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零七年的陰曆二月初五那天,我一直肚子疼,以為著涼了就用土辦法:拿點面鹼往鼻孔抹點一會就好了。可這次不好使,時間一分一秒的過,丈夫上班還沒回來,實在挺不了就給丈夫撥通了電話,告訴他我病了,讓他快回來。我持續連拉帶吐,最後吐的都是綠水;臉蠟黃。丈夫回來把我送進縣醫院,醫生初步診斷「胰腺炎」,進行了輸液。

到了凌晨還不見好,我表哥看我疼得厲害,就和醫生商量給我下緩壓器,就是把管從鼻腔進入到胃裏,管長兩米,我很痛苦。大約下半夜兩點鐘左右,我告訴丈夫腿抽筋厲害,快給我轉院吧。三點多丈夫找到車拉我轉到哈醫大二院,經專家會診我確實得了胰腺炎,外加泥沙狀的膽結石;病情仍加劇著。初六的晚上又出現呼吸困難,病友告訴丈夫:「快給她吸氧」。當時我處於半昏迷狀態,疼痛還加劇著,我沒有力氣喊一聲,迷糊中感覺似骷髏頭的東西在我床邊,我沒說;但也不知是何故,我脫口告訴丈夫和妹妹:我沒事,你們記住救我的是男教授(因為當時是個女教授)。

二月十四是我生日,十五是「坎」、這兩天過去我就會見好;丈夫和妹妹商量甚麼我就不知道了。第二天在哈市的叔叔知道後來了,又給我轉科(普外科),整個腹部還在痛,監控設施全用上、吸管、下胃管、血壓儀、導尿管、兩組輸液同時進行;我還在昏迷當中,持續一週時間不停輸液,我才醒來,看看家人,沒有對他們有一絲牽掛。

當我意識漸漸清醒時,與丈夫說:大法弟子給我的護身符用紙包起來放我兜裏。這時滿頭白髮的爸爸,在家給孩子做飯的媽媽、還有孩子和丈夫都浮現眼前,我哭了,我不能拋棄他們就走。默念大法弟子告訴我的「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求大法師父救我。

胃管在住院第九天抽出;十二天是我可以坐著了、輸液減少一半、主治教授等經常來看我,果真是男教授。他們說:經常喝流質,並且是有可能一生都這樣。果真,我漸漸可以吃粥了,一天要吃五六次,不能吃飽、不能吃油膩的,半個月我出院了。回家又掛三天點滴,雖精神疲憊些,但心情好了。以前我修淨土的居士來看我,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笑笑,沒言語,心裏明白真正救我的是法輪大法師父。

丈夫還不斷給我買藥,開始吃幾粒,後來悟到就不吃了,丈夫工資一月才八百元,還不夠我吃藥呢,而且一吃藥胃就難受,我悟到理後就開始看大法弟子給我拿來的《轉法輪》。從五月開始,整整一個月師父幫我淨化身體,非常感謝兩位大法弟子,他們不管多忙都來看我,給我修煉的信心。

陽曆六月二十八日,我們三口人和媽媽一起去哈市複查,結果出乎意料:胰腺炎和膽結石沒有了,我懇求醫生好好看看,果然沒了,我情不自禁的在B超室說:是大法救了我。我高興的告訴丈夫和媽,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他們都笑了,並且也要學。

這一年來,師父幫我淨化身體十幾次我一一記錄下來。朋友們,請相信我,只要你真正學大法,用真善忍衡量自己,你也會像我一樣重獲新生,現在我一天三餐甚麼都能吃,家務活也能幹。這就是法輪功在我身上展現的力量。最後還說聲: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