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甘肅法輪功學員遭受的牢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五日】下面是一位甘肅法輪功學員訴述他遭綁架在當地看守所與蘭州監獄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八日,我在趕集回家的路上,被惡警綁架到鄉派出所,當家人去找我時,他們謊稱沒有,叫到縣公安局去找。晚上他們就給我上酷刑,先上「老虎凳」;再上「四馬分屍」:兩個手腕各銬一個手銬,手銬上再各拴一根繩子,腳腕也各拴一根繩,然後用四個人各向四面拽,受刑者立即懸空。

我當時疼得暈了過去,當醒來時見自己躺在地上,感覺天旋地轉,四肢失去知覺。他們獰笑著說給我換個口味,就用煙頭燙我的腿,我疼痛難忍,禁不住把頭往地上撞。他們又把我弄到城關派出所,用兩個手銬把我吊了三天三夜,我當時全身失去知覺,兩手紫黑。

在迫害我的同時,以縣國保大隊李國明、呂正品,村支書為首等十幾個竄入我家進行搶劫:翻箱倒櫃,穿著鞋在床上亂蹬,被褥和衣服全部甩在地上,連雞窩也搜了一番。我妻子極力阻止他們犯罪,惡警們用幾個人把我妻子死死按住,致使她當時昏暈了過去。他們又弄醒,我妻子見他們行惡不止,悲憤難忍、喝了煤油,中了毒,他們又把人弄到鄉醫院進行搶救,從中午十一點一直折騰到晚十點多。中共不法人員們把我家的三輪車、摩托車、手機、身份證、駕照等物品搶走。圍觀的村民敢怒不敢言。

在第三天晚上就把我弄到看守所,在一次次行刑逼供中姓唐的打傷了我的左上胸部,肋骨受傷,呼吸、走路困難。在看守所非法關了十一個多月,又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蘭州監獄繼續迫害。

在蘭州監獄入監隊,強迫每人每天剝兩袋子大蒜,白天剝不完晚上不讓睡覺,晚上十點熄燈後點著蠟燭剝,有時到晚上兩點還剝不完,早上四點弄起來繼續剝。一個號室既要做奴工又要睡覺,有時三十多個住一起,臭氣熏天,蝨子鋪上隨處可見,由於人多,往往一顛一倒睡。還要被強迫背監規。有一次,我盤腿做奴工,惡警發現後指使犯人打傷我的腰。

我在入監隊被迫害了很長時間。最後被強行送到三大隊,教導員叫李文,副教導員叫任宏俊,中隊長叫劉孝軍,都是邪惡之徒,對法輪功真相根本不聽,反而加大迫害,手銬二十四小時不離手,晚上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包夾們還要勒索方便麵等物品,有幾次他們把我吊在車間機架上,腳尖離地,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惡徒們覺得丟了面子,又把我弄到惡警室,銬在暖氣管子上,使我無法活動,惡警齊上,電警棍電沒了再換一個,弄得我全身是傷、水泡,黑一片紫一片,特別是頭部最嚴重,昏暈,辨不清方向,有時失去知覺,下半身被橡膠棍打得烏青、紫黑,走路十分艱難,腰痛無力,小便失禁。兩年後才漸漸好轉。他們不讓我對任何人說。

為了反迫害我就開始絕食,他們把生玉米麵用開水沖開,再加冷水降溫,用一個大針管吸好,從插在鼻子裏的管子強行推入胃中,並故意來回搓管子折騰。有一我被折騰的休克了,搶救過來繼續迫害,造成我胃痛,長期不能吃東西,一吃就吐。

二零零八年五月才結束了這場惡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