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無邊 得法是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二歲,修煉大法十三年。在我身上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大法給我的好處說也說不完。下面是我的親身經歷。

一、父親受迫害 惡黨逼民反

我家是貧農成份,父親是佛教徒,雖然他沒參加過多少佛教的活動,卻一直是邪黨批鬥的對像。我找工作時,大隊不給開介紹信不讓出去,工廠也不讓去,想當兵,身體檢查合格了也被刷下來。

我們家整天挨鬥,一開批鬥會,全莊的人都參加。在這種氛圍下,我不但恨惡黨,還恨所有的人。那時我年輕氣盛,力氣大,武術練的特別好,啥也不怕。當時惡黨就怕人造反,所以買槍買不著,買刀也買不著,但我還是想辦法買了刀,就想行動,把批鬥我們的人都殺了。當時經常有這樣的事出現:哪莊哪莊大隊幹部全家都讓人殺了。這就是邪黨整天製造緊張空氣,逼的人造反。

二、突降天災 瀕死體驗

就在我買了刀,心想著大不了跟你們同歸於盡之時,頭一天還比劃著刀法,第二天就發生了一場大地震。那時我家生活困難,買不起磚,房子都是泥和坯蓋的,一下子全塌了,我媽被砸死,我被壓在房子下面。

被砸住的那一刻,我那麼大力氣,用手撐著挺了三次也沒挺起來,這時候呼吸困難,五臟俱焚的感覺,從鼻子和嘴裏往外出血,我開始還往外吐,再後來顧不了就咕咚咕咚的往下咽,特別痛苦。承受到極限時,忽然就覺的特別輕鬆,非常舒服的感覺,活著都沒這麼舒服過。其實這時我已經暈過去了,但我還有意識在,心想不能死。

在昏迷中我聽到腳步聲,可是我被壓在房子下面,那麼遠,怎麼能聽到呢,也許是靈魂聽見的吧,我就醒過來了,元神回到身體裏,立刻又覺的痛苦的承受不住,後來家人把我救出來,我怎麼也起不來,腰斷了,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覺。

村裏沒大夫,交通堵塞,十多天後才被隻身送到外地醫院。在醫院裏沒有親人照顧,我昏迷多次,奄奄一息。有一次,我感覺自己的靈魂飄走了,不是邁步,就是輕飄飄的飄著走了,看見曠野,飄到家了,看見我媽在那站著呢,我說:「媽,你不是死了嗎?」說完就看見我媽在那躺著,身上穿著黑衣服,我一摸,扎骨的冰涼,身體和衣服都已經潰爛。其實那時我也死了。

後來得知我媽下葬時確實穿的黑衣服,沒有棺材直接就埋了。

三、高位截癱 生不如死

我當時是胸十二椎粉碎性骨折,腰椎斷裂,做手術腰接上了,可股四頭肌神經斷了,下半身截癱,大小便沒感覺。那年我二十八歲,兩個孩子一個七歲,一個五歲,從一個爭強好勝的年輕人一下子變成這樣,那是啥心情啊,不想活了,就想死。現在想著不知道我在歷史上是甚麼人物來著,造的業不小。如果不是地震把我砸癱,我大開殺戒,那就會造下更大的罪業。

我們家沒得到政府的任何補助,妻子一個人養著我和兩個孩子,生活的艱難可想而知,她經常上完班中午沒空吃飯就下地幹活,餓昏過去,孩子還差點丟了。

我不僅是癱瘓,還有一身的病。腎一直不好,腰疼,嚴重時呆著就疼,其實就是腎炎的症狀,向尿毒症發展。頸椎有毛病,回頭回不了,最厲害的是心臟病,嚴重時只要一閤眼,立刻心臟就停了,說不出話來,全身動不了,連個手指頭也活動不了,這時妻子搖晃搖晃我,這口氣上來,我才能緩過來,那要是身邊沒人就得死了。我有個朋友也是心臟不好,吃藥就管事,他把那藥給我吃,我吃一片不管事,二片不管事,吃一大把還是不管事。

