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第一勞教所王成等惡警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第一勞教所惡警王成、李文輝、沈丕勛等為升官發財,追隨邪黨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副所長任國民幕後操縱出版黑惡報紙,惡警李武平、陳凌雅、王緒興、羅少華、王林福、張國界等胡謅誣蔑文章,假大法弟子的姓名發表,企圖混淆視聽。現將他們惡行曝光如下。

惡警王成罪行劣跡

王成,男,大約三十六、七歲,平涼市人,警號6222210,2008年3月份任六大隊十一中隊指導員。此惡人陰險狡詐,一對小眼放著兇光,他極力配合段繼平、鄭珺、韓喜民迫害大法弟子,主要罪行劣跡是:

1、培養打手,毒打大法弟子。已曝光的吸毒包夾惡人馬平、劉宏偉、袁方、孫紅濤、李興忠、崔世林、郭斌、陳君剛、王殿龍、翟存德、金建國、楊先中、盜竊包夾人員焦旭、陸信剛都是王成培養重用的典型。他給這些惡人每月以最高獎分,允許他們長期不出工,或當班長,「四防員」。支持、縱容惡人毆打、敲詐大法弟子。每個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都曾被這些惡人長期罰站、多次毆打或吊銬。其中岳峰泰被翟存德打的肋骨裂縫,李會明被馬平的鎖喉拳打的說話發音困難,楊宗霖被孫紅濤、馬平、陳君剛等人打的發生生命危險,馬同軍被陳君剛打腫頭部,還多次共敲詐去500多元的東西。被袁方經常拳擊、敲詐去380多元的東西,惡人除肆無忌憚地打大法弟子,有時也打其他勞教人員,如在六月初劉宏偉和張鐵斌打架,扔起小鐵簸箕,誤傷了王剛,將其右眼角打爛,幾乎傷到眼球,縫合8針,住院治療三十多天,造成惡劣影響。

2、強制洗腦,企圖扼殺靈魂。王成親自編排包夾惡人,專門監視,折磨大法弟子,形影不離,即使上廁所,惡人也站在身旁監視著,不准大法弟子說話,有甚麼要求,只能靠包夾的口來傳,強制大法弟子每週寫一次思想彙報,每月一次考試,定期或不定期寫誣蔑材料,不合他意,要求重寫,而且不給時間,只能在飯後工余,不讓休息加班趕寫,三次不成他就指示包夾開拳毆打,若拒絕不寫,就立即關禁閉或在鐵床上吊銬,他自己帶頭,夥同其他惡警以上課或談話為名,瘋狂誣蔑大法,並要求按邪惡內容寫作業,再由他批改,多數雙休日都不讓休息,一有空餘時間就將人全部召集在電視室看邪片,強制洗腦,以此來達到殺死他人靈魂的目的。

3、濫施淫威,百般折磨摧殘。王成指使惡人惡警任意欺辱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出工讓幹最重的活,回到號子裏,打掃衛生、打開水,及其它雜活都強迫大法弟子幹,他稍不高興,就提出去當面辱罵。去年十二月份,就將康尚文侮辱長達四個小時之久,沒讓吃晚飯。今年四月份,將李會明辱罵三個多小時,岳峰泰九月二十日勞教期限已到,十九日晚上逼著按他規定的字句寫「三書',岳不那樣寫,就懲罰寫了五次,並惡狠狠的要打,直到午夜12時,才因他睏乏無力而告結束,最瘋狂的時期,他頻繁地調換號子,有一週調換四次之多,讓人將東西搬來搬去地折騰,每逢他值夜班,總要將熟睡中的大法弟子搗醒,有時叫穿衣下床,又說沒事叫回去,就是故意不讓人安生。

4、貪污受賄,雁過拔毛。王成兼管勞教人員帳務。每月都有回去的人,而造冊的零花錢,卻由他親信的勞教人員冒名打條據,現金歸己佔有。誰送他東西就給誰行方便,如打電話,發信,購物等,尤其逢年過節,電話單子批下來,只有他的人才讓打,大多數人都打不上。那些吸毒的人要想當班組長、「四防員」或不出工,過的輕鬆一點,就得給他送東西,否則,予以撤換。原來的做法是,那個勞教當班,當日來的信件、郵包就可發放,後來,他認為有利可圖,就包攬過去,由他一人發放,誰若不給點好處,就扣押不發或拖著,甚至將信件毀掉。

王成這樣貪婪,上行下效,其他惡警也趁機敲詐,十幾個看守,就連手紙,香皂,牙膏,茶葉等日用品,都由勞教們常年供著,自己從來不買,在外面出工,內急了也伸手向勞教要紙,由此看出,這些惡警是些甚麼貨色,行為是多麼的卑鄙齷齪。

