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眾生中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我九七年喜得大法,在大法中身心受益。九九年七二零後,雖然我和家庭成員都遭受了單位、警察、當地居委會等的嚴重迫害(曾被非法勞教、判刑、撤職、下崗、多次拘留、開除、停發工資、株連子女、被非法通緝、流離失所),但十年來,一直沒有停止向世人講真相,並把講真相救眾生的事情貫穿在生活的每件事情中,買菜時向賣菜的攤主講,買衣服及日用品給商人講,給熟人講,給陌生人講。在法中不斷的歸正自己。今天交流在救度眾生中大法顯神奇的幾件事情。

一、神奇通過盤查

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市許多學員紛紛去北京上訪、和平請願,我和同修小麗買來了手搖速印機,小麗從網上下載真相資料,我到複印店去刻蠟版,另兩名同修印刷,然後由其他同修向世人發放。後來另一名同修買了一台一體打印機,速度快多了,印的資料滿足了我們這個小城市同修的發放,大法真相傳單傳遍小城的角角落落,為我們當地世人了解真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後來聽去北京上訪的同修回來說,北京的真相傳單太少,很多同修都是用手寫,然後上街粘貼。我和同修連夜印刷了一萬多份傳單,裝了滿滿兩大手提編織袋(有百十斤重)和另兩名同修連夜送往北京。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理智的繞過了警察的盤查。

汽車到了石家莊,邪惡讓停車檢查,另兩名同修都很擔心。我在車上睡著了。忽然聽見一乘客驚呼:「別把我的芝麻糖翻碎了,我咋賣呀,別翻了!」警察停止了檢查,放行了。我們三人會心的一笑,明白是師父在保護著我們。第二天上午我們帶著傳單順利抵達北京,把傳單送給同修。

二、在獄中講真相

二零零六年八月,我丈夫(學員)和同修接觸被特務跟蹤,在家中我倆被劫持,我被邪黨非法判刑一年,但我始終不配合邪惡的一切命令要求,一直都在向和我接觸的一切人揭露迫害、謊言,講大法真相,講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講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講得派出所行惡的警察心虛發慌,不敢再「審」我;講得監室的看守不敢再讓我背監規,能善待我;講得牢頭獄霸不敢在我面前做非禮的事;講得犯人們親近我,保護我煉功。

有一次,犯人們都在小聲邊幹活邊唱歌,當時我就想把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唱給她們聽。可監室都有監控器,一唱就被邪惡發現,要連累全監室的人,正想著突然停電了,身邊的犯人對我說:「大姐,你也唱個歌吧。」我說好,我就唱了兩首,一首是2005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白雪演唱的一首《辭舊迎新年 相逢在今天》和姜敏演唱的《輪迴轉世幾千年》。唱了以後,她們都讚歎:歌詞太好了,唱的太好了!我知道是師父讓我唱歌給我機會讓我救眾生的!

在監獄的一年裏,我每天堅持背法,背《洪吟》、《洪吟二》、《論語》背《轉法輪》目錄和師父的短篇經文,並把我會背的《洪吟》、《洪吟二》默寫後轉給其它監室被長期關押的同修讓她們背。同修們背法後,堅定了正念,提高了心性。每天除了背法、發正念、煉功,就是講真相,我所待過的三個監室的犯人全都明白了真相,有三十多人退了邪黨組織。有三個犯人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後,幾十年的抑鬱症、睡不著覺、腿疼、身上疼的毛病當時就好了,很多犯人看到在她們身上發生的神跡,都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去要告訴她們的親人真相。有一個犯人還向我要了背默的《洪吟》要學,有四個人表示回家後學煉法輪功。

三、三小時闖出魔窟

二零零八年元月份,我和一名同修出去講真相,由於沒有重視發正念,急於完成任務,被惡人陷害,警察在十字路口把我倆截住,搶走了我們的電動車、自行車,我在大街上高聲質問他們為甚麼大白天搶劫人,迫害法輪功八、九年了為甚麼還不停止迫害。惡警們根本不講道理,說:「抓的就是法輪功。」我倆被非法抓進了公安分局。

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心裏發著正念,不配合它們的非法審訊,用平和的語氣講大法的真相,講善惡必報的天理。惡警們被說得理屈詞窮,都不吱聲了。然後都去非法審問同修了,我想我決不能在這裏讓它們繼續迫害,我要回家繼續救人!就這堅定的一念,慈悲的師父幫著我定住邪惡門衛,我順利的翻過護欄,在門衛眼皮底下堂堂正正的闖出了魔窟。如果沒有師父保護,我不知又要遭多少罪,有多少眾生不能被救度,真是後果不堪設想!