四、一朝得法 神奇立現

我一直拄著雙拐走路,大概九七年吧,膝蓋後面長個鴨蛋那麼大的包,左右腿一邊一個,沒法下蹲,到醫院一查是囊腫,需要做手術。這時我一個姪兒來了說:「你先別做手術,這大法特好,你煉煉法輪功吧!」當時我也不信啊,心想,要是小病可能管事,那兩個大包煉功能煉好嗎?那不可能啊!我姪兒又說:「你先看看書吧,不就晚做幾天手術嘛!」我磨不開面子,只好答應了。

拿起書來一看,師父講的太好了!可是也有疑問,接著看下去,我就在書中找到了答案。就這樣,我一邊看一邊產生疑問,一邊看又一邊解決問題。等看完書,哎呀,腿上那兩個包沒了,不做手術它就不見了,這不是奇蹟嗎?!看書這幾天也顧不上別的,這時才發現,不光囊腫沒了,心臟病也好了,以後就可以安心睡覺了。大法真是神奇!

得法後,我的家庭受益很大。我家窮,為了兒子搞對像結婚,借了七千元外債,這錢本想由兒子來還,可兒媳不幹,不但不還債還成天跟我打架,我的心臟病就是這麼得的,多半是她給氣的。

兒媳每到冬天就感冒,擦鼻涕的紙都扔一地。九七年我得法後,在屋裏學法,她到我那屋一去就感覺舒服,病就好了。在她的親人勸說下,她也煉大法了。從此不但脾氣改了,不跟我打架了,而且任哪兒都好,原本那麼惡的人能變這麼好,這是想都想不到的事。

五、修煉人離開法的慘痛教訓

我們村裏有個兄弟以殺豬為業,九七年也煉了法輪功,他按照大法的要求不能殺生,從此就改行,做裝卸為生。

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開始,他就不敢煉了,非常害怕,即使一個人在屋裏拉上窗簾都不敢煉功,他就覺的外面有人影,說是有人監視他。

不修煉就是常人的狀態,那以前造了甚麼業都得還哪,該得甚麼病還得得,他煉功以前殺了上千頭豬,殺豬是拿刀從脖子一直扎到心臟,這回他就得了食道癌,吃飯不進,喝水也不進,簡直是喝一口吐一口,吐出來的還帶著血。他一個月沒吃沒喝,瘦的肉都沒了,只剩一把骨頭。

這時我們幾個煉功人去看他,叫他煉功,他說沒勁煉不了,我們硬把他拽起來,煉不全五套功法,能煉哪個動作就跟著比劃,煉到第四天,他可以吃東西了,餃子、肉甚麼都能吃,一下就吃了一大盤餃子。沒幾天,又白又胖全好了。

他繼續出去打工,差不多一個多月吧,又吐血了,這回他完全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往那一躺當病養,忘了求助師父,嘴裏喊的是「媽呀,媽呀!」過了一個禮拜就死了。

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沒有發生在我身上,也像發生在我身上一樣,當時我就想:修煉是嚴肅的,當病業關來時,你把自己當常人,那就得遵循常人的規律,生、老、病、死,該有甚麼結果就有甚麼結果。如果你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堅定下來,會得到師父的加持,才會發生奇蹟。

六、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

這位兄弟死後的第二年,我也遇到了同樣的事,突然有一天解小便,尿血了,不是尿裏帶著血,全都是鮮血,我知道自己以前有這個底,腎不好,動了一念:一個人能有多少血呀,這人能擱住嗎?我要是死也得讓人知道是咋死的,就用罐頭瓶接了一瓶血,回屋轉念一想:這是業力,都是毒啊,我接這個幹甚麼。那時正是六月多,我把這瓶血往草上一潑,像硫酸一樣,才幾分鐘的空,凡是沾上血的花和草都枯了,像燒的一樣,可見其毒性特別大。

尿血和平時小便不一樣,像炎症,它自己往外流,一分鐘就接好幾遍。晚上睡覺接不過來,怕弄髒了被褥,就乾脆用秋褲裹上,愛咋地咋地。就這樣尿了三天血,突然不尿了,這時奇蹟發生了,我左邊的腎好了,從來沒有過的那麼輕鬆!

又過了十天,又開始尿血,因為之前有那位兄弟的例子,他就是第二次出現危險的時候死了。我心想,這回我得把握好,就是堅定信師信法,去留由師父安排。像第一回那樣,尿了三天,奇妙又發生了,右邊的腎又好了!從來沒有過的那麼輕鬆,師父給我換了兩個腎!

