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因為愛你而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8日】

歷史常常驚人的相似

2000年前,當耶穌被迫害的時候,他曾要求他的門徒為他傳播的真理作證。門徒們沒有辜負耶穌的教誨。300年間,一代又一代虔誠的基督徒,前赴後繼,不惜流血犧牲,以驚人的勇氣和毅力,走遍山山水水,只為了告訴人們,耶穌教人向善,他講的是真理。

正是由於他們的努力,洗盡了耶穌蒙受的不白之冤。如今,誰都知道,基督教是教人向善的,根本不是當年惡人們所誣陷的所謂邪教。

2000年後的今天,法輪功學員為捍衛自己信仰的法輪大法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在當年基督徒可悲可泣的壯舉的再現嗎?!

由於人們受到了江氏集團造謠宣傳的矇蔽,一些人卻把法輪功學員為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所做的一切看作是在搞政治。

講清真象,並非在搞政治

那麼,法輪功學員真的是在搞政治嗎?非也!

幾年來,江氏集團千方百計把法輪功和政治掛上鉤,處心積慮誣陷法輪功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地」和「亡黨亡國」的危險,並故意把法輪功學員揭露、制止迫害的努力說成是在向XX黨奪權。他們這樣做的目地,無非是為了把法輪功打成所謂「反黨」、「反政府」、「反華」的政治勢力,以騙取中國民眾和幹部的支持,從而給他們的鎮壓和迫害製造藉口和依據,並將人們的視線從其發動的這場鎮壓和迫害的非法性、殘酷性本身移開,以緩解自身因此面臨的方方面面的壓力和危機。因為在中國,任何事情只要和政治掛上了鉤,任何人只要被認為有推翻政府的企圖,成了「反黨」、「反政府」、「反華」的政治勢力,掌權者就可以名正言順、無所顧忌和毫不留情的進行鎮壓了。同時,一件事一旦上綱上線到了「亡黨亡國」的高度,哪怕鎮壓再血腥再殘酷,死的人再多,也無人敢站出來說話,主持正義了。因此,誣陷法輪功搞政治,自然也就成了江澤民鎮壓法輪功的最有效的藉口之一。

但是,假的終究是假的,謊言重複一萬遍畢竟還是謊言。

江澤民誣陷法輪功搞政治,那麼究竟甚麼才是「搞政治」呢?是不是去政府上訪,向民眾散發傳單,到天安門請願,起訴了江澤民,就一定是在搞政治呢?其實,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做了甚麼,而在於為甚麼要做這些?這樣做的目地究竟又是甚麼?如果江澤民不鎮壓和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能夠自由合法的修煉,他們根本就不會去上訪、發傳單、請願和起訴,正是因為有了這場鎮壓和迫害,再也無法像以前那樣自由合法的修煉,他們才不得不被迫起來揭露、制止這一切。也就是說,是江澤民的鎮壓和迫害發生在前,隨後才有法輪功學員對這場鎮壓和迫害的抵制。而法輪功學員被迫起來揭露、制止鎮壓和迫害的目地,也並非是為了奪取江澤民手中的政治權力,更不是為了改變當下的政治制度,只是為了制止這場災難深重的民族浩劫,重新獲得一個不受干擾的修煉環境。顯然,這與搞政治完全是兩回事。

作為獨裁者,江澤民本人從來都把權力看得高於一切,他以為世上的人也都和他一樣。其實,自古以來的修煉者對政權都不感興趣,法輪功也不例外。作為一種精神信仰,法輪功追求的是道德昇華,根本沒有在人間建立政權的願望,也不會對人世間的政治制度和權力較量感興趣。早在法輪功剛剛公開傳出不久的1994年4月,李洪志先生就明確對弟子提出了「一個修煉者,除幹好本職工作外,不會對政治、政權感興趣,否則絕不是我的弟子。」(《精進要旨》「修煉不是政治」)為此,李先生還反覆告誡他的弟子,任何對權力的追求和對政治的熱衷都是阻礙修煉者提高從而達到圓滿的嚴重障礙,真正的修煉者絕不能也絕不會執著於此。

我們在前面已經分析過,鎮壓和迫害法輪功並非是中國黨和政府領導的集體決定,而是江澤民個人以權代法的一意孤行;在這場鎮壓和迫害中,大陸的整個國家機器其實是被江澤民挾持、脅迫和利用了,鎮壓和迫害並非他們的本意。常言道,「冤有頭、債有主」,法輪功抗議和要求懲辦的從來都只是鎮壓和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以及追隨江澤民直接迫害法輪功的罪犯,而不是中國政府。江澤民雖然佔據著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位置,但他草菅人命、殘害人民的所作所為早已表明,他代表不了中國政府,更代表不了中華民族。就如同希特勒代表不了德國,代表不了德意志民族一樣。他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的迫害,不僅是中華民族的恥辱,也是對中國政府的國際形像的玷污。江澤民想混淆視聽,把黨和政府作為掩飾他鎮壓和迫害法輪功的「擋箭牌」是徒勞的。