惡警李文輝罪行劣跡

李文輝,男,約三十五、六歲,警號6222238,原籍寧夏固原人,以迫害大法弟子兇狠而被任命為中隊指導員,2005年底受到迫害元凶羅幹的接見,由此他曾狂妄地對親戚說,要以此為跳板,由大隊長,一路升到所長,廳長等等胡話。不想2008年3月被撤銷了職務,調到食堂帶工,他多方活動,去年7月又回到十一中隊,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獸性不改。

李文輝凶殘無比,前幾年曾將一拒絕寫「三書」的大法弟子吊銬在鐵窗上,長達6天之久,將另一大法弟子毒打達四個小時,致其昏死,用水潑醒,又繼續毒打。武威市四位大法弟子2007年10月底被迫害入所劫持到勞教所,天氣很寒冷了,而李文輝叫人打開室內門窗,每個窗口下罰站一人,就這樣凍著,並指使惡人毒打,將岳峰泰打得遍體鱗傷,嘴唇內外全被打爛,疼的不能進食,酒泉市大法弟子周忠德被打得行動不便,上高架床休息時卻一頭跌下來,手被掛破,縫合四針,而他毫無人性不讓休息,逼著出工勞動。

每天出收工,由於路途較遠,帶工的管教都騎著自行車,而李文輝卻要求他騎多快,全體勞教人員就得走多快,以至跑步前行,他還惡狠狠地問:「效果怎麼樣,我發現了一個秘密,這樣走路也是一個最好的轉化(迫害)辦法。」

由於他不擇手段地迫害大法弟子,不斷遭到夢魘的追襲。三月份,他說幾次夢見夜叉,牛頭馬面手拿兵器來捉拿他和妻子;四月份,又說夢見狐狸精逼他發生性關係,使他四肢乏困無力,整天打不起精神。如今他又患上了咽喉腫痛、淋巴增生、心臟病。七月份做了咽喉手術,吞咽困難,其他病情日益惡化,只能靠大量藥物維持,大法弟子不斷給他講真相,說這是因果報應,而他惡性不改,行兇不止,如此,只有等著更大的報應,以至形神全滅。

惡警沈丕勛罪行劣跡

沈丕勛,男,現年40左右,定西市人,警號6222134,以前任中隊長,大隊長,因在勞務點上逃跑了人,被撤銷了職務,2008年7月調六大隊十一中隊,除了值班,就是監工。此惡警依仗與副所長任國民是親戚,加之兇悍暴躁,動輒罵人,動氣就開拳打人,九月中旬的一天勞動,大法弟子張春泰手下稍慢,他便開口大罵,同時出拳打張的臉部,在場的中隊長韓喜民還惡狠狠地說;「要是在前幾年,早就將你們這些人全打死了,你不要翹,一個管教給你整材料,就可以把你們關禁閉。」

沈丕勛的種種違法做法,是這個黑窩裏爛鬼人渣的最惡劣習性,他們在工地上經常談論以前的種種野蠻行徑,津津有味,得意忘形。說在八、九十年代,每個惡警手裏提著棍棒,看誰不順眼就打,幾多「威風」。每年還可以從勞教人員身上詐取五、六萬元,最無權的也可詐取1-3萬,那時外面的人可以販煙到號子裏,有些管教給提供方便,或直接暗地裏當二傳手。那些牢頭獄霸除了詐錢外還要他人給他弄大煙抽,管教就是這些人的保護傘,他們執法犯法,不但不受到懲罰,反而受到惡黨的提攜重用,誰越凶殘,人性全無,誰就越受重用,這是惡黨勞教所的用人原則,隨著網上將他們的罪行逐步曝光,他們的行為變得隱晦,但本性絲毫未變。

惡警辦黑報紙誣蔑大法

另外,甘肅省第一勞教所為毒害世人,誣蔑大法,於今年三月份辦了一份黑惡報紙《育新園地》(電話0931-6279242)。

該黑惡報紙對開四版,每週一刊,由主管副所長任國民幕後操縱,宣傳科長李武平、副科長陳凌雅(警號6222145)任正副主編,惡警王緒興(警號6222124 )、羅少華(警號6222092)、王林福(警號6222104)、張國界(警號6222215)分別任各版編輯,每期均有反大法的內容,特別是惡黨的某些敏感日。這幾個惡警胡謅誣蔑文章,假大法弟子的姓名發表,企圖弄假成真,混淆視聽。

上列惡警,以前都曾在大、中隊任職,罪行累累。其中,王緒興曾任二大隊長,將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吊上大樑,多則幾天幾夜,少則一、二天,他以打人兇狠出名。

羅少華曾任六大隊教導員,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兇猛打手,他的罪行曾在網上多次曝光。惡黨一所迫不得已,撤掉了其原職務。

張國界今年六月以前任四大隊一個中隊指導員,因剋扣勞教人員少得可憐的血汗錢,收受賄賂而被免職,這四個惡警還擔當任課,每週二、四晚上,在課堂上誣蔑大法毒害世人。

僅從了解的這些事實中可以看出,讓這些人渣敗類辦報能幹甚麼好事,望世人警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