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第一勞教所金永耀等惡警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三日】(明慧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第一勞教所(又稱平安台勞教所)位於蘭州市紅古區平安鎮(郵編:730086),是甘肅省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主要場所之一,先後關押了幾百名大法弟子。在這個黑窩,惡警和吸毒人員用各式各樣慘無人道的迫害方式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正信。下面是惡警金永耀、鄭君、韓喜明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實例。

一。惡警金永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

金永耀(警號622119),男,40歲出頭,原任六大隊教導員,2008年改任副大隊長,主管生產。此人方臉黝黑,說話時齜牙咧嘴,狠戾無比。

前幾年,金永耀夥同前任大隊長黃勇奎,中隊指導員李文輝等惡警,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因其惡行被大量曝光,一所惡黨黨委免去了他的教導員職務,派去主管生產。但他狼性不改,整天在現場監視,誰手下稍慢,就破口大罵,經常開拳即打。

9月初,修理架子車時,金永耀用拳頭猛砸大法弟子李會明、馬同軍的頭部。5月份,在一次除草中,金永耀用腳踩大法弟子李勤本,李躲開了,沒踩上,他便惡狠狠地說:「這幾年政策好了,若遇上前幾年,早把你打死了。」

4月21日早上,在北區操場鏟漆,雨下的那麼大,惡警監工早就打上了雨傘,他還讓大夥兒繼續幹活。每個人都衣衫單薄,渾身濕透了,凍的發抖,一直幹完才收工。回去後,好些人都凍病了,發燒不止。

九月中旬鋪水渠時,一段水渠本來鋪的不錯,而他卻叫人墊起又落下,反覆折騰三次,又恢復到原來的樣子,整得人睏乏無力。一名叫朱富緒的勞教人員,被砸斷了右手食指,在醫院手術治療,第一次手術不成功,又進行了第二次手術,十分痛苦。

二。惡警鄭君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

鄭君(警號6222051),四十歲出頭,慶陽市寧縣人。此人身體肥大,臉上橫肉塊塊飽綻,眼睛放著兇光,腦袋裝著惡黨灌輸的壞思想,出口則是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完全是惡黨「文革」中階級鬥爭那一套。他從分隊長、中隊長 ,一直爬到大隊長。

2002年前,他曾任一所政治部主任。隨著邪惡所長曾林楓(當時主持修建監區,貪污受賄數百萬元,於2002年遭惡報,被判刑七年)的倒台,被逐出核心圈子,但因其狠毒、殘忍,以打人毒辣在平安台(甘肅第一勞教所所在地)而臭名昭著,惡黨看上這一點,仍在利用他。

2008年3月,鄭君任六大隊教導員後,夥同段繼平,拼命迫害大法弟子,所有迫害毒計都是他倆商定並實施的。因為教導員專管內部事務及洗腦,所以,他整天蝸居在辦公室想著害人之事。

他還與中隊指導員王成勾結配合,集中警力迫害大法弟子,毆打、體罰、關禁閉等。他們每週要求大法弟子寫一份思想彙報,定期或不定期寫誣蔑大法的材料,且內容、格式必須按他們的規定進行,稍不合意便大打出手,甚至關禁閉。他們每月確定一名大法弟子作為難「轉化」對像,報管理科、教育科審批後,進行更殘酷的迫害。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都受過這樣的迫害。

為了向惡黨邀功,他時不時提審大法弟子,或以減期、提前釋放進行誘騙,強迫大法弟子出賣同修,這就是他所說的「深挖」。

他除了指使中隊惡警、一些勞教惡人毆打大法弟子外,他還親自動手打。

去年六月,鎮原縣大法弟子李佔庭拒寫「三書」,他就用鐵錘般的拳頭猛擊李的頭、腹部,使其重傷,險些昏迷。

去年七月的一次所謂「考試」中,大法弟子康尚文拒絕答題。當晚他組織召開全體被勞教迫害人員大會,他惡狠狠地大罵:「不答題就是對抗政府,對抗政府就是反革命,就要嚴厲打擊」。並當即決定,將康尚文關了禁閉,吊銬五天。一月後,又作出扣去30分的所謂處罰。

