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判「死刑」 大法救我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我是湖南常德市的一名農村婦女,今年五十八歲。前不久我被醫院判了「死刑」,是大法師父讓我起死回生,救了我的性命,現在我要把這實事經過告訴世人,證實大法的美好,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以前我的身體健康情況也算一般,從沒得過甚麼大病,偶爾有個小毛病,但一吃藥就好了。二零零九年九月栽種油菜的季節,我突然覺得身體很不好,呼吸困難,咳嗽不止,開始我以為是為了趕季節,天天栽菜勞累過度,受了風寒患感冒,就買了點治感冒的藥吃了,可一點沒見效,丈夫就送我到縣醫院檢查。一掃描發現我肺部有陰影,懷疑是腫瘤。開始我不相信,女兒、女婿剛好從外打工回家,就送我到長沙腫瘤醫院,經過兩次切片檢查後確診,是肺瘤(肺癌),而且還不能做手術。這一晴天霹靂,把我和我的家人都炸暈了,我丈夫急得只知道哭。因為我家條件差,兒女條件也都不算好。

我徹底崩潰了,我想這是絕症,家裏也沒錢,即使有錢也難治好啊。當時我咳嗽很厲害,五臟六腑都咳痛了,咳嗽的要用雙手將腹部死死地按住才稍微好受一點,胸口又堵著個坨,出不得氣,有氣無力。幾天的時間身體瘦了一大圈,面如土色,親朋好友看到如此慘狀,都怕我過早去世,十分同情。都為我湊錢,催我趕快化療。我在長沙腫瘤醫院住院二十天,花錢兩萬多元,搞了一次化療,病情一點沒減輕,身體還越來越壞,不僅不能進食,看到別人吃東西都想嘔吐,整日睡在床上,動彈不得,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頭腦昏昏沉沉,頭皮痛得像刀割一樣。

出院後回到家,親友看到我這般慘狀,像個死人一樣,兄弟姐妹都目瞪口呆,十分悲傷,說不出話來,背著我流淚。我七十多歲的老母更是泣不成聲,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整日以淚洗面。出院時,醫生還交待十五天後再來化療,我問醫生:化療能不能把我的病治好?醫生回答「很難說」。我心裏知道我這是被判了「死刑」了。得了肺癌哪有治好的?化療也只不過是拖延時日,我家裏也沒有錢,我就等死吧。

就在這極痛苦、萬分絕望的時刻,有一個法輪功學員來看我,她給我講了大法修煉中的許多神奇故事,我很震動,立即表示要學法輪功。因為我不識字,我就請了師父的講法錄音,是個帶外音的MP3,音量很大,開始我只能睡著聽,第二天我就能起床,能吃飯了,我就坐在火坑邊把MP3放在左耳朵邊的衣領上面聽,因為我右耳朵聽不見,左耳朵聽力也很差。

幾天後,這位學員又來看我,教我煉功動作,和我一起煉功。

我的身體一天天在發生著很大的變化。出院快到十五天的時候我外地打工的兒媳天天給我打電話說:媽媽我給你弄到錢啦,你去化療吧。我姪兒、外甥也都跟我講,我們給您找到江湖名醫、祖傳秘方,要相信醫藥能治好你的病。我很堅定地告訴他(她)們,我已經好了,你們就安心做事別擔心我了。他們從電話裏聽到我的聲音底氣很足,不像病人,也就沒說甚麼了。我也確實好了,胸口堵得出不得氣那個坨沒有了,兩隻耳朵都能聽見了,多年喜歡流淚的眼睛也不流淚了,頭腦清醒、不昏也不痛,肩周炎等等許多病症都不翼而飛了。

修煉到十八天的時候,咳嗽徹底停止了。我修煉的信心更足了。我覺得我太幸福了。我上街趕集,別人看到我都很吃驚:你得的惡病怎麼這麼快就好了?真是不敢相信啦!我說是真的好了,醫院判了我「死刑」,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法輪大法太好了,你們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的。以前電視裏宣傳的都是假的,造的謠,不要相信它共產黨,江澤民太壞了」。

我所有的親朋好友都親眼目睹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奇變化,都從內心裏信服法輪功了。我的兄弟還請了一套師父的講法錄像光碟。我丈夫念「法輪大法好」,他椎間盤突出也好了。

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給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