七、發生在身邊的奇蹟

在修煉的過程中,發生了很多奇蹟,我說一件發生在身邊的事。前些年,同修的姥爺得了膽結石,疼的直撞牆,到醫院說是做手術。開刀一看,不光是膽結石,所有的內臟裏全是瘤,醫生把家屬請進去看,說是手術沒法做,如果做的話,把這些瘤全摘掉就有生命危險,需要家屬簽字,出了事醫院不負責任。家屬一想,都七十多歲了,活就活了,死就死了,算了,手術不做了。

大夫把刀口縫上,只從內臟接根管子往外流血。同修心疼姥爺,找我商量:讓我姥爺煉大法行不?我說:這可得慎重,中共迫害大法這些年,沒影兒的事都往法輪功這兒栽贓,人都病成那樣了,這時候煉大法,如果好不了,不理解的人就得說煉法輪功煉的,那不是破壞大法嘛!

同修還是想試試,回去就讓姥爺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老人不識字,只能聽錄音。兩三天後,活動時不小心把管子碰掉了。家屬一看這可壞了,一天得接好幾袋血呢,快上醫院吧。到了醫院,大夫說,插不上,長上了,要是再插管,就得重新打眼兒,算了吧,都七十多了,好就好,不好就不好吧。就這樣,回家了。

管子沒了,老人就可以煉功了,歲數太大,站不穩,只能打坐,有一次打坐時,他就覺的從一邊進來一股熱流,五臟六腑像火燒,又像是腹腔內灌了一壺開水似的。旁邊大夥一看,以為老人不行了,忙著給穿壽衣。

這時,老人覺的進來的這股熱流從另一邊出去了,人馬上精神起來,病好了,想吃飯了,沒過多久,還能下地幹活了!家人以為是迴光返照,帶著老人上醫院檢查,到醫院一查,甚麼膽結石啊,瘤啊,一切都不翼而飛,全被師父淨化了!

這位老人現在還活著呢,八十多歲,快九十了,誰都沒成想他能活那麼多年!這都是大法創造的奇蹟。

八、修煉後的心靈變化

年輕時代我就是從人與人的鬥爭中過來的,頭腦中沒有好思想,地震時腰砸斷了,要是當時讓我站起來,我還得幹不少壞事,思想狹窄,出點事就怨別人,真是怨聲載道。

我脾氣不好,癱瘓後,人生的苦難和病痛的折磨讓我脾氣更暴躁,打孩子特別狠,一米多長的棍子衝著孩子頭上打過去,孩子用胳膊一搪,棍子都斷三截;還有一次打孩子,旁邊一個老婦人看不下去,跟我打了起來:「這是你孩子嗎?你撿來的還是要來的?走!跟我上派出所去!」

剛修煉那會兒,我還想:老師說的太難,「真、善、忍」那麼高的標準,不可能有一個人修成的。後來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又覺的不難,因為我所認為難放的都放下了,只要你持之以恆的實修,就像愚公移山一樣,一點一點的,都能改變。我就是這樣修過來的。

我們家一直受邪黨的迫害,以前我爸是佛教徒,現在我是法輪功,始終我家也沒翻過身來,地震那會兒說是給補助,可是到現在,政府沒給過我們家任何的補助,現在連低保也沒我的份。我也不想跟它對立,可是它們非要跟我過不去,我也不在乎了。以前的仇恨思想根深蒂固的,還想殺人呢,見到仇人,心裏就蹦著根弦,互相之間有敵意;現在看見以前的仇人,挺親切,一點恨意沒有了,放下仇恨,自己輕鬆了,我發現對方對我也好了。

現在我脾氣改變很大,孩子也特別孝順。只是有時還和妻子發火,說是發火,也發不起來,因為剛發作就知道自己不對了,等妻子再說兩句,我就更知道錯了。

我認為,你信正的,就有正的力量,信邪的,就有邪的力量,那麼你同化大法,腦子裏裝進去的都是法,那就是「真、善、忍」的力量!

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謝。實際上,拿甚麼來謝師父啊?沒有師父一天也活不下去,我只有這顆虔誠的心,好好修煉,讓師父少操心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