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期盼的眼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歷經風風雨雨的魔難,隨師正法走到了今天,眼下救度眾生成了我唯一的夙願,雖在迷中修,卻堅信一點:只為眾生而來。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學法,師尊在法中點醒了我:出去吧,在社會中走。從此,我便走上了一條漫長而又艱辛的證實法之路。路上和世人面對面講真相,這一講就是八年多。這八年多的歷程,摔過多少跟頭,吃過多少苦,歷經過多少魔難,流過多少淚自己記不起,可是每一次都是在師尊的呵護下闖了過來。這漫長而又艱辛的八年證實法的修煉之路能讓我堅定地走到今天,是師尊那洪大的慈悲,是偉大的佛法讓我感到了心靈的震撼。還有那就是眾生對你期盼的眼神。眾生為何而來,眾生為何而等,生生世世輪迴轉生,就在等著今天這一刻。

一次學法,師尊的一句講法震撼了我:「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做好,因為你要的是圓滿一切,你是有責任的,你是帶著救度眾生的使命與責任來的。」(《北美巡迴講法》)從此這句話一直鼓勵著我在修煉的路上不斷精進。當時對這句法的內涵並沒有太深的理解,但是「責任」這兩個字卻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中。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走在街上,一位收廢舊物品的小伙子走到了我跟前,帶著哀求的聲音說:「幫幫我吧!」我?我一愣,摸摸口袋,我又沒錢如何幫你?我望著小伙子期盼渴求的眼神,猛然驚醒:我知道怎麼幫你了!我激動的告訴了他大法,告訴了他真相。他連連點頭,臉上的愁容不見了,那眼神裏分明閃著光亮。那一刻我知道我應該做甚麼了,從那天起我似乎明白了自己身上肩負的使命和責任。

從此,每天走在街上,遇到站在路旁的人,走在路上的人,我便主動和他們打招呼帶著微笑望著他們。從他們期待的眼神裏我看到了,那眼神分明是在告訴我: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望著眾生急切的眼神,我忘記了自己,忘記了害怕,忘記了周圍的一切,心裏只有一念:大法能救你。

聽完真相,從眾生那燦爛的笑容中,從他們那心滿意足的眼神裏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已在他們的心裏紮下了根。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無論嚴寒酷暑,無論冰天雪地,沒有甚麼能阻擋的了我,我就這樣走著講著。從眾生得救的眼神裏我感到欣慰,也深深體會到了師尊的慈悲苦度。每次講真相不主動的時候,回到家眾生那渴求哀怨的眼神總是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似乎在質問我:為甚麼不救我?

一天走在街上,一位警察領著一個小女孩在一個商店門口,我路過那裏,警察抬頭望了我一眼,當時人的觀念擋住了我的真念,我沒有和他打招呼,也沒有想救他的願望,可是心裏卻有一種失落的感覺,很難受,走了幾步我不捨的回頭望了那警察一眼,恰好迎上了他回頭望著我的目光,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眼裏充滿了痛苦和絕望。回到家想著眾生悲苦的眼神,眼淚止不住的流,胸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剜心透骨的痛的感覺,那哪是我的痛啊,那分明是眾生的痛。千萬年望眼欲穿的等待,等待大法弟子從他身邊路過救度他,卻因為我人的觀念讓眾生絕望,真是愧對師尊愧對眾生。向內找,自己問自己:為甚麼不救他?是甚麼人心障礙了你救度眾生?直到現在眼前常浮現出回頭望著我的那個警察和那個小女孩。每次經過這樣剜心透骨的痛,我都會想起師尊,想起大法,想起眾生期盼的眼神。趕緊抓緊學法向內找,樹立起正念,不能再讓眾生錯過這萬古的機緣。那種真念真的是來自心底,那股力量真的是勢不可擋,堅不可摧。再走上街頭,正念十足,那障礙我救度眾生的物質蕩然無存。

我的心性就是這樣在救度眾生中昇華著,大法也在我救度眾生的修煉中時時展現著他的無比美好和神聖。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我的身心常被那種慈悲的能量包容和加持著,時常讓我感覺越講越想講,越救越想救,越做自己的身心越純淨,正念越足。

由於受邪黨宣傳媒體的毒害,有時你剛一提法輪大法,眾生的眼神裏便有一種驚慌和逃避,這時我便笑著正視他的眼睛,一邊講真相,一邊發出一個強大的「滅」字,不一會兒,眾生的眼神便由驚慌變為感激,這時不用再講我也知道一個生命又得救了。

