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深慮論》看中共的滅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憂慮天下的人,常常算計他認為導致患難的事情,而忽略了那些平易的事情;防備他所畏懼的情況,而漏掉了他毫不懷疑的情況。但是禍患往往發生在他所忽略的地方,而變亂卻常常出現於他毫不懷疑之處。難道是他考慮的不周密嗎?原因是他所考慮到的是人事中理應出現的,而超出於人的智力所能測度的,卻是天道。

當秦朝之世,在吞併諸侯,統一天下之後,當時的想法,以為周朝的滅亡,只是在諸侯各國的強大罷了;於是改變分封制為郡縣制。正在以為軍備武裝可以不再使用,天子的寶座可以世代保持時,卻不知道漢高祖崛起於農田之中,終於滅亡了秦朝的皇權。漢朝鑑戒於秦始皇當年孤立的教訓,於是大大的分封子弟以至於連遠方親屬也使之建立為諸侯國,認為有了同姓的血親關係,就可以世代相傳而不發生叛變;但是吳、楚等七國卻發生了篡位弒君的陰謀了。漢武帝、漢宣帝之後,逐漸瓜分這些封國,以削弱他們的勢力,認為可以無事了;但不料被外戚王莽終於篡奪了漢朝的帝位。東漢光武帝鑑戒於西漢哀帝、平帝的失誤,魏朝的鑑戒於東漢,晉朝的鑑戒於魏朝,都是警戒於前朝滅亡的原因而預先為之防備;但是它們的滅亡,卻都出乎其所防備之外。唐太宗聽說「武氏殺其子孫」的話,甚至把疑似之間的人都搜索出來除掉了;但是武則天天天伺候在自己的身邊--他卻沒有覺悟到。宋太祖鑑於五代時地方軍事長官能夠壓制其君主,於是全部解除了各地區的軍權,使其力量削弱而容易統治;卻不知道自己的子孫終於在敵國的面前受困頓。

這些人都有超出一般人的智慧,有蓋世的才能,他們對治亂存亡的微小的契機,考慮的很詳細,防備的很周密了。可是他們考慮的切合於這裏,而禍患卻發生在那裏。終於導致變亂滅亡的原因是甚麼呢?恐怕是智力僅僅能夠計算人事,而不能夠計算到「天」的作用吧。良醫的兒子大多是死亡於疾病;巧於弄鬼神的巫者的兒子,多數是死於鬼祟。難道他們是善於救活別人的兒子而拙於替自己的兒子打算嗎?其實是善於圖謀人事而拙於圖謀「天道」啊。

上古的聖王,意識到天下後世的變化,不是人們智力能夠完全預想到的,更不是用甚麼辦法和權術能夠制約的,因此不敢任意地逞其思謀詭計,而只是積累自己的至誠心意,用廣大的仁德來結合「天心」,使「天」眷愛他的德政,好像慈母愛護孩子那樣不忍得撒手不管。因此,他的子孫雖然出了最愚蠢或最不像樣的足以亡國的人,然而「天」終於不忍得很快地滅亡他的王朝。這是聖王深謀遠慮地緣故啊。倘若自己不能夠結合「天心」,而只是想靠著小小的謀略,來籠絡當世的人事,並且肯定後代的沒有危險、滅亡;這在事理中是決不會有的,又何況從「天道」來衡量呢?

*****

以上是方孝孺的《深慮論》全文。方孝孺是明朝大儒。燕王朱棣起兵,攻破京城,奪取皇位,命方孝孺起草即位詔書,方孝孺不從,朱棣說:「如若不從,滅你九族!」方孝孺說:「雖滅十族,亦不附逆!」後來朱棣殺他的九族並殺他的學生以湊足「十族」之數。

方孝孺以自己的生命踐行自己信仰的壯舉,驚天地、泣鬼神。他寫下的這篇《深慮論》體現了中國古人和中華文化的智慧。中共的滅亡將再次印證這篇文章的觀點。

中共用謊言、暴力和利益收買三管齊下的手段維繫其政權,比較歷朝歷代都要嚴密狠毒,甚至扭曲人的心靈也在所不惜。那麼它能維持得住嗎?看看蘇聯的解體崩潰我們就很清楚,它維持不住。現在它又要借鑑蘇聯解體的經驗教訓,以免重蹈其覆轍。但是我們若回顧歷史就會發現,它如此作為其實正在重蹈覆轍。

中共的末日決定於它的罪孽深重、惡貫滿盈。中共若要求生只有一條道路,那就是:棄惡從善、改邪歸正、謝罪認錯、請求寬恕。如此方有一線生機。中共會這樣做嗎?不會。這樣做在它看來無異於自殺,因為它的罪孽實在太深重。而且它的邪惡本性也使它無法做出這樣的選擇。但它若邪惡到底,一條道走到黑,等待它的結果也只有一個,那就是:天殺。

中共走到今天這一步,已無可挽救。但對中共成員來說,仍有選擇的機會。有許多人看到中共的危機,在給自己留退路,把財產家人轉移到國外。我要對這些人說一句:你們若要自保,請先退黨,因為真正的危險不是來自於人,而是來自於天。若你們始終是中共邪教成員,即便你們跑到天涯海角,天滅中共之時,你們仍然在劫難逃。

對於那些仍然對中共抱有幻想、企圖依靠中共獲取榮華富貴、因為恐懼不敢脫離中共、或者因受黨文化毒害而是非不辨的人。我對他們只有同情。有句話叫:大廈將傾,燕雀安知?中共與宇宙大法為敵,這是它將被徹底銷毀的根本原因。你與它站在一起,宇宙又豈能容你?

一個幫派或者邪教被消滅掉,其成員或者會有生機。但其死心塌地、頑抗到底者焉有存活的機會?中共不僅獲罪於人,而且獲罪於天,天怒人怨、人神共憤。與其為伍,其險惡之大可想而知。且稍有廉恥之心者也不屑與此黑幫惡黨為伍。

方孝孺的這篇文章,任何一個王朝、帝國的歷史都可成為其佐證。從中我們也可清楚看清中共的末日。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未來謀劃,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善惡生死,繫於一念。我不敢奢望今天的人能有方孝孺那樣對抗強權的凜然大義,但是我們至少要能明辨善惡是非,知道保全自己的良知和生命,能夠為自己的未來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