四、到邊遠鄉村救度眾生發生的神跡

師父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在目前最大的事就是救度眾生。我們在做的過程中,如果達到了大法的要求,心態純淨,無私的救度世人,師父就會處處加持我們,展現大法的神奇。

同修小宇是近兩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年輕弟子,得法後非常精進,每天不間斷的學法、背法、聽講法錄音,提高的非常快。他悟到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而在他的家鄉、偏僻的農村的世人都還不了解大法的真相。在最近幾個星期利用他倒夜班的空閒,我倆結伴到他家鄉救人。

我們帶著大法真相護身符、小冊子、《明慧週報》、神韻晚會光盤等,面對面向世人講真相。由於我們按照師父的要求,放下一切執著,正念正行,做的比較順利。這一路上,碰到路人講,進到村子裏農家院裏講,在田間地頭講,不錯過任何有緣人。農村的絕大多數人都非常樂意接受我們送的護身符和真相資料、光盤,並表示回去替我們宣傳,讓他們的親人也得救。有個別人受邪黨的造謠矇蔽不聽真相,我倆一人發正念一人講真相,最後那人終於明白了,有幾個人還向我們要了十幾張護身符要替我們發,我們為這些眾生得到救度而高興。

這天我們走了八九個村莊,帶的二百張真相護身符和真相資料發完天將要黑了,小宇還要上夜班,可是步行走到公路上恐怕趕不上回來的班車了。「怎麼辦?」我問小宇,小宇說:我們搭個順風車趕到車站吧。剛走了一會兒,後邊過來一輛機動三輪貨車,小宇說:師傅,讓我們搭你的車到公路上吧。司機爽快的答應了。到了公路邊,司機說我們到縣城你們去不去,其實我們就是到縣城搭班車。這樣我們到了縣城後,司機說我們到某市你們去不去,我們高興的說,我們正是要回某市。坐在車上我問司機,師傅您到哪裏停車,司機說我們到某某路。

天啊,怎麼這麼巧合,正好是到我們家門口,就這樣,本來怕趕不上回來的班車,耽誤小宇上夜班,結果沒花一分錢,一路順風到了家門口。我和小宇悟到,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為弟子安排好了這一切。

第二次我們去鄉村講真相,走了四五個村莊,發了四百多張護身符,和十幾份小冊子、光盤等,勸退二三十人。順利的去,順利的回,下午回來正好趕上六點鐘發正念。第三次,我們準備了更充足的資料、光盤、護身符等兩大包,誰知去的頭天晚上下起了雨,我想如果下雨我們就改天再去吧。早上起來還在下雨,小宇堅持要去。上午九點到達鄉村,雨還在下著。我們心裏發著正念並求師父:師父啊,您讓雨停停吧,我們要救人。在穿村過戶講真相中,雨真的漸漸停了,我倆走在泥濘的路上,一家家、一戶戶的把大法福音帶給世人,一個個的勸退、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師父把很多有緣人安排到我們跟前。有兩個幹部模樣的人問我們是幹啥的。他們說你真膽大,敢來宣傳法輪功。原來他倆是黨員,受邪黨矇蔽很深。我沒有怕心,求師父加持,聽師父的話,慈悲的用平和的語氣跟他們講著真相。結果兩人不但退出了邪黨,還主動多要了幾張護身符,想讓他們家人也保平安。

這一天,在師父加持下,天雖然很陰,可就沒下雨,而離這裏幾十里地一天陰雨不斷,可到我們回家時,雨又下了起來。我們帶的兩包真相資料、光盤、護身符等都送到他們家裏,沒人在家就把小冊子放到他們門墩上或夾在門縫裏,使他們一回來就能看到。這次我們勸退了五十八人,發放了四百多張真相護身符,走了五六個大村莊,除了有幾家信其它宗教的不接受真相資料、護身符外,大多都明白了真相。特別是老人和孩子們都搶著要,真的是眾生都在等著得救。這次我們更體會到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裏講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謝謝師父慈悲呵護!

同修啊,讓我們在師尊的洪大慈悲下,趕快抓緊救度還不了解真相的世人吧!眾生盼著得救,師父也在等著我們的好消息!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大法神奇、超常的一面就會展現出來。

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