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

  • 是大法救了我

  • 師父沒有放棄我

  • 是大法救了我

    二零零七年八月,我突然覺得頭疼不止,就去村保健站檢查、吃藥、輸液。幾天下來,效果甚微。那大夫勸我到地級醫院查一查再說。

    我到市醫院門診,坐診的專家醫師診斷後說需要住院。經住院檢查、化驗,證實有六種病。住院十一天未見好轉,又馬上面臨農忙,我心情非常惡劣,跟主治醫生吵了架。我說:住院十幾天連頭疼這麼個毛病都治不好,還住甚麼院。醫生說,你這六種病我們不能同時治療,一時半會就治癒也不現實。這時,我在北京的親戚來電話讓我去北京治病,我便去了北京。

    在北京治病費用可比市裏貴多了。僅僅是檢查就花了1700元,而我只帶了6000元錢。檢查結果出來,醫生說我這六種病,最嚴重的是肺泡癌。我便問醫生,要治好得花多少錢?醫生說錢少了不行,可能要二、三萬吧。我聽了心驚肉跳──我哪有那麼多錢啊!我便給醫生說我不治了,我沒錢。那位醫生聽了後沒有說甚麼,只是很和氣的跟我拉家常,問長問短。最後他說沒錢不要緊,我可以幫你。我說我又不認識你,你憑甚麼幫我啊!再說,你幫我那麼多錢,這輩子我也還不清這筆債,還是謝謝你的好意吧!

    我準備回家了。那醫生對我說,我可以幫你,不需要錢!我說現在打針、吃藥錢少都不行,你不用錢能幫我治病?我不相信。他就向我介紹了法輪功。我以前也聽說過法輪功,在村子宣傳欄裏也看到法輪功多麼不好,是×教。他便耐心、細緻地講法輪功的真相,講政府對法輪功的誣蔑、迫害,這時我才明白了,原來我看到的政府的宣傳都是假的!臨走,他送了我一本書《轉法輪》,並問了我在北京的住處。

    此後,在北京那段日子裏,每天都會有生面孔的老太太、老頭兒來和我談論人生,談論生活,給我各種法輪功的真相資料,教我學煉法輪功,並與我一起讀《轉法輪》那本書。這時我才知道我北京的這個親戚也是修煉法輪功的!

    過了十來天,我就感到一身輕鬆。親戚問我:你現在還治不治病了?我說我感到是另一個人了,沒必要再治了。他說那就到醫院去複查一下,看看怎麼樣了再說吧。我說,我都這麼輕快了,還查甚麼?沒必要。

    回到家裏,種地、帶孫子,比過去精神多了。兩年來,我堅持讀大法書、煉功,身體越來越好,我再沒去過醫院,也不需要花錢買藥了。是大法救了我,是慈悲的師尊給了我第二次人生,感謝師尊!感謝同修!


    師父沒有放棄我

    我叫李麗,我十三歲時就跟媽媽煉法輪功。每一次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時,我都和媽媽說,我要坐在前面看,因為師父的面孔太慈祥,我心裏很舒服。聽完後還跟媽媽說:媽媽,我們甚麼時候跟師父回我們真正的家呀,人世間太苦了!

    雖然我是大法小弟子了,可我總也沒有踏踏實實地煉過功,可是「真善忍」的法理卻在我幼小的心裏深深的紮下了根。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我一個人在家裏看電視。打開電視,哪個台都在說法輪功的不是,當時我很驚慌,嚇得哭了起來,並把電視關了。我一個人在家裏覺得好害怕好害怕。下午六點,媽媽才下班回來。我哭著問媽媽:法輪功怎麼啦?為啥哪個台上都那麼說……?媽媽說:電視上在胡說,他們昧著良心在說假話,在誣陷大法。我和媽媽都哭了。從此,我們失去了祥和的修煉環境。

    說話十多年過去了。現在我已走入社會,當了一名教師。

    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份,我所在的學校各班級學生都發生上呼吸道感染,胸部疼痛,並伴有發燒症狀,我們班也不例外。因我是班主任,整天領著發燒的學生去醫院打針。學校規定,燒退下來就讓回家。我們班有二、三十人都被感染了。後來我也渾身沒勁,胸部痛的厲害,嗓子說不出話來,高燒不退。我工作的學校在姑媽所住的城市裏,我無奈去了姑媽家,媽媽也趕來看我。我在姑媽家附近一診所輸液,沒起作用。而後又是吃中藥又是吃西藥的,四天過去了,病情一點也沒有好轉。

    姑媽和媽媽都很著急,我也有些絕望。媽媽說:孩子,你還是煉煉功吧!別無選擇,我聽了媽媽的話,站起來隨媽媽一起煉功。當煉到第二套功法時,我覺得很噁心,兩腿發軟,站不住了,當場吐了兩口,蹲在地上。稍好點便又站起來繼續煉。煉完四套動功,我就睡覺去了。這次睡得很踏實。第二天早上起來,我感覺就像好人一樣,所有病的症狀全沒了。我太激動了,師父太慈悲了,沒有放棄我,我真想上大街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電視上說的都是造謠和謊話。我想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是正法正道。

    現在我又是一個大法修煉人了。我要緊跟師父,走返本歸真的大道,實修自己,同化大法,按師父的要求做一個好人,比好人更好的人!

    師父,感謝您沒有放棄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