父在《濟世》中講:「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我決不放棄,我就多次找他講。最後他終於退了黨。雖然領導退了,教師也退了,可是也要在退休前把我教的孩子們也退了。我就利用講故事形式給他們講三退,要他們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班三十六名孩子集體退了隊,還有許多家長也在我的勸說下退了黨、團、隊。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與神奇。

還有幾次更神奇的事。有一次上邊發下來許多誣蔑大法的表格讓全校師生簽字。說來也巧,正趕上我去辦公室取東西。我發現後,就偷偷的拿起來走了,趕快回屋燒掉,免去了師生再造業。我深知這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還有幾次校園的牆上張貼了幾張誣蔑大法的圖片,晚上放學後叫女兒給撕下後燒毀。就在我退休的前一天,我把各班門前掛的邪黨小旗全部摘下來燒毀。第二天,校長找到我說「大姐,小旗的事是你做的吧。因為我明白了真相,你又是大姐。否則這事要換成別人,決不輕饒。我也怕上級處理我。」事後我靜下心來找自己,是自己生出了歡喜心導致的,我發正念清除它。

和同修配合、共同精進

退休後,我又溶入了當地的學法小組,和同修一起講真相救眾生。同時,我和一位同修又建立了小型的資料點,供給當地同修《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開始時,我們午前學一講《轉法輪》,午後做資料,晚上還參加學法小組集體學法、發正念。學完法,我們就去發資料。就這樣,我們本地一戶不落髮完了。我和同修切磋,救度眾生不能有分別心,我們應該去周邊地區發放。他們很願意。我和同修經常利用白天或晚上去遠處的周邊地區發放真相資料和貼真相不乾膠。也堅持到集市上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買東西時用真相紙幣,在敏感日掛條幅,用彩筆寫真相等。我真的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身心都溶在正法洪流中了。就在此時,兒媳生小孩子需要我照料,我只好離開這個環境去了縣城。

開創新環境

來到縣城後,我感到一切陌生,不僅修煉環境變了,一切都變了。我極度的苦惱。一是學法時間少了,四個整點發正念都保證不了。

二是兒媳婦不理解,因她從事教育工作,受邪黨文化毒害較深。以前迫於壓力,我們接觸的時間少,給她講幾次真相,她聽不進去,所以對我煉功有成見。儘管我每天不但二十四小時看小孩,還做飯、洗衣、買菜、搞衛生,他們還不滿意,我也沒動心。想到師父在《悉尼法會講法》中講到「可是你下次再轉生的時候,他不認識你是誰,你到他那兒去打工、掃地,他都不一定會給你一個好臉看,也不一定會多給你一分錢賺。」我悟到:這是業力輪報,把這看成是自己提高層次的好事。經過反覆的給她講真相,她改變了對我的態度,現在也不反對我去煉功點了。

三是接觸不到同修,找不到真相資料,做不了救人的事。我心裏著急,望著師父的法像流淚。模糊中我看到師尊在對我笑。師父的法打入我的腦中「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無阻〉)。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位同修給我一包東西。第二天丈夫從原地給我捎來了一箱真相小冊子,我高興極了。我悟到,可能是師尊看出了我急於救人的心而安排的。就這樣,我每天擠時間哪怕發上幾份也去做。孩子睡著了,我把她安頓好,然後用最快的速度發一、二個單元。我已是六十多歲的人了,是大法給了我這樣好的身體。不然我可沒有上下樓僅用五分鐘的速度(我家住五樓)。有時抱著孩子去發資料,有時下樓買菜也發一、兩個單元。星期天丈夫看孩子,我就出去發資料。後來我找到了這裏的同修,我們小區九棟樓四百多戶,全發完了,我就按門市部去發。

我們這個學法小組整體配合非常好,每天上午兩人一組有時發資料,有時面對面講真相。有時去看守所附近發正念。下午,集體學法兩個小時,晚上還繼續發正念。有時學完法還出去發資料、貼不乾膠。縣城大集也從未放過一次面對面講真相。特別是邪惡認為的敏感日,我們不僅不怕,照常去講真相、掛條幅、勸三退。基本上是做到了大法弟子人到哪裏真相就講到哪裏。不管對方退不退也要告訴他真相。現在我們在集體背法,正如師父詩句中講的:「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洪吟》〈實修〉),都很精進!我和他們比起來遠不如他們,三件事不如他們做的好,還有許多心沒有去,如怨恨心、虛榮心、爭鬥心、懶惰心等等。我要下決心修去它們,早日歸正自己,抓緊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

由於層次所限,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