說到底,無論上訪、上天安門廣場、還是發傳單、辦網站、搞請願,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其出發點和目地始終如一,而且從來都沒有也不會改變,就是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清除謊言,讓人們明白真象,恢復合法煉功的權利,而不是為了奪取政權和改變政治制度。最能證明這一點的,莫過於海外法輪功學員對江澤民和新一代中國領導人的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其實,即便對於江澤民本人,在其下令公開鎮壓法輪功之後,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也一直在通過寫信、上訪等方式,給其正面了解法輪功的機會。然而,江氏卻一意孤行的推行迫害,並公然趁2000年8、9月間訪美之機,通過世界著名媒體CBS向全世界撒謊,誣蔑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為其違背中國憲法的取締行動製造理由,從此才引發了全世界法輪功學員此後對他的集中揭露與抨擊。在江澤民任國家首腦期間,無論他出訪海外走到哪裏,都會遇到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議、譴責和起訴。江澤民怕見黃色(法輪功學員的服裝及橫幅常用顏色),也已成為傳媒界不成文的笑話。

對於每一個人,法輪功學員都本著善念,希望他們有了解法輪功的真象的機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包括中國的領導人。2003年12月7日下午,溫家寶抵達紐約,對美國進行為期4天的訪問。在他所到之處,法輪功學員打出了「歡迎溫家寶訪美」、「懲辦江澤民」、「法輪大法好」等橫幅,並以靜靜的集體煉功的方式表示對溫家寶的誠心希望他明白真象,停止對中國善良民眾的殘酷的鎮壓,嚴懲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當天,當溫家寶的車隊離開酒店進入會見日程時,他的陪同人員在巴士上向法輪功學員揮手致意。12月10日,溫家寶抵達波士頓,這是他此次美國之行的最後一站。從紐約來的雕塑家王先生說:溫總理的車隊迎面看到了我打開的橫幅「歡迎溫家寶訪問美國」和「嚴懲江澤民」,我清楚地看到車裏的很多人都在笑。

海外法輪功學員對待新一代中國領導人的態度,使得江氏集團誣蔑法輪功是「反華勢力」 「逢中必反」的欺世謊言不攻自滅,以事實再一次向世人表明了法輪功的一貫立場:法輪功反對的不是中國和中國政府,而是喪心病狂鎮壓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和直接追隨江澤民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罪犯。

參與歡迎溫家寶的法輪功學員、美國加州房地產公司經理趙女士說,無論是對中國大陸受謊言欺騙而對法輪功不理解的廣大人民、甚至警察,還是對各國不了解法輪功真象的政府和人民,法輪功都是善待的,我們不敵對任何政府、任何人,對中國總理溫家寶也是一樣,我們所做的一切,只是要清除人們對法輪功的誤解,讓每一個人都能以親身的經歷和體會做出對法輪功客觀公正的判斷。在溫家寶這次訪美之際,法輪功學員當然也歡迎中國總理了解這一源自中國的古老修煉文化的美好,了解法輪功在自由法制國家中的蓬勃發展。希望中國的新領導人,摒棄江氏惡政,和所有的人一起制止這場反人類、反社會的迫害運動。

迫害法輪功是對我們每個人的迫害

除了上面分析的這種誤解之外,還有些人認為,法輪功學員冒著危險向政府和世人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是在拿雞蛋碰石頭,不值得;或者認為是多此一舉,沒必要。有的好心人還勸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你覺得好,你在家煉就是了,幹嘛冒那麼大的風險到外面去跟別人去說呀?你知道江澤民在造謠,你自己明白就行了,管別人知道不知道呢?他受騙是他自己的事,與你又不相關。」但法輪功學員卻不這樣想。

