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六日】我是山東青島市一名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冬天在我生命將要走到盡頭的時候有緣走進了大法,生命從此獲得了新生。

我從小就體弱多病,曾患有風濕性心臟病,膽囊炎,腎盂腎炎,貧血,偏頭痛,術後腸粘連及風濕性關節炎等。因經常不能走路,所以只上過小學四年級。跑遍青島所有醫院,也去過外地幾家大醫院醫治,中藥、西藥,手術、偏方、甚至喝過生蛇血吃過生蛇膽,雖花錢無數但收效甚微。

結婚生下女兒後,身體更不如以前,經常腿腳腫的不能走路,臉腫的眼睛都成了一條縫,風一吹,或洗頭洗澡就感冒發燒。身體弱的沒有一點抵抗力,每年靠打胎盤球蛋白和白蛋白,以及每月打吊針服用藥物維持生命,常年在痛苦中掙扎度日,為了祛病少受苦難,我想到了求神佛保祐,於是我在1990年皈依了佛教,每星期去廟裏送錢磕頭,天天在家燒香拜菩薩,但只是做表面形式,根本不知道如何修心性,身體也沒有太大變化,91年和94年的兩次病危致使我把自己的後事都做了詳細的安排。

1991年冬天,當我妹妹帶著我剛幾歲的女兒到醫院看我時,我吃力的睜開眼睛話都說不出來,我懂事的女兒在我面前從來不哭,用小手摸著我的臉說:「媽媽你快好起來吧,病好了咱就回家。」可剛走出病房就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問她小姨說:「我媽媽是不是快要死了?」看到這一幕,和我同病房的病友和家屬都跟著哭成了淚人,對我說:「你看你女兒多懂事,為了孩子你一定要堅強的活下去。」

94年春,我全身浮腫,半躺半坐,臥床一個多月,感覺只有出氣沒有進氣,覺得自己生命已經徹底走到了盡頭,我鄰居嫂子可能也感到我這一次很可能不行了,所以幾天來晝夜陪伴我。我一遍遍的對嫂子說:「如果我死了,孩子這麼小怎麼辦?」嫂子哭著安慰我說:「你放心,如果你真有那一天,我會把孩子當自己的女兒一樣養大,你就不要想孩子的事了,好好養病吧」。當我昏死過去時,我感到四週一片漆黑,我就拼命的往回爬,只想著回家照看孩子,就這樣又一次從死神手裏逃了回來。

1996年10月份,我去我們小區診所打吊針,路過我家樓下花園,看到有人在煉功,走到他們身邊感到身體很舒服。我就和煉功的大姨說我也想煉功,如果我煉功病能好嗎?大姨很熱情的拉著我的手說肯定能!並說,你真有緣,正好家裏還有一本《轉法輪》。我就跟大姨去她家把書請回家來。第二天,大姨跟我說,明天在我家聽師父在濟南講法錄音,你去聽嗎?我說我一定去聽,第二天我就開始去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聽著聽著我就睡著了,但是師父的講法我都聽到心裏去了。我聽師父說只要把自己當作真正的煉功人師父就給淨化身體。回家後我就開始咳嗽吐血,鼻子也出血,全身的骨頭肌肉酸痛,我知道師父把我身上不好的東西和業力都給我推出來了。大姨們看我已兩天沒去聽師父講法了,就來到我家,看到我的情況便說這是師父在管你了,我說:「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我二十多年的病了,醫院也救不了我,只有大法師父能救我,我把命都交給師父了。我要按照師父說的做一個真正的煉功人」。

就這樣我每天學法煉功,身體漸漸恢復了健康,扔掉了伴隨我二十多年的藥箱子。臉色紅潤了,口唇也不黑紫了,走路也不憋氣,不尿蛋白尿了,變形的關節也很快恢復了正常,也開始能做家務活了,我真的感覺無病一身輕了。半年後我來到醫院,給我多年治病的主治大夫看到了我的變化,都很震驚,我便告訴他是法輪功救了我!醫生說,:「這法輪功可太神奇了,說實話,你身上病太多了,現在的醫療手段真是無法給你治好,你就好好煉法輪功吧!」一年後我身上所有的病全好了,成了一個真正健康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