在他治下的六大隊,那些惡警完全是沒有人性的流氓加打手:一群擠眉弄眼,掐手捏腳的潑皮無賴;一群得志便猖狂,從殘害別人中獲取快感的刁奴惡棍。在種種喪盡天良、毫無人性、歇斯底里的極度凶殘的背後,恰恰透射出他們及其惡黨主子的末日的極度虛弱、絕望和恐懼。

如今,天滅中共在即,惡黨敗象盡現,極其虛弱,他們對誰也不放心,除了對勞教人員,大法弟子迫害之外,對他們手下的惡警也實行「三人互監」,管理科也有直管的「信息員」,以減期、獎分收買一些吸毒犯,從這些人中了解情況,誰不當狗 ,不俯首聽命,不迫害人,他就向誰施壓、扣分,逼其就範。殘酷的特務統治下的甘肅省第一勞教所真是暗無天日。

三。惡警韓喜明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

韓喜明(警號6222219),男,三十六、七歲,隴西縣人,現任六大隊十一中隊中隊長。此惡徒五短身材,整天陰沉著臉,一刻不停地監視一切,稍不合其意,便提出來訓斥。若出去帶工,便不停地喊「抓緊,放快!」。出收工途中,直喊:「放開步子,快走!」折磨的人未到工地,先流了一身汗。

他配合惡黨迫害大法弟子,更是不遺餘力。2007年11月前,他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有曝光記錄,之後搬到南區監舍,迫害大法弟子更是惡貫滿盈。他任法輪功嚴管隊中隊長,專管洗腦及行刑。

對大法弟子董輝德、岳峰泰、康尚文進行長時間罰站,吊銬,指使吸毒人員暴打。毆打大法弟子楊宗霖,致其腹膜破裂,胃穿孔。在這種危險的情況下,還指使惡人孫紅濤,強迫楊宗霖進行隊列訓練,起立蹲下。當天下午,人快不行了,去醫院檢查病情惡化,他害怕出人命,才送往省勞改醫院醫治。

去年七月,大法弟子李佔庭拒寫「三書」,被惡警鄭君暴打之後,他又接著打,致其疼痛無比,坐臥困難。

去年三九嚴寒,地凍堅硬如鐵。他與大隊長段繼平指揮移栽大樹,挖坑時,又遇上「三合土」(那是填建樓時挖的土坑,用壓路機壓的,很硬),根本就挖不下去,但他仍然呵斥往下挖,致使董輝德右腳被挖了一個洞,血流如注,一會兒就灌滿了鞋窩。住院醫治後,到今年二月八日恢復自由時,也未痊癒。大法弟子李勤本在挖樹時,被鎬頭撞傷左手,血管破裂,那裏的大夫只草草包紮了事。到第二天仍流血不止,又去醫院,另一大夫作了仔細處理,才止了血。有天下午,韓喜明把李叫出去大罵:「老死皮,懶不出工」,他根本不拿大法弟子當人看。
去年修路時,吸毒人員翟存德左手被大石壓成重傷,縫合四針,休息二十多天,就被趕出去幹活。翟是他培養的打手,曾一腳踢在大法弟子岳峰泰前胸,致其肋骨裂縫。後來,他又將翟調往四大隊的鋁廠幹苦活。他對親信都如此兇狠,對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韓喜明道德派壞,以權謀私。任中隊長,主管生產,還兼管隊上財務、採購、保管等事務。四月份,他偷偷摸摸地叫吸毒人員郭慶明等人,將所裏清潔工所用的兩捆(每捆10把)掃帚偷到中隊工具房(很明顯,他可開假發票報賬)。8月11日,在所大庫拉化肥時,他又指使多搬一袋複合肥。這還只是勞教人員所看到的,未看到的,不知道還有多少。外面來包地的農民,養的雞被他與李文輝、牟國弘等幾個惡警偷去,用高壓鍋燉熟下酒,這是他親口給惡警們說的。九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他又將一隻雞趕進菜園子抓去。惡警張萌還在門口說:「燉好了喊我」。如此偷雞摸狗的勾當,也不知道還有多少。

如今,韓喜明已眾叛親離。全隊十幾個惡警人心渙散,不服管理,經常罵他,甚至當面反擊。就值班一事,因極不公平,而怨聲載道。他也毫無辦法,只是不時地嘮叨,有氣就拿勞教人員出。前幾年,他的妻子都忍受不了,帶著兒子與他離了婚,他如孤鬼一般。他罪惡多端,自己也很清楚,他親口給人說,共產黨完了,他的生命就結束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