從表面上看,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和迫害中,受害的只是法輪功學員,其他人好像都不在其中,其實不然。生活在今天這個社會中的人,儘管對許多事情的看法都不相同,但大家卻都有一個共同的感受,那就是當今社會的道德正在一日千里的向下滑著,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已變得相當可怕。恰恰正是在這樣一個社會和時代裏,許多人都在隨波逐流,法輪功學員卻反其道而行之,發自真心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在做一個好人,他們一心向善的言行,帶動了人心的明顯回升,強有力的穩定著社會。如果連這樣的好人都要鎮壓和迫害,如果連 「真善忍」都不准人相信,那麼,誰還願意真心向善,誰還願意做一個好人呢?如果這個社會再沒有人願意真心向善,再沒有人願意做一個好人,那麼這個社會的道德良知還怎麼維持?如果連道德良知都無法維持,人人只顧自己,假話張口就來,昧著良心做人也不覺得有愧,那麼這個社會還有何安全感可言?還有何幸福可言?所以,鎮壓和迫害法輪功,受害的絕不僅僅只是法輪功學員,而是全體中國人,最終也將包括鎮壓和迫害者自己;毀掉的是整個民族,傷害的是整個人類,而絕不只是一些人。作為一個信仰「真善忍」、一心向善的人,法輪功學員怎能只顧自己個人的安危,明知可能發生這場危害卻置身局外、袖手不管呢?法輪功學員之所以要冒著危險去向政府和世人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正是為了通過自己的努力制止這一切。

從另一個角度講,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而降,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不管你信也罷,不信也罷,客觀上它都在起著作用。當今世界,不管人們對法輪功持何種態度,絕大多數人都認同「真善忍」是好的,是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人類心中最美好的一面的體現,而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正是「真善忍」,他們的目標也正是要做一個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好人。那麼大家想一想,反對「真善忍」,不就是認可和提倡「假惡暴」嗎?如果你聽信了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陷,跟著他們一起仇恨和迫害對「真善忍」的信仰,一起仇恨和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那你是在幹好事還是在幹壞事呢?如果是在做壞事,那麼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又將會給你帶來甚麼呢?即便你不認同「真善忍」,也不認同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人,但憲法既然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別人是不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信仰「真善忍」,做一個符合這個標準的好人呢?那麼如果你否定、踐踏別人的這種自由和權利,是不是同樣是在做壞事呢?那麼做了壞事等待你的又將是甚麼呢?顯然,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既然如此,那麼作為一個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又怎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胞、親人受騙上當,無知的被獨裁者所利用,做著有害自己有害家人的事,卻不去盡一切可能讓他們明白真象,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呢?

歷史上,羅馬帝國的當權者曾多次對善良的基督徒進行迫害,因此招致了接連不斷的大瘟疫,最後整個強大的羅馬帝國也被大瘟疫所毀。

據歷史學家記載,公元54年至68年間,古羅馬皇帝尼祿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徒。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尼祿指使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諸如基督徒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基督徒狂飲、亂倫等等,把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強加在基督徒身上。尼祿還命令將不少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此後,幾任當權者步尼祿的後塵,又繼續迫害基督徒。而每次迫害發生後,都會招來一場可怕的大瘟疫。最後一次大瘟疫波及了整個歐洲大陸,死的人實在太多了,結果強大的羅馬帝國也因此走到了盡頭。而在每次大瘟疫中,那些沒有迫害基督徒的好人卻倖存了下來。

歷史的規律是相同的。1999年7月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以來,中國大陸天災人禍接連不斷,日盛一日,你不妨想想,這是不是當年羅馬帝國大瘟疫的慘劇在今天中國的重演呢?是不是上蒼在警示人?其實,這5年中,已有不少仇恨、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和協同他們犯罪的人遭到了這樣那樣的報應,這方面的事例在海外媒體上已有大量報導,只是由於官方嚴密的新聞封鎖,而不為大陸民眾所知罷了。正因為不忍心再看到更多的人遭到這樣的報應,被歷史淘汰,法輪功學員才要挺身而出,不惜冒著極大的風險去喚醒人們心底的良知和正念。

誰沒有自己的夫妻兒女、父母兄弟?誰不懂得自由的可貴?誰又不嚮往幸福安定的生活?法輪功學員當然明白,去向政府和世人講清真象將冒怎樣的風險,這樣的風險又會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甚麼,如果只考慮自己的安逸,他們完全可以不這樣做。誰也沒有強迫他們,他們之所以甘願去冒這樣的風險,那完全是因為,李洪志老師一直教導他們要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人」,所以他們才把別人的未來和幸福看的比自己的安危更重。如果能用自己的受難換來同胞的覺醒,讓他們擁有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他們寧願把風險擔在自己身上,寧願拿雞蛋去撞石頭。這樣的風險冒的再大,他們認為也值!

讓全中國人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讓全世界人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就是所有法輪大法修煉者的最大心願。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給政府的公開信中寫道:「親愛的祖國,我們多希望在這片土地上,正氣回升,人人善待,帶給國家真正的希望。古往今來,多少忠義之士精忠報國,冒死進諫,丹心照千古。今天,為了國家的長遠未來,請給真善忍應有的位置。」

可貴的中國同胞,這就是廣大法輪功學員共同的心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