有時正念不足心態不穩,站在眾生面前欲言又止,猶豫不定。這時望著眾生那渴求的目光,那期盼的眼神,馬上鼓起了勇氣講。一次,走到一群人跟前,站在那兒不知從何說起,這時幾個人都把臉轉向了我,用求救的目光齊刷刷的望著我,只見人群中一位男子走上前笑著問我:「你有甚麼話要跟我們說嗎?」我很坦然的接過了話,向他們講起了真相,又一群眾生得救了。

一天走在路上,路邊一位等車的男子朝我這邊張望,我走上前還沒講真相,只見那位男子滿臉笑容,眼神裏充滿著激動,好似見到了久別重逢的親人,那激動的眼神分明在告訴我:救我的人來了,我有救了。男子聽完真相,興奮的握著我的手告訴我,他是北京人,來這裏出差,那年「天安門自焚」發生當時,他就在現場。臨別時那位男子一定要把我的名字儲存在他的手機裏。

那一天走在路上,路左側有一位中年婦女,我沒過去,過了約有半小時,回來時看見那位婦女還站在那兒,我便知道,這是等著我去救她呢,我走上前告訴了她真相勸她三退保平安。就在我講完真相轉身要離開她的那一刻,我看見那位婦女眼裏噙滿了淚水,感激的望著我真誠的道了一句:你也平安。回過頭來我的淚水湧出了眼眶,得救的眾生是多麼欣慰和喜悅啊,那真誠的問候是一個得救後的生命發自內心、來自心底的對大法弟子的衷心祝福。每當這時我便感到一種心靈的安慰,那種感覺救人的苦和救人的艱難便被沖洗的一乾二淨。

前不久一天講真相,看到一位近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有腦血栓的症狀,腿不好,很吃力的在街上走著,我趕上前告訴了他大法真相,我笑著說:你念一遍「法輪大法好」給我聽。那位男子很費力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大─法─好。」就在他念「大法好」的瞬間,眼淚「唰」的流了下來,男子一邊哭一邊雙手合十念「大法好!謝謝你!謝謝你!」

我知道眾生那激動的淚水是一個生命在生生世世輪迴的痛苦等待中終於被喚醒了的本性對大法的感激之淚。眾生急盼得救的場面,我幾乎天天碰到。近九十歲的老倆口拄著拐棍互相攙扶著在你要走的路旁等著;街邊上的眾生看你要路過這裏便大步流星的跑過來趕到你跟前,生怕錯過得救的機會;你在馬路右側走,左側的眾生會飛快的穿過馬路在你要走的前方等著;騎自行車的人走到你跟前便會從車上下來推著車子走;停在路旁的出租車司機看你走過來自動會把車窗搖下來,探頭等著你救他。

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每天講真相,大法的慈悲都會在眾生身上展現。看到那些感人的場面常常讓我一邊走一邊哭,也常常讓我想起師尊的那句講法:「眾生都在等待著甚麼?都在為了甚麼活在這裏?就在等著這幾年!」(《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真切的感受到了眾生在痛苦中掙扎的那種求生的渴望,對大法弟子的期盼。每天講完真相,我都發自內心的感恩師尊洪大的慈悲和為眾生的憂心操勞。每次看到眾生得救後那種喜悅,我都會從心底湧出真誠的一念:師尊辛苦了!我替今天得救的眾生謝謝師尊!謝謝大法!

有時遇到放不下的人心和執著時,一想到自己的責任就會從心底湧出一股不可抗拒的正念:不能讓執著障礙了我救度眾生!講完真相回家後那些讓我痛苦的執著不翼而飛。有的同修常說:我最近狀態不好,先在家多學學法穩定了狀態後再去救人。同修啊,也許你那不好的狀態就是因為你沒把眾生放在第一位,沒盡到責任而造成的,如今多救人才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真誠的向這樣的同修道一句:走出來吧,放下怕心,放下一切人心,堂堂正正的救度眾生。

精進吧,同修,正法時間是有限的,我們還有那麼多的眾生沒有被救度。眾生就在路旁,就在街邊,用期待的目光找尋著能救她的人!希望同修也包括我自己能真正認識到自己的責任,互相配合,形成整體,修好自己,完成好自己的史前大願,別辜負了師尊的慈悲救度,別辜負了眾生對我們的期盼。讓慈悲偉大的恩師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感謝師尊!也謝謝那些得救的眾生曾經對我的鼓勵和安慰!同時也發自內心的向那些由於自己的過失而造成至今還沒被大法救度的眾生說一聲:對不起。在今後有限的日子裏我一定抓緊,努力精進,多救度世人,不讓眾生失望。

(借明慧一角把這篇體會捎給大陸同修,希望同修能夠體諒那些至今還在痛苦中掙扎沒被大法救度的眾生急切的盼望和焦慮的等待,趕快精進,多救度世人,盡到自己的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