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知府愛民、天降甘霖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方克勤是明初濟寧知府,方孝儒之父。方克勤治理百姓,以道德教化為根本,不喜歡追求名譽。他曾經說:「官員追求嚴格治理百姓的名譽,一定要立下官威,官員要立下官威百姓一定會遭殃,我不忍心這樣做。」他設立了幾百所鄉村學校,修葺了孔子廟,興起了教化。他生活簡樸,身上一件布袍十年不換。

當時戰亂剛剛平定,朱元璋為了鼓勵墾荒,規定田地開荒三年後才徵稅。但下面的奸吏往往不到三年就開始徵收重稅,藉此中飽私囊。百姓因此認為皇帝政策不可信,不但不開荒了,由於不堪稅負,還把新開墾的田地拋棄,讓田地從新荒蕪。方克勤就和百姓立約按時徵稅,並將田地按肥沃程度分成九等,不同等級徵收不同額度的稅收。這樣奸吏無法舞弊,百姓墾荒的積極性大大提高。

一年盛夏農忙時節,守將卻督促民夫築城。方克勤說:「百姓種地還來不及,怎麼還能讓百姓受困於挖土挑石的勞役呢?」就向中書省請求,使築城工程得以停下來。當時濟寧久旱無雨,方克勤罷除百姓勞役後當即大雨傾盆。濟寧人歌頌方克勤說:「誰罷除了我們的勞役?是方知府出的力。誰救活了我們的莊稼?是方知府求的雨。方知府請不要離去,您是我們百姓的父母。」永嘉侯朱亮祖曾經率水師往赴北平,正值運河水枯,朱亮祖就征發五千民夫疏濬運河。方克勤愛民心切卻不能阻止,只好哭著向蒼天祈禱。忽然天降大雨,河水深達數尺,軍船得以順利通過,百姓稱為神跡。方克勤為官三年,濟寧戶口增加幾倍,百姓富饒豐足。朱元璋為此特地在朝廷賜宴表彰他的德行功績。

如今大陸西南地區遭遇百年不遇大旱,災民飽受苦難。可是在中共統治下大陸又上哪去找方克勤這樣的愛民之官呢?曾經有一位清官,卻被中共關進監獄殘酷折磨。

大學畢業的姜國波,是濰坊市委政法委官員,副縣級級別,年年考評都被評為優秀。修煉法輪功後,姜國波在承擔全市政法系統幹部考察工作的幾年裏,不貪不佔不收禮。姜國波在濰坊下屬青州市掛職期間,為當地村民打井、修路,深得民心,村幹部和村民在村頭放鞭炮歡迎他。

就是這樣一個廉潔奉公、關心百姓疾苦、深受百姓愛戴的清官、好官,卻被中共解除職務,停發工資,失去工作,二次被非法關進濰坊昌樂勞教所迫害。二零零零年底在昌樂勞教所,在滴水成冰的嚴冬,七、八個人把姜國波扒光衣服,捆起手腳放進水缸裏泡,把他的頭按進水裏灌;或幾個人用水管子向他的嘴裏、鼻孔裏連續長時間噴水、灌水,使他無法呼吸,每次折磨都在半個小時以上。二零零五年在昌樂勞教所,昌樂勞教所所長徐立華指使惡人在飯中加入了破壞神經、阻礙大小便和其它不明藥物毒害他,致使姜國波頭暈得厲害,心跳異常。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九點,在姜國波打工的公司院內,四個蒙著臉的便衣,採取流氓手段,用黑袋子套住姜國波的頭,勒住姜國波的脖子,把姜國波抬上車綁架到昌樂看守所非法關押,並嚴密封鎖消息,不准親人詢問,拒絕親人探視。在非法關押的前三個月裏,濰坊公安局國保支隊惡警,夥同昌樂看守所惡警,十幾個人長時間連續輪番非法提審,刑訊逼供、不讓睡覺,致使姜國波出現高血壓。 二零零九年四月,姜國波被迫絕食抗議,被昌樂看守所獄警野蠻灌食。獄警指使六、七個刑事犯,將姜國波手腳分別銬在死人床四個床腿上,使人呈「大字形」,動彈不得,床板上有摳好的窟窿,窟窿下放著便桶,使大小便順著窟窿流到便桶裏,插管灌食二十四小時不拔。慘無人道的野蠻灌食,令姜嘔吐不止,最後吐血。 二零零九年六月,姜國波已被迫害得不能進食。姜國波被非法關押期間受盡折磨:上大鐐、死人床、無休止提審、長期不讓睡覺、謾罵侮辱、野蠻灌食、以及長時間背銬(十五天撤下一次),致使他頭髮灰白,極度消瘦,生命垂危,出現嚴重的肝病。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中共又不顧姜國波死活將清官姜國波枉判五年。

中共如此善惡顛倒、殘害百姓,上天降禍猶恐不速,又怎麼可能讓氣候風調雨順呢?天災實乃人禍所致,只有解體中共,使中華政治清明、人心向善,才能下有愛民好官、上有和風祥雨,百姓才能夠樂享太平。

(本文所述史實來自《明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