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夫妻之緣 在救眾生中共同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從小就有強烈的求道之心、探知宇宙生命奧秘的願望,遍訪民間各種方術,各種氣功都學過,都沒有找到我要找的,多病的身體卻越發糟糕,結腸炎等病長期不癒,引發的全身到處都是病變,長期生活在病痛折磨之中。工資基本上用來吃藥了,原來一心想報答父母之恩、手足之情的願望也成空了。頭腦、眼目昏蒙,這個世界好像離我很遠。

一九九七年,同修辦輔導班,我有幸請到了《轉法輪》。第一次看時,因工作忙,都是在晚上十一點以後,一直到深夜一、兩點。第一遍看完時,我知道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我原本四處奔波的心,從此安定下來了。也是在看第一遍《轉法輪》時,不知不覺一身輕,頭腦清晰開闊,心胸暢快明朗了。在以後的學法修煉中,我時刻把住每一個機會,過好心性關,感到師父時刻在看著弟子在修。

妻子通過我多次的介紹,於九九年也接觸了大法,但還未深入,中共的迫害就開始了。此後,我家就長期處於「六一零」警察、單位的施壓、騷擾之中。家中多次被「六一零」警察入室搶劫,翻箱倒櫃,很多親戚都被連帶施以恐嚇,每遇風吹草動,就遠遠趕來,團團圍在家中,哭哭啼啼。面對這一切,剛接觸大法的妻子擔心我被迫害,承受的壓力非常大。面對妻子無望的表情,我心如刀絞,但我明白,我修煉真、善、忍沒有錯,堅持信仰沒有錯,維護大法沒有錯。當我放下情的纏繞時,我感到了寬大的慈悲,法理更明瞭。我懷著慈悲看著妻子和周圍的眾生,更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義。心割捨了,妻子對法卻更加堅定了起來,漸漸精進的學法煉功了,對法理解漸漸深了。面對「六一零」警察、單位領導的騷擾迫害,她多次正念很強的批駁制止。

二零零零年,我參加法會,因人太多,被人惡意告密。妻子因擔心我的安全也去了法會。幾天後,縣城內出現了一個大規模的由「六一零」警察為首的入室搶劫「運動」,三十多個大法弟子家錢財、大法書籍被非法闖入的「六一零」警察洗劫,翻箱倒櫃,一片狼藉。當時我還在外面,妻子一個人在家中,幾個警察在將我家翻的亂七八糟後,要搶走掛在牆上的師父法像鏡框。妻子立在法像前,義正辭嚴的說:「你們搶了其它東西,可師父的法像不能給,除非你們用槍對著我開槍!」就這樣,妻子在法像與「六一零」警察間立了一天。中途,警察還將單位領導、親戚脅迫來對她施壓,都未得逞。第二天妻子被非法監禁時,一個「六一零」警察問她為甚麼要煉?妻子告訴他們大法的真相,最後說:「因為我不想在這個社會的大染缸中造業。」坐在旁邊的單位領導眼淚「唰」一下淌下來了。這位領導一直被安排負責監視我們,但他從沒有參與過迫害。

由於妻子的正念,我們掛在房間的幾幅大幅的法輪、法像鏡框,一直在那掛著。在這之前,單位惡黨書記曾告密「六一零」,說我們家一直掛著師父的法像、法輪。他們十來個人找了半天都沒找到,那麼大的鏡框,他們看不見。我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

後來我又一次被非法勞教。由於與世隔絕和殘酷的迫害,我無法顧及妻子,甚至無法為妻子守住口,只有聽由她自己了。到後來我正念漸強,一直與同修運用正念、神通制止迫害,閒隙之中,也正念加持遠方的妻子。後來得知,妻子在外幾年,沒有經濟來源,寄住親戚家中,艱苦度日。就這樣她還經常寫信鼓勵我,使我欣慰。(有的信被勞教所扣下了。)

我走出勞教所時,單位通知家屬接人,妻子找到我的單位,見人就講真相,並對領導說:「好好的人,你們弄走的,你們還給我還回來!」後來單位只得派人用車將我接回。

從勞教所回來,我的怕心很重。看到外地大法弟子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救人,如火如荼,我就想,我們這裏怎麼才走出這一步啊。在我的心性中,簡直不可能。但慢慢的,我從眾生口裏知道,這裏早就見到真相資料了,我為自己著急,加緊學法,背妻子抄來的師父的經文。一次妻子給了我一個二零零七年神韻光盤和《九評》光盤,讓我給同事看後發出去。我騎車沿幾個村子繞了幾圈,無處下手,總覺得全世界的人都在看著我。最後才找了一個很「穩妥」的一家,放進大門。現在想起都覺得可笑。

在夫妻同修之間,因為情的作用,經常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會牽動自己的執著、堅持自己,會給對方造成干擾。只有多學法,遇事向內找,互相圓容,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共同精進。

一次妻子說:「我們小區還沒有發真相資料,我們不能耽誤了他們,影響了他們被救度,我們承擔不了這個責任。」我心裏一緊,嘴裏不由得說:「還是以後再說吧!」但心裏知道妻子是對的,這是自己有怕心。我立即盤腿立掌,去除這骯髒的人心,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喚醒眾生的正念。

小區門口有時有人在下棋,有時為首的是一個局長身份的人,一看就是邪黨的「敏感日」又對大法弟子監控了。妻子直接當著幾個人的面對那局長講真相,勸退。我又心裏一緊:「算了!以後再說。」可心裏知道妻子是對的,就又立掌發正念幫助。聽到妻子講的真相,有時覺得怎麼這麼講呀,心裏又怨又怪又急的,但我立刻堅決抵制:這是自己的人心,是怕被人說的心、求名的心,被邪惡舊勢力加強的人心,強忍住,消除它!開始那局長只下棋不吭聲,冷不丁說一句,有幾個思想很頑固的人,一直替邪黨辯護,但隨著一次次的講真相,那些人漸漸不說了,那局長聽得眼睛睜得老大。

慢慢的,我能跟上參與救度眾生的事了。每次我與妻子搭檔出去發真相資料,在夜色中,在月光下,我們走在田野中、村莊旁,看著眾生有了得救的希望,我們相視微笑,彷彿在天上兩個純潔無瑕的生命,正在沐浴著慈悲的佛光。我們互相告誡:我們來自天上,在這裏成為一家,是為了得法,兌現我們的誓約,珍惜這夫妻之緣,去掉人的情,走出人,走好師尊安排的修煉之路。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層次所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