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死亡的邊沿走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八日】從死亡的邊沿走回來,因修大法而無病一身輕,精神的昇華,使我感到修煉大法的幸福。我那差不多脫落了三分之二的頭髮,現在又從新長出來了,又濃又密,雖然長長短短的,但我覺得那是從來沒有過的美麗,因為那是大法從新給我造就的。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剛滿二十四歲。我在事業上剛剛起步,有了一個較穩定的工作,心裏對未來充滿了希望。可有一天,我突然暈倒在崗位上。最後經多家醫院配合檢查,確診為白血病!我傻了,這簡直是晴天霹靂!我除了心裏的絕望,就只知道哭。我媽媽趕到醫院,她也只有哭。

哭,解決不了白血病,可除了哭,我無助的身心還能做甚麼呢?!

在親友的催促下,聽醫生的意見住院化療。根據白血病專家的說法,整個治療需進行七次化療,這過程中都不能保證化療就一定成功,特別是第一次化療。全程完成治療後,生命能延續多少年,也是要看自己的造化。而且,化療費用極高,第一次化療就需支出約五萬元。這對我們只能維持溫飽的家庭來說,無疑又是當頭一棒。後來經單位和親友捐助,總算湊齊了第一次化療所需費用。

我入院化療的前三天,早晨來了兩位親戚,他們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們用法輪大法的法理開導我,讓我從新振作起來。告訴我生命的本質是甚麼,生病是怎麼回事,病的實質是甚麼,如何面對自己的病以及自己的生命……我過去曾接觸過大法,但沒有真正走進大法修煉。聽了他們的開導,心裏覺得亮堂了許多。

化療後,我的心情糟透了,身體上的症狀似乎更嚴重了:不想吃任何東西、怕見光,見光就流淚、乾嘔、頭暈、全身無力、全身皮膚發黃、牙齦出血、耳鳴、頭痛欲裂、兩腿出現瘀點、全身都有出血點……母親抱著我,我們也只剩了哭。

這時,我想到了那位七十多歲的大法弟子,給他通了電話,一小時後,他出現在我病房裏。他滿臉笑容的走進來,手裏拎著包子,就問我吃飯了沒有。我搖搖頭,他把包子遞給我。我覺得越吃越好吃,一連吃了四個。

忽然,我感到一股熱流從頭到腳熱乎乎的挺舒服,好像剛才身上十分強烈的那些不良症狀全都沒有了,真神了。我把這個現象給他說了,他說: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在管,你與大法有緣,師父慈悲,見你這樣,就給你清理身體上那些不好的東西了。你要珍惜啊,多念法輪大法好!我說我記住了。他離開的時候,還送給我一個護身符,我高興的收下了。

第三天,有三個親戚來看我,他們都是大法弟子。他們用法輪大法的法理開導我,還讀《轉法輪》給我聽,我覺得我的身心都在發生著明顯的變化。可是由於自己長期以來有條件卻沒有學法,沒有修煉,所以心裏不穩,狀態時好時壞,他們開導我就好,我自個兒呆著,胡思亂想,狀態就極差。這樣,我對他們產生了強烈的依賴心,希望他們能一直陪伴著我。可是他們給我病房的病人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結果,「六一零」和公安的警察來了。這一天,正好是邪黨屠殺大學生的所謂敏感日──六四。

記得六月三日那天,我臉上,身上,到處都出現小紅點,全身皮膚像塗過碘酒一樣,手指也變成了碘酒黃。後來,我親戚(大法弟子)帶我回到家裏,一次完整的煉了五套功法,奇蹟出現了,我碘酒黃的皮膚全部變成了健康色-白裏透紅,我和家人都十分欣喜。可是,我還是沒有悟到,吃了晚飯又去了醫院。結果,六月四日那天「六一零」警察來了。雖然我的親戚走脫了,還是給我的身心帶來了很大的衝擊,我的狀態又出現了惡化。

醫院給我下了病危通知,並強調如不及時做化療,就會腦出血,導致死亡。變異的細胞每天都在大量的吞噬正常細胞。我母親無奈的在同意化療單上簽了字,我接受了化療。

在化療期間,我的親戚(大法弟子)天天給我通電話,開導我,讓我每天成千上萬遍的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我身心合一的念,每個細胞都同時念。我努力照著做。

上了化療後,我住在無菌病房,每天的針從早打到晚;左手打腫了打右手,右手打腫了腳上打……打得連嘴也張不開。更嚴重的是,化療藥水打漏了,藥物所及,全部發黑,把個腳腫得像饅頭一樣,痛不欲生。我除了忍受劇烈的疼痛,就只知道哭。

我姨媽一直來陪我,她也是大法弟子。她開導我,給了我無窮的安慰,更讓我明白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了我的命。上化療的第四天,就我一人躺在無菌室的病床上,只感到很累很累,一會兒就睡過去了。意識中,看到一個朋友來看我,他正笑著說著,轉眼間就變成了一塊烏雲,黑漆漆的瀰漫了整個病房。我感到全身沒勁,眼也睜不開,嘴也喊不出聲來。天旋地轉,但意識還很清楚,不管我怎麼使勁都絲毫沒用。我急了!想到了師父,心裏就喊:「師父救我!」這一念一出,很快,眼前亮了,我睜開了眼睛,疲憊的用力撐起身體,喊家人過來。我心裏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心想,第一療程化療結束後,我要從頭開始,真正走上修煉大法之路。

按院方的叮囑和治療白血病的慣例,化療間隔時間一般為一週。也就是說,一週後我還得住院化療。這時,我心裏已有了自己的選擇,所以,我第一療程一結束就回了老家,開始學法煉功。這期間,我頭髮開始大量脫落,洗一次澡要落蓬鬆的一堆,弄得我害怕洗澡,害怕照鏡子,畢竟,我剛二十四歲啊!

我原來學過功法動作,現在在親戚(同修)的幫助下,糾正了一些不準確的動作。在他們的建議下,我用背法的方式學大法。遇到疑難都有人給我解答,我稍有鬆懈,就有人督促。我那發黑發腫的腳,連單盤都翹得高高的,更不要說雙盤了。疼的那個勁啊,一身汗一臉淚。現在想想,真不知是怎麼熬過來的。

老同修不斷的問我:你要明白自己為甚麼走進大法的?如果你現在甚麼病也沒有,一身輕,你還會在大法中修煉嗎?那麼你走進修煉的目地是甚麼呢?我知道,他們都是老弟子了,他們有過修煉的心路歷程,不是隨便問的。我也在反覆問自己,不斷提醒自己精進,在學法中昇華,在修煉中改變,真是一天一個樣。

從第一療程結束到現在,已經差不多半年了,我的改變使家鄉的人們知道了大法的神奇,通過了解真相,更知道了邪黨的殘暴與流氓。這期間,我還回到單位,給同事和領導講述了修煉大法後的神奇變化,用事實改變了他們對法輪大法的看法,有的同事還作了三退。

正如一位老同修所言,我已經「死」過一回,現在不但重獲新生,而且得到了萬古不遇的大法,生命的那個慶幸與喜悅,不走進大法修煉的人是無法體會的。

我第二次的生命是大法造就的,是師父給我的,我會倍加珍惜。我會用我的神奇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