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修煉十多年了,現把自己的修煉歷程簡單歸納出來,感謝師恩,也和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喜得大法,重獲新生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被人戲稱為「藥罐子」。那時走到哪裏別人都不把我當正常人看待。說實在的,我這「病貓」瘦到拿根線都可以把我當風箏放上天去的。記的三十多歲的我,在一家桌球娛樂室打工時,所有來娛樂的人都叫我「老太婆(婆子)睇數!」聽著都是煩人悶心的話。後來被安排到書店工作,全單位一致拒收,他們都說單位是請工人,不養病貓。因為我丈夫是個小領導,單位才無奈接收了我。

正在我的人生走向無望之時,一九九七年三、四月間,我喜得大法。修煉法輪大法後,糾纏我多年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平生第一次有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拉了回來,給了我新生,使我按照「真善忍」的大法修心向善,學習時時處處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周圍的人們也目睹了我修煉前後判若兩人的變化。在事實面前,單位的領導、職工都感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為了讓更多像我一樣的人受益,單位領導還積極推銷大法書籍。

迫害初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所有的媒體都誣蔑法輪功,一片恐怖籠罩,烏雲壓頂。那時公安局幾輛警車天天到我上班的地方干擾我的正常工作,他們強迫單位領導配合公安局逼迫我放棄修煉,寫不修煉的保證書,說否則就開除我。我知道這是對我信師信法的考驗,所以我堅持一天天、一次次的不動心、不動搖,不理睬他們,不配合他們。正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他們終於不了了之。

為了證實法,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和幾位同修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可是剛到廣州火車站就遭到嚴密封鎖,被惡人脅迫返回本地公安局,並決定扣留我們一個月。當時,由於我還有三、四個月就退休了,單位領導知道如果關押我,按行政規定,當自動離職處理,退休無效。當時兩位領導衝破重重的阻力,到公安局同他們講情講理,一直講到晚上十二點多,硬是把我接了回來。在這種像「文革」一樣恐怖的高壓氣氛之下,單位的領導能呵護善良,支持正義,我也為他們的選擇感到欣喜。同時我也體會到這是大法正的力量,體現出了師父洪大的慈悲,以及被同化的生命是多麼的可貴。

在難中救度眾生

十年的迫害,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也跌跌撞撞的走了過來。在迫害中,我是靠信師、信法走到今天的。

我因二零零零年四月到北京天安門證實法,被非法送三水勞教一年。回來後,更感到邪惡的謊言流毒甚廣。連我所有的親朋好友都不敢親近我,其中包括我的兄弟姐妹、兒媳婦,甚至連三歲的小孫女也不讓見我。特別是回娘家,當我坐下要說話時,每個人都找藉口走開了,沒有人敢和我說話。每次回娘家都是這樣,感到委屈、孤立無助的我,因為覺得無顏(愛面子的心)而多次暗暗流淚,為想見孫女哭過多少次,感到做好人真難啊!這一切,都是中共邪黨的謊言對大法、對我的迫害!

後來通過不斷的學法,心態才逐漸調整過來,特別當我讀到師父的這一段講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這時,慈悲心一出,才覺的這些親友們也是被迫害的,他們也因我遭到了多少白眼,承受了多少壓力,他們真的也很苦啊!這樣一下子就使我明白了:我們之間的隔閡來自邪惡的迫害!我不能怨他們無情,我得大法的目地是助師正法,負有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他們是我的親人,親人同樣也是我要救度的眾生。

我放下舊觀念,去掉人心,為了使他們明真相,我到處去講,昨天講,今天講,明天還要講,總之見到誰都講,他愛聽不愛聽都講,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的善,不厭其煩的講。終於有一天,真正無私無我的善心,打動了他們明白的一面,大法的威力正了一切不正的因素。結果,他們這些人的生命都溶入了法中。我的哥哥走進了大法修煉,我的家人和所有親戚都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並且都支持我修煉。看過大法書的丈夫,給了我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並且很多時候也幫忙講真相、勸三退,幫助做有助於證實大法的事。還有的親人因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神奇避過大難的,在當地證實了大法。

面對面講真相

師父經文《快講》發表後,我悟到師父要求做的我就跟著做。從那時起多年如一日,我每天利用各種便利機會去講:只要你能夠走出家門,想去講真相救人,師尊或正神就會把有緣人帶到你面前讓你去救度的。

記的有一次我到公園乘涼,有一位六十多歲的男人主動走近我,並和我打招呼。這時,我先發正念清除他背後阻擋生命聽真相的邪惡因素,接著就跟他嘮家常,互相介紹工作、生活等情況,講到我的年齡時他幾乎不敢相信,這一把年紀還顯的這麼年輕,他問我是如何保養的?我就直接告訴他,是修煉法輪功得來的。告訴他修煉前我曾是一個「藥罐子」,弱不禁風,修煉後才真正感受到身心健康的可貴;講法輪功弘傳世界的美好和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他聽了後既感不解又高興。不解的是:他在北京做生意時就知道法輪功被打壓了,卻又聽說法輪功並沒有被壓垮。高興的是:原來本地也有這麼偉大的法輪功!

有一次我回娘家參加姪女結婚的喜筵,我知道吃喜筵不是我的目地,救人才是我的真正目地。這樣,我先跟過來幫忙的人或來喝喜酒的親戚朋友講明真相,勸了三退,接著我利用農村嫁女分全村餅的機會,緊跟著兩個分餅的嬸娘,帶著零九年的神韻光盤、真相小冊子,挨家挨戶的問:你家有VCD機嗎?有機子的就給他送神韻光盤,沒機子的就送真相小冊子,靈活單獨發放。後來很多父老鄉親反饋說神韻很好看,有的說他經常看,有的說看神韻身上的疾病不見了等等。我為這些明白真相的生命感到欣慰。

還有一次也是回娘家參加喜筵,是慶祝農村建文化樓。我知我哥哥修煉,他在村裏也講真相。只是一些中邪黨毒害甚深的人不願聽真相,個別還出言不善的。我覺的這些生命我也要救度,就利用其它的方式希望更多的生命得救。在回娘家前,我叫丈夫用毛筆抄了幾首大法弟子寫的歌詞在掛曆上,還工整的抄寫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禮義圓明」,這些醒目的大字美觀整齊,特別吸引人。剛到村子的大閘口,兩個村的很多父老鄉親已列隊觀看獅鼓隊,我肩背著那兩個寫著大法好的掛曆,微笑的走近隊列與他們一個個打招呼。我說:「請大家讀讀這些吧,很好的!」人們有的口不停的念,有的說很好,大家都笑瞇瞇的點頭,沒有甚麼負面的反應。

師父讓我們多救人,我們要有堅定的一念:每個中國人都有機會,看大法網站或資料,有機會了解真相,從而有機會得救。要做好三件事就要學好法,不斷的提高心性,放下人心,去掉各種執著心,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面對面講真相,我們隨時隨地可以做。我不管是坐車走路,去公園或者菜市場,總之我不會錯過任何一次講真相的機會。有人搭話我說,無人搭話也主動扯起話題講;接觸不同層次的人用不同的話講。例如學生,婦女,老者,中年人,或者普通人、有地位的,我都會順著他們的執著去講。我年紀雖大,沒文化沒水平,但接觸我的人都以為我是一個有高學歷、有文化、好口才的人,他們都說聽得口服心服。我明白講真相的智慧是師父開啟的,只要你慈悲去救人,智慧就會源源不斷。

為整體提高盡力

為了當地整體跟上正法進程,整體修煉提高,救度更多的生命,就需要提供充份的資料來源。二零零五年,我們三位老年大法弟子協調建起了資料點。當年爛鬼還很瘋狂,十分邪惡。但我們三人正念正行,一定要走師父安排的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我們做的是宇宙最正的事,有師父在有法在,我們三人利用各自特長,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環境好的則提供場地。由於資料供應及時,無論是對我地區的提高,還是對救度眾生和改變當地的空間場都很好。有些公安局或看守所迫害過大法弟子的警察,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一個當初十分邪惡的環境,也逐漸改變成平靜的環境。我們修煉人多學法,溶於法中,以修煉人一顆堂堂正正的心,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一切都在師父的呵護中。

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快,資料點在當地也遍地開花了。在同修的幫助支持下,現在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

就寫這麼多吧,師父給予的太多太多,無言以表。總之今後我要加強學法,學好法,針對師父在最近幾年幾次講法中提到的存在問題,抓緊修正自己,抓緊去掉各種不好的執著心,正信上來,正念正行,努力救度更多的生命,完成自己的史前重任。

謝